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五章 死人会客

第十五章 死人会客


                “何先生,你将你们经理的手机号给我,我打给他和他说清楚这个事情。”

夏天骐其实想的很简单,那就是何冲的经理早不让他去出差,晚不让他去出差,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去呢?

这里显然是大有文章。

“你们和我经理说?这个”

“何先生是怕我们警方说不明白吗?”夏天骐的表情陡然冷了下。

“当然不是。”何冲忙摇头解释:

“我主要怕我们经理误会,以为我是犯了什么事情被警察抓住了。”

“这个你放心,我们就说你是证人,需要你出面进行指认。”

夏天骐随口胡编了一个看似合乎情理的理由,何冲这倒没再多说什么,痛快的将他们经理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夏天骐。

得到何冲经理的手机号,夏天骐给沈若彤和赵安国使了个眼色,他则从沙发上站了起:

“我出去一下。”

说完,也不等何冲王茜华说什么,便快步出了屋子。

到楼道里,夏天骐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上方那片被粉刷的雪白的墙壁上,只是他仍是没有看到昨晚赵安国他们说的那条通往上方的楼梯。

他从通讯录里找到何冲经理的电话,继而给对方打了过去:

“喂,你好,请问是何冲的经理吗?”

“嗯,你是?”

“”

3分钟后,当夏天骐重新到屋子的时候,沈若彤正在询问何冲和王茜华,最近有没有遭遇什么比较诡异的事情。

“沈警官,这个问题你们上次过就已经问过了。我们两个人生活规律,并没有碰到什么诡异的事情。”

王茜华说到这儿,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便又不确定的问了句说:

“你们指的诡异到底是什么?”

“灵异事件,比如说闹鬼,或是看到一些本不该存在的事物。”

沈若彤沉着脸说完。便听旁边的赵安国指着上方补充说:

“比如说突然出现的楼梯。”

“突然出现的楼梯?”

王茜华和何冲两个人听后面面相觑,显然是没有听懂赵安国做的这个比喻。

“就是问你们这两天有没有在门外,看到过一条通往上面的楼梯。”

赵安国想想又重复了一遍他想表达的意思。

“没有见过楼梯,我们家就住在顶楼,已经是最高的一层了。”

何冲在听懂赵安国的意思后,不假思索的说道。

倒是王茜华仿佛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有些含糊的说道:

“说到顶楼,我突然想起昨天半夜,上面确实有那种跑跳声传下。很吵。”

“跑跳声传下?”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跑跳声。反正“咚咚”的非常吵。”

王茜华这一次说的非常肯定。

“什么很吵的跑跳声,我怎么没听到。”何冲不明所以的瞪了王茜华一眼。

“你睡得和死猪似的,我拍你你都没醒,你上哪知道去。”

“你肯定是听错了,咱家住的就是顶楼,在往上就是楼顶了,大半夜的谁会在楼顶上又跑又跳?别胡说八道。”

“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我分明就是听到了。而且声音很大!”

“我”

“我已经给你经理打过电话了,说你举报案情有功。东裕区派出所到时候会进行褒奖,前提是这两天听从我们吩咐,作为证人进行指认。”

夏天骐有些突然的开口,打断了何冲与王茜华之间的争吵。

“哦,谢谢你夏警官。”

被夏天骐的话这么一带,何冲也不再与王茜华争吵。而是松了口气般的对他道了声谢。

“这没什么,那就先这样吧,这两天你们就待在家里,有什么情况我们会及时联系你们的。”

这番话说完,夏天骐便对着沈若彤和赵安国提醒道:

“我们还有事忙。就不再这儿耽搁了,先所里吧。”

“前那个我们现在就去?”

赵安国完全被夏天骐给搞懵了,不知道夏天骐这突然说走就走是弄的哪出。

不过他还算比较激灵,想到夏天骐这么做肯定要他这么做的理由后,便又打了个哈哈说:

“哦对,我们上次那个事还没处理完呢,确实得去。”

沈若彤这倒是没说什么,听夏天骐说走她便也从沙发上站了起,同赵安国一起随夏天骐出了门。

从王茜华的家里出,赵安国便忍不住对夏天骐问道:

“前辈,到底是怎么事啊,怎么这就走了?”

“出去再说。”

夏天骐没有立即答赵安国,而是快步下了楼。

三个人脚前脚后的出了楼道,夏天骐便示意赵安国和沈若彤上车,直到他们进到车里,夏天骐才将为什么要离开的原因告诉他们。

“我刚才已经给何冲的经理打过电话了,结果听到了一个相当有意思的答案。”

“有意思的答案?”

“嗯,何冲的经理说,何冲自打五天前出差后,就再没有过,更是没有再联系他。”

“什么?何冲五天前就已经出差了?那么我们刚才见到的岂不是”

赵安国听后,脸色顿时被吓得惨白起。

“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

说到这儿,夏天骐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阴郁起:

“王茜华与何冲,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一家公司的人,他们也是在公司里认识并逐渐发展成情侣关系的。并且在五天前出差的那批人员里,也包括王茜华。

不过与何冲的情况一样,公司也再没有联系上王茜华。

这说明什么再清楚不过了。”

“这么说这么说王茜华其实也是鬼!”

想到自己方才竟然和一只鬼聊了那么长时间,赵安国便感觉背脊不断的向外冒着冷气。

赵安国对于夏天骐的话是深信不疑,但是沈若彤却提出了她的疑问:

“你怎么能确定他们经理说的就是真的?另外,他们如果真是死人的话,又何必伪装成活人欺骗我们?这根本解释不通。”

“没错,眼下的情况确实解释不通。但是仔细想想,沈若彤和何冲是在六七天前搬到这里,他们很可能刚搬就已经被杀了,至于为什么还伪装成活人的样子待在这里你问我我问谁去?

要知道它们可是鬼,哪里会遵循人类的逻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