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七章 到访 (第二章 求订阅)

第七章 到访 (第二章 求订阅)


                (订阅有100多,并不是很理想,我的目标很低,24小时破300。不知道大家能否帮我如愿。拜托了!)

张晓晓烦躁的将手机扔到沙发上,刚想起身去冰箱里拿瓶饮料,便听楼上传一串很大声的“咚”响。

听上去就像是楼上正在装修一样,那一声声有些震耳的咚响,则是有工人正在砸墙。

“这该死的楼上,晚上晚上不消停,白天白天也不让人静静!”

张晓晓心里本就烦得很,眼下算是彻底被这“咚”响给点燃了。随便在衣橱里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她便气冲冲的出了门。

推开门,一条十分破旧的楼梯便进入了她的视线,给她一种自己仿若处于**十年代那种老楼的感觉。

张晓晓一心想着要上楼和头顶上的那户人家理论,所以对于那破旧的楼梯也并未有太多理会,便两个台阶迈做一步的直接上了楼。

不过当她上到七楼半的时候,她原本急促的脚步却突兀的停了下。

因为此时此刻,她恍然间想起一件事。

等等,她家不就是在顶楼吗?

她记得很清楚,就因为是顶楼的关系,所以她家房子在均价上要较下面几层的低,并且还送了他们精装修。

另外,她之前光是看房就不知道已经过多少次了,从不知道在她家的头顶上竟然还有一层。

“奇怪?怎么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张晓晓根本不记得这栋楼还存有八层,这小区里的房子都属于多层,最高就是7层顶楼。

但是眼下,7层却在她的脚下,她站在这里能够清楚的看到,正对着楼梯的那扇红门。

门上涂抹着一层暗红色的油漆。整个8层就只有这一户人家,张晓晓想这间屋子就是最小怕也有300平方。

让人不舒服的暗红色大门对着她微微敞开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住在里面的人没有拉窗帘的关系,以至于站在楼梯上的张晓晓无法透过门上的缝隙看清楚内部。

但是让张晓晓十分不舒服的是,她总觉得门缝里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

“你好?有人吗?”

张晓晓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过门外静悄悄的丝毫没有人应。之前她在屋子里听到的那种震耳的“咚响”,此时也完全听不到了。

“奇怪!”

张晓晓嘴上嘟囔了一声,想要上去看看,但心里面却不知为何有些莫名的恐惧,以至于她一只脚踩在上面的台阶,但另外一只脚却迟迟犹豫着不肯迈上去。

就在她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上还是下的时候,那扇红门却在此时咣的一声被关上了。

“啊!”

张晓晓被突然关合的门响吓了一跳,惊恐之于心中则也确定了。在刚刚确实有人躲在门内窥视者她。

“这该死的人家,竟然故意吓我!”

张晓晓这算是彻底被激怒,心中陡然升起的怒火,也将原本笼罩在她心间的恐慌燃烧一空。

几步到8楼,站在那扇令她有些不舒服的红门外,张晓晓攥紧拳头咚咚的敲了起:

“有人吗?有人吗?我是楼下的”

一连敲了好一会儿,门内都没有半点儿应传出。

“和我装死是吧?”

张晓晓又“咚咚”的狠敲了两下,但屋子里却依旧没有人应答。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屏息听着门内的动静,没多久她便脸色一动有了收获。

她隐约听到门内传出了一串“嘶嘶”的声响。

听上去就好像就好像是什么人在地上爬一样!

过程中。张晓晓也不忘继续砸门,与此同时,门内那种“嘶嘶”的声响则也在变得越越大。

就仿佛,那个正在地上攀爬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的靠近着门边。

张晓晓越听便越觉得瘆的慌,最后她实在是难以忍受。便咒骂了一句快速的跑下了楼。当她打开门重新到屋里时,她隐约听到一声吱嘎的推门声,从楼上传了下。

毫无疑问,那扇她敲了好久都没有开的门,在刚刚被推开了。

张晓晓的心里面莫名的不安起。这种感觉甚至比起她上楼前的那种烦躁还要糟糕的多。

右眼皮再一次毫无征兆的跳了起,她用手死死的按在上面,脸上已是浮现出难以掩饰的惶恐。

重新打开电视,换到一个音乐店,张晓晓不安的心绪才算渐渐的平复下。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就没有休息好,再加上之前神经有些绷紧,以至于没多久她便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的时候,屋子里已然不见半点儿光亮,黑漆漆的,几近伸手不见五指。

从沙发上摸到手机,她划亮屏幕发现竟已经晚上8点多了,但是她老公张臣却仍旧没有。

“这个死张臣,臭张臣,都说了让他晚上,都这么晚了也不见他!”

张晓晓嘴上一边嘟囔着,一边给她老公张臣打了过去。手机里不断传出等待提示音,但是却久久不见人接电话。

“人死哪去?”

正待张晓晓还想再打一个的时候,她家的房门却突然被人敲响了。

“咚咚咚”

张晓晓再一次成了惊弓之鸟,不过想到可能是她老公了,她便赶忙穿上拖鞋跑到了门边。

透过有些浑浊的猫眼,张晓晓发现敲门的人并不是她老公,而是两男一女三个她没见过的陌生人。

“谁啊?”

张晓晓试探性的对问了一句。

“你好,请问张晓晓女士吗?我们是东裕区派出所的。”

毫无疑问,找上门的这三个陌生人,便是夏天骐和另外两个新人。

夏天骐拿出工作证,象征性的在猫眼比划了一下,便见屋内的张晓晓开了房门,奇怪的问道:

“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张晓晓完全猜不到,这大晚上的派出所的人她家做什么。

“难道是我老公出事了?”

想到可能是因为张臣,张晓晓的脸色霎时惨白起,忙问道:

“是不是我老公出什么事了?”

“怎么?家里就只有你自己吗?”

闻言,夏天骐反问道。

“嗯,只有我自己在家。”

张晓晓不安的点了点头,又问道:

“是不是我老公出事了?”

“你难道希望他出事?”这次开口的换成了站在夏天骐身后的沈若彤。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会希望我老公出事!”

张晓晓不高兴的瞪了沈若彤一眼,沈若彤倒也没理会她,只是淡淡的了句:

“那就好。”

“张女士。”夏天骐这时候唤了张晓晓一声,继而微笑说:

“最近上面加大了严查力度,让我们挨家挨户的确认身份。对面那几家我们都已经核实过了,这栋楼就差你家了,所以还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答几个问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