恶灵国度 / 第十三章 诡异

第十三章 诡异


                “还有这么一说?”

夏天骐也是头一次听说,两个处于不同灵异事件中的人,是没办法利用通讯器通话的。

“嗯,这是在我们转正后,我们老大告诉我的。”

“那用手机打电话,聊微信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只要是有信号就没问题,手机什么的毕竟也不是专属于公司的产品。”

赵安国就像是一个大胃王,就是和夏天骐说着话的功夫,都不忘往嘴里塞肉。如果没见他吃饭,光是看他那有些单薄的小体格,想谁都不会相信他这么能吃。

本就没什么食欲的他,待见到赵安国这狼吞虎咽,就跟几百年没吃过饭的样子后,他更是懒得再动筷子,只能等赵安国吃饱他们好宾馆。

沈若彤单手支着下巴,看她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明显是和夏天骐一样,都想赶紧去休息。

“若彤。”

反正两个人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找个话题什么的聊聊,总比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赵安国吃强,于是夏天骐便主动开口,找了个话题问道:

“你和安国是一个团队的?”

“嗯,都是那个人管我们。”沈若彤将支着下巴的手放下,倒真摆出一副想跟夏天骐聊聊的架势。

“付海义?徐天华?”

夏天骐一连说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也是他目前已知的主管。

“你说的两个人我都不认识,他们是谁?”

沈若彤茫然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夏天骐突然说的那两个人是谁。

“好吧。”夏天骐尴尬的笑了笑,解释说:

“我刚才说的那两个人,都是公司的主管,看你并不归他们管。”

“嗯。我都不认识,我们的主管是”

“我们的老大叫做吴迪。”

赵安国跟抽风似的,直接抢过沈若彤的话说道。

“等等什么意思?你们的老大很无敌?”

“不是我们老大很无敌,是他名字叫吴迪。吴是吴迪的吴,迪是吴迪的迪。”

赵安国艰难的咽下嘴里的东西,一脸正色的解释道。

“行了。你可别解释了。”夏天骐无语的冲着赵安国挥了挥手,示意他哪凉快哪待着去,继而对同样很是无语的沈若彤问道:

“你们主管就叫吴迪?”

“嗯,一个有些奇葩的名字。”

提起那个叫做吴迪的主管,沈若彤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让她无语的事,便见她这时特意看了一眼仍在桌上风卷残的赵安国,对着夏天骐说道:

“他和我们那个主管真是有的一拼。”

“这么奇葩吗?”

夏天骐实在是不敢想象,那个叫做吴迪的主管在逗比方面是有多么的无敌。

这个话匣子打开了,夏天骐自然不会问两句便算了。他之后又问了些有关吴迪的事情。

从沈若彤和赵安国的描述中,吴迪都是一个有些逗比,不,更确切的说是有些疯的人。不过在对待他们的态度上,却好的像是对待亲兄弟一样,不但毫无架子不说,更是有问必答。

就连他小时候偷看他老爸的黄碟,往同桌的包上擦鼻屎。乃至是暗恋公司的高级主管的事儿,都毫不保留的交代了。

听得夏天骐不禁感到一阵的恶寒。

当真是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听赵安国说吴迪暗恋公司的高级主管,他忍不住问了一句说:

“他有没有说那个高级主管是谁?”

“说了,不过我给忘了,好像叫什么芸,王芸不什么芸。”

“还刘大脑袋呢,还王芸。是不是叫梁若芸?”

“对,就是这个名字。”赵安国猛地想了起,一脸兴奋的看着夏天骐:

“前辈,难道你也暗恋她?”

“吃你的饭得了,赶紧吃。不知道这都等着你呢吗!”

夏天骐瞪了赵安国一眼,见状,赵安国忙又扒了两口饭,擦着嘴起身道:

“我吃完了。”

从饭馆里出,开车宾馆的路上,夏天骐不由想起了那晚威风八面的梁若芸,他尽管自认视美女如无物,但也不得不承认梁若芸当真是称得上女神。

如果他猜的不错,那么刘言敏和南宫芸嘴上常挂着的老大,也一定是赵安国和沈若彤的老大,就是那个叫做吴迪的人。

“哎,真是人比人得死,货币或得扔啊,我怎么就没摊上一个好主管。”

想到徐天华那一副跟欠了他几百万的嘴脸,他心中便一阵的厌恶,真是希望他们永远也不会再见。

等他们到宾馆都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夏天骐也没再想事件的事,洗了个澡便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他便和睡眼惺忪的赵安国以及沈若彤,再次到了东裕区派出所。

这一次过,那个年轻警察和他们的王头都在,夏天骐说明意后,年轻警察便给他们找了最近几天,有关那几名受害者出入过地方的监控录像。

有的是在他们住的小区,有的是在他们平日里上班的地方。

将这些录像反复的看了几遍,夏天骐发现其中并没有“死人家”的一幕,就只有女方或是男方单独一人的画面。

夏天骐心中已有了结论,对那个叫王头的警察问道:

“昨晚那两名死者的尸检报告出了吗?我想听听他们的死亡时间。”

“出了。”王头说到这儿,便开始支支吾吾起:

“不过死亡时间这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就告诉我们时间便是。”夏天骐不耐烦的催促道。

“两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并不相同,死者张臣的死亡时间是在前天,至于张晓晓的死亡时间则是在昨晚。”

被夏天骐这么一逼,王头总算是说了实话。

“这案子是个什么情况,估计你们心里也有数,一起案件是这样倒还说得过去,但是五起案件全都这样,这可就没法解释成巧合了。”

夏天骐看着表情复杂的王头,故意点了他一句。

“这不是没法解释的事,根本就是诡异,不是人能犯下的案子。刚才给你们看的监控录像,我看了都不下有一百遍了,上面根本就没有录到张臣家的场景。

可他的尸体却偏偏极其诡异的出现在了家中。”

提到这几起案子的诡异之处,王头突然毛骨悚然的打了个激灵,继而声音颤抖的对夏天骐问道:

“你说最近最近这几起案子会不会真是鬼犯下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