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八章 探究

第八章 探究


                南宫芸听后也点了点头,并且跟着附和说:

“听天骐刚刚说的那些,几乎就已经可以排除是诅咒的可能了。

因为诅咒是由一个源头发起的,那部恐怖片确实可以看作是源头,但问题是诅咒杀人并不会偏心任何一个,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惊吓玩弄。

因为诅咒说白了只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或者说是一种无形的规则,其中是不存在鬼物的。”

“哎呀小芸,我刚刚也只不过就那么一说,是不是诅咒我心里还没数吗,看你这还和我较起真了。”

“事件毕竟不是玩笑,当然要严肃对待。”

南宫芸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看样子应该是之前吃过这方面的亏。

南宫芸和刘言敏在各自发表了看法后,夏天骐便将目光放在了冷月身上。

别人或许不知道冷月的能耐,但是他却知道的清清楚楚,冷月不但有一手牛比的术法,更是对一些灵异秘闻知晓甚多,单就这方面阅历而言,怕是南宫芸和刘言敏两个人加在一起都比不过他。

“月月,思索的怎么样了,前面敏敏和南宫芸可都已经抛砖引玉了,你这金玉良言怎么着也该说两句了吧。”

“男神,你快说说你的想法吧。”

南宫芸这时候也附和了一句。

“哼!”

刘言敏有些吃醋的瞪了冷月一眼,接着便看到夏天骐看向他的那一脸坏笑,不由骂道:

“你笑个屁,敏爷才不会吃醋!”

“哎呦敏爷,瞧您说的,真是太准确了。我刚刚确实是在笑屁。”

“你”

夏天骐得意的笑了笑,比嘴贱他从小到大还真没怕过谁。

想起当年上学的时候,他就是整个学校有名的三贱客。喜好骂人的嘴贱,喜欢打人的手贱,以及喜欢踢人的脚贱。

不过话说,他也没少因为这三贱被他妈妈训。

见夏天骐和刘言敏那边安静了下。冷月这才缓缓开口说出了他的想法:

“我觉得这起事件并没有听上去的那么诡异,因为柳志诚他们看到的完全可以由幻境实现。

一个能制造幻境的鬼,一个具备杀人能力的鬼,那么弄出所谓不存在的电影院,以及瞒过监控杀人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们作为普通人,遭遇这种情况肯定难以分辨,但是如果换成我们,那么真假一探便知。”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今天晚上跟着柳志诚去?”

“嗯。既然这些天他家里一直有怪事发生,那么今天也不会例外。”

冷月看了一眼夏天骐,又看了一眼南宫芸和刘言敏,继而补充说:

“总之,我今天会跟他去。”

夏天骐本以为冷月会听听南宫芸和刘言敏的想法,结果竟冒出这么一句强硬的话。这无疑是在对他们说,不管你们去不去我今天都会去,随你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好歹是一个团队。起码也得听听其他人的意思吧!”

就如夏天骐所担心的那样,刘言敏听后顿时不愿意了。

当然也不怪刘言敏会生气。毕竟他们彼此不熟悉,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是冷月在装比。

“我们还是一起过去吧,再怎么说我们有四个人,一起的话起码在危险上降低了不少。”

这里面和刘言敏最熟的无疑是南宫芸,所以遇到这种事,也只有南宫芸作为中间人进行调解。

好在刘言敏就只是说说。看样子倒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答应的多少有些不情愿。

待讨论完下一步的计划后,夏天骐便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包裹,问道:

“那这个东西怎么办?”

“一会儿我带着它。”

冷月看了那包裹一眼,随口说道。

将作为对面焦急等待的柳志诚叫过。夏天骐便对他说明了他们今晚会去往他家保护的想法。

柳志诚听后顿时大喜过望,连连感谢几人的救命之恩,之后便开车引领着众人到了他家所在的小区。

“我今年已经33岁了,但是仍没有结婚。以前总觉得男人应该以事业为主,一旦有钱了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结果等真的有钱了才恍然发现,自己错过了最好的时候。

现在再想找,就只能通过别人介绍,再不就靠相亲,完全就是以过日子为目地,根本就不存在爱情”

在跟着柳志诚上楼的时候,夏天骐由于嘴欠的问了他一句有没有结婚,结果便引出了这一番感慨与感伤。

夏天骐柳志诚的私事不感兴趣,对于爱情、婚姻目前也几乎没什么概念,所以实话讲他真的体会不到这其中有着何种感伤。

夏天骐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很快他们便乘坐电梯到了柳志诚家所在的楼层。

柳志诚拿出钥匙开了门,众人跟在后面相继走入。

房子大概八十多平,一大一小两间卧室相对着,收拾的相当整洁,倒是不像一个单身男人的住所。

“房子收拾的蛮干净的。”

“卸掉阀门那天一并收拾的。”

柳志诚说着,面露苦涩的摇了摇头。

刘言敏在屋子里转了转,夏天骐则是直接走进厨房,伸手打开了冰箱门。

这一开门不由吓了他一跳,因为三四个已经被冻成冰块的人头,被拥挤的塞在里面。

“这些就是这几天出现在你家里的人头吗?”

“是的,冰箱里已经放不下了。”

听到柳志诚的答,夏天骐挥手将冰箱门关上,走到正站在厨房门边正观察冰箱的冷月,问道:

“那个包裹你打算怎么处理?”

“烧掉。”

“在这里吗?”

“嗯。”

冷月依旧话不多说,这时候转身走进了刘言敏几人所在的客厅,直接将那个包裹放在了茶几上。

夏天骐这时候也跟着走了过,停在一旁注视着冷月接下的动作。

“你想打开它?”

见冷月正在尝试打开包裹,柳志诚不禁问了一句。

冷月没有理会他,手上这时已经解开了包裹,继而将布料铺开,露出了里面的人头。

这颗人头确实如柳志诚形容的那样,双眼血红,脸上充斥着怨毒。

不过冷月倒是不怕它,待用手摸了摸后,便从背包里取出两张金色的纸符,和他那把无刃的剑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