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章 断头

第十章 断头


                夏天骐他们离开后,张晓晓心里面便一直七上八下的厉害,总感觉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该死的,我这右眼皮怎么又跳起了!”

张晓晓用力的按着不停跳动的右眼皮,那种不安的预感则始终在她心里上升着,根本让她坐立不安。

想起夏天骐之前说起的那一番话,她总觉得有哪里没有足够的引起她在意。

“那几个警察大晚上的过,绝对不会像他们说的那样,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等等!”

恍然间,张晓晓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她刚给夏天骐他们开门时,夏天骐说的那一番话。

“那个警察当时说,对面那几家都已经核实过了,整栋楼就差我这儿了为什么对面几家核实完,就只剩下我这里了?

不是还有顶楼那家吗?”

张晓晓终于是想通了这个之前所被她忽略的关键,觉得夏天骐好像同她一样,都忽略掉了顶楼那户人家。

“算了,警察的事,我操这份心干什么!”

张晓晓嘴上虽然这般嘟囔,但她心里面则还在想着这件事,总觉得楼顶那户人家很有问题。

思量着这件事,张晓晓的脑海里不由又浮现了那扇立于顶楼的红门,这也吓得她打了个激灵,心中莫名的一阵后怕。

不敢去想如果她当时真的敲开门会发生什么。

尽管不想承认,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对于楼顶那户人家真是相当恐惧。

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毕竟她才刚刚搬进而已,总不能因为楼上那户人家再把房子卖掉吧。

张晓晓心里面不是滋味,便又想起了一直联系不上的张臣。突然觉得很是委屈。她自己在家里都怕成这样了,作为一个男人,作为她心灵上的依托,张臣竟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过,关心关心她。

她现在倒是有些认同她妈妈曾说过的一句话了,她妈妈说男人是这个世上最善变的动物。婚前婚后完全不能当同一个人看。

“你个死张臣臭张臣,看你我不收拾你的。”

张晓晓再次拿起手机,给她老公打了过去。

“嘟嘟”

又是那令人心烦的等待提示音,很快半分钟便过去了,然而正当她失望的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那边却突然被接通了,从中传出了一串“嘶嘶”响声。

“喂?”

因为“嘶嘶”的响声很大,所以张晓晓下意识拿远了手机,打开了手机的免提。

“老公?喂?说话啊?”

“嘶嘶”

手机里的声音非常嘈杂。听上去既像是在风里,又像是在地上被拖动着,总之听着让人十分不舒服。

“喂?说话啊,你在哪儿呢,什么时候家啊?”

张晓晓以为是她老公的手机出了故障,这时候便抬高嗓门对着话筒喊道:

“张臣,你要是再不我非和你没完,我一个人在家都怕死了!”

就在张晓晓打算挂断电话。再重新给张臣打过去的时候,手机里终于出现了她老公的应:

“我就在门外”

张臣的声音在有些刺耳的杂音里。就像是被硬生生挤出的一样,尽管听上去很是森然,但是当张晓晓听到张臣就在门外后,她则立马喜出望外的跑向了门边。

不过当她跑到门边后,还是习惯性看了一眼猫眼,楼道里的声控灯不停的晃闪着。一张惨白的人脸在猫眼里忽隐忽现。

待确定她老公真的在门外后,张晓晓则再无防备的开了门。

“你终于了,给你打那么多个电话你也不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尽管很想冲过去一把将张臣抱住,但想到这两天她一个人担惊受怕的待在这儿。她便强行抑制住了这股冲动,生气般的转过身子重新到了沙发上。

张臣跟在她的身后,过程中并没有开口作任何的辩解,一张惨白的脸上写满了难以形容的诡异。

没有听到张臣的应,张晓晓不由过头狠狠的瞪了张臣一眼,见张臣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非但没有脱掉外套不说,脖子上更是像缠纱布似的,用围脖围得死死的,并且还丝毫没有摘掉的意思。

“你这副打扮这是刚从北极啊,终于见到北极熊了?跟个死人似的愣在那儿,看什么你看!”

张晓晓越说越生气,如果她手边有枕头,想她一定会狠狠的丢过去。

反观张臣,则依旧如进时那般,直勾勾的盯着张晓晓一言不发,只是一双手在这时缓缓的抬了起,继而抓住了围脖的一端,像是想将围脖解下的样子。

“你怎么了?能不能说句话,别这么看着我行不行!”

张臣的目光里透着一股子邪性,张晓晓不禁恐惧起,情绪也变得越越激动,这时候直接从沙发上跳了下,向着正在解围脖的张臣走去。

“你给我说话,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我跟你说过了,不要再这么看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张晓晓的话有了作用,张臣原本在解围脖的双手突然停了下,继而猛地瞪大了双眼,张着嘴巴沙哑的叫道:

“我死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张晓晓停下脚步,莫名其妙的看着张臣。

“我死了!”

张臣依旧死瞪着双眼叫着:

“我死了!我是个死人!我是死人!”

“张臣?你别吓我”

见张臣突然像疯了似的大喊大叫,张晓晓这时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他:

“老公你别吓我是不是真出什么事了”

“我死了!!!”

张臣猛地抓住了张晓晓的脑袋,继而面目狰狞的咆哮道:

“你也要死!!!”

“你疯了!你放开我!”

感觉到张臣的力气越越大,张晓晓便也开始挣扎,过程中她则无意间扯掉了围在张臣脖子上的围脖。

围脖从张臣的脖子上滑落,继而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与此同时,张晓晓则也难以抑制的发出一声无比惊恐的尖叫:

“啊!”

张臣的脖子根本就是断掉的,他的脑袋之所以还在脖子上,则是因为那条系在上面的围脖。

“我死了现在轮到你了!!!”

张臣那颗落地的头颅,不停朝着她所在的位置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