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调查

第四章 调查


                第二天下午,东裕区派出所。↖

一名青年警察,正在给包括夏天骐在内的三人讲述近几日发生的案情。

“算上昨晚发生的这起,这已经是东裕区管辖内所发生的第四起杀人案了。死者的身份各异,其中有企业高管,有工人,有老师,甚至还有在校的学生。

这是几张现场拍摄的照片,简直都不能用惨形容,实在是太惨了。”

青年警察有些夸张的说完,便在桌面上打开一个文件夹,继而让夏天骐他们过看看。

夏天骐移动着鼠标,不停翻动着上面的照片,照片中记录的死亡现场各异,有的是在卧室里,有的是在卫生间,还有的是在客厅。

几名死者的尸身几乎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地面上零碎的散落着他们的断肢、断头,以及部分碎肉。

“呕”

夏天骐正皱着眉头翻看着,便听身后响起了一声干呕,接着便听那青年警察提醒道:

“卫生间在那边。”

听到那青年警察的指引,原本站在夏天骐身后的一男一女,便快步跑了过去。

夏天骐并没有因为身后两人的突然离去,而将目光从照片上抽离,倒是那青年警察一副吃惊的模样看着夏天骐,十分诧异的说道:

“你难道能受得了?”

“有什么受不了的,受不了只能说明你还太嫩。”

夏天骐浏览完了全部照片,起身后对那青年警察笑问道:

“你吐了没有?”

“你应该问我吐了几次才对,说真的,我这两天一直在做噩梦,自己一个人在的时候,但凡是点儿风吹草动,都能将我吓个半死。”

青年警察越说脸上的恐惧便越强烈,说到最后声音都已经开始打颤了。

夏天骐没有让那青年警察继续说下去,而是故作高深的看向他,开口对那警察问道:

“按照你之前的说法,类似的案件已经连续发生四起了,并且都属于你这东裕派出所的管辖范围,那你们有没有调查出什么呢?”

“这个”青年警察听后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

“目前还没有。”

“几天了?”夏天骐的脸色一沉。

“什么?”青年警察显然还没有反应过。

“我说从案子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几天了!”夏天骐的语气也变得冷冽起。

“八八天了。”青年警察完全不清楚夏天骐是个什么情况,明明之前还好好地,怎么这一会儿说翻脸就翻脸。

事实上这么一个大变脸,其中也有夏天骐的打算在。

这起事件发生在西宁市东裕区,其中参与执行的人算上他在内一共有三个,只可惜人员中并没有冷月。

另外两个人都是刚刚才通过试岗期的新人,尽管已经接受了灵异事物的存在,但是在心理素质这一点上,他却能爆二人无数条街。

说得再牛比一些,完全就不在一个境界。

因为这次事件得很急,所以他连饭都没有吃,便连夜开车到了西宁市,继而在东裕区派出所碰到了同为事件执行一员的两个新人。

他们在这一点上想的一样,提示中只是告诉他们,事件发生在西宁市东裕区,那么想要获悉到最准确的信息,东裕区派出所无疑是那个最佳的选择。

到这儿之后,他和那两个新人尽管没有任何沟通,但是彼此却都心知肚明,知道双方都是公司派的人,所以在警方那儿都统一口径,说他们是一起的。

在之后的事情就很清楚了,夏天骐使用工作证冒充上面派的调查人员,开始对值班民警问起了这起案件的大概。

眼下还没怎么问,只是看了些照片,那两个新人便已经吐得死去活了。

既然是上面派的,那民警又明显没有说到重点,所以夏天骐也只能装个比,吓唬吓唬这个一看就是菜鸟的青年警察:

“你也知道已经过去八天了?八天的时间,在你们这小小的东裕区先后死了八个人,而你们却一无所获,这合适吗!”

“我”青年警察被夏天骐问的说不出话,只是不停的再擦着脑门上的冷汗。

夏天骐见那青年警察真是害怕了,便也不再演下去,放平了语气说:

“这件事上面的领导非常重视,所以才派我们下辅助你们调查,但是作为案件接触方,你们却完全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一点儿有价值的线索,这让我们怎么帮?”

“我们也知道这是起非常恶劣的案件,也想着快点儿找到线索破案,但是这起案子实在是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诡异?”夏天骐暗道心里一门,忙问道:“你说的诡异是指什么?”

“当然是说这接连四起凶杀案完全没有线索。”

“发生了四起凶杀案,凶手怎么可能会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留下,难道凶手还是鬼不成?”

“我觉得说不准还真是。”青年警察苦笑一声说:

“四起凶杀案的现场,都没有发现除死者以外当时有第三人在场的线索,如果不是四起案件太过类似,且都发生在东裕区这般巧合的话,我们甚至都要怀疑这四起案件根本就不是凶杀,而是自杀。”

青年警察说到这儿的时候,那两名新人也脸色惨白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但却没有再靠近电脑,而是直接坐到了门边,虚弱的听着他们这边的谈话。

夏天骐投递过一个关心的眼色,二人都会意的摇了摇头,示意夏天骐他们没事。见状,夏天骐便又将心思放到了同青年警察的询问上。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这不是凶杀?你见过哪个自杀的人,会将自己的身体一块块的切割下?”

“不不不,您误会了,我们没觉得是自杀。只是在线索的反馈上,多少让我们有些这个感觉。”

青年警察连忙解释道。

“别和我绕下去,到底是怎么事。”夏天骐的脸色又沉了下,不过这并不是装的,而是真有些被这警察给绕烦了。

见夏天骐又有些急了,那青年警察才像恍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其实我们还真发现了一条不是线索的线索。也正是因为这个发现,才让我们有种这四起案件是自杀的感觉。”

“发现了什么?”

“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

“嗯,先后发生了四起案件,每一起案件中都存有两名死者,然而在验尸报告上却并不相同。就拿昨晚的两个死者说,在男方的死亡报告中显示,他早在两天前便已经死了,至于女方则是死于昨晚。

按照正常的逻辑,则无疑是女方将男方杀死于屋内,继而在藏尸两天后自杀。可事实上据我们调查,女方是在昨晚才刚刚搬进东裕小区的,并且在监控上还有录到,男方午夜的场景。

再者从死亡现场看,这一逻辑也并不成立,因为女方即便是在杀了男方后自杀,也绝对做不到将自己的脑袋割下。

但是这就奇怪了,明明应该同时被害的两个人,但是他们的死亡时间却相差两天,从尸体被分割的情况下明明存有变态凶手,但那凶手却没有留下丝毫的线索。

真的就像您刚才说的一样,能做到这一点的,怕是只有鬼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