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一章 第五起

第十一章 第五起


                季节已经进入初冬,西宁市虽然还没有下雪,但是刺骨的寒风却是先一步刮了起。

夏天骐三人就躲在对面居民楼的楼道里,尽管没完全暴露在寒风中,但因为都穿的不是很厚,所以依旧冻得他们瑟瑟发抖。

“前辈,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这都快11点了,也没看到半个人影进去。”

赵安国多少有些不想在等下去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觉得自己再这么冻一会儿,明天很可能会起不床。

听到赵安国的话,夏天骐抬头看了他一眼,继而说道:

“咱们这是在执行事件,你以为是偷窥女生洗澡啊,看不到就去!亏你还是个男人,看看人家小女生都没说什么。”

“我错了前辈,是我的意志不够坚定,我以后会多像你和若彤姐学习。”

赵安国的这番大彻大悟,听得夏天骐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现在真是有些怀疑赵安国是不是暗恋他,不然怎么就那么听他的话。

倒是沈若彤有些无语的看了赵安国一眼,接着对夏天骐纠正道:

“你刚才的举得例子并不合适。”

“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我可从没干过偷窥女生洗澡那种事。”

夏天骐忙举手保证道。

“谁知道你干没干过。”沈若彤撇了撇嘴,显然是不相信夏天骐的保证。

“不过,我确实有些不好的预感,这一晚上未免有点儿太安静了。”

夏天骐假装看了眼时间,又将话题引了正题上。

“我们除了等在这里,还等做什么?”

沈若彤对于夏天骐的分析能力还是比较认同的,赵安国这时候也附和了一句:

“前辈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我要是有好主意。早就宾馆睡觉了,哪里还会在这儿受冻。”

充满无奈的说到这儿,夏天骐在叹了口气后却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倒是可以让东裕区派出所那些人替我们充当个急先锋。”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让他们上去?不再等有情况了?”

“我们不是让他们上去,而是报警让他们上去。”夏天骐更正了一下沈若彤的说法,便又解释说:

“我们就报警说张晓晓家可能出事了。让东裕区派出所去看看。要是真有情况我们再上去,如果没有,他们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

“有必要那么麻烦吗,直接用工作证调度他们就是了。”

在沈若彤的眼里,显然他们手中的工作证是无所不能的。

“没必要将咱们推出去,现在匿名能干的事谁还用实名了。”

夏天骐是觉得如果这大晚上的,他们将东裕区派出所的人弄,有什么发现倒还好说,可如果没有。无异是一场折腾人的闹剧,所以倒不如匿名报案,就算惹出麻烦也跟他们没关系。

见沈若彤不再反对,夏天骐便使用荣誉表上的通讯功能,向东裕区派出所报了案。

本以为东裕区派出所的人不会赶的太快,谁曾想还不到五分钟两辆警车就开了进,之后便见六七名警察跑上了楼。

“看最近发生的几起凶杀案,已经让他们难以入眠了。”

夏天骐心中多少有些钦佩这些警察们的敬业精神。

见东裕区派出所的警察上去了。赵安国也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跃跃欲试起。不停的对夏天骐问道:

“前辈,我们接下怎么办,还等在这里吗?”

“在等等看,如果有救护车,我们就上去。”

“什么意思?”

“救护车的话,便证明楼上有伤者亦是有死人。那就代表出事了。”

沈若彤的脑袋显然要较赵安国转的快些。

不过话说,尽管沈若彤已经做出了解释,但是赵安国却并不怎么信她,反而是对夏天骐问道:

“前辈,是若彤姐说的那样吗?”

“嗯。所以还是先老老实实的等着吧,一晚上都等了,也不差这儿一会儿了。”

这番话说完,夏天骐还特意看了看目光清澈的赵安国,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伙他是越看越喜欢。这俨然就是他的脑残粉啊。

时间在寒冷的等待中又缓慢的走过了近15分钟,正待赵安国想要开口问点儿什么的时候,门外却突然驶进了两辆救护车。

见到救护车进了,夏天骐三人皆是精神一振,也没用谁去提醒什么,他们便先后出了楼道,朝着张晓晓家所在的那栋居民楼走去。

火急火燎的跑上了7楼,还没等进去,夏天骐便在楼道里闻到了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

他还好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可是沈若彤和赵安国则先后发出了一声干呕。

“你们还是现在楼道里适应适应吧,我先进去看看。”

嘴上交代二人一句,夏天骐便先一步走进了张晓晓家。

只有四十平不到的小居室,此时挤满了警察和救护人员,两具碎尸零散的落在靠近沙发的位置,周围的墙壁、乃至是电视机上溅满了尚未干涸的血迹。

张晓晓的头颅被卡在沙发腿前,一双死瞪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她的嘴巴微微张合着,仿佛是想要对他诉说些什么。

就在夏天骐四下打量的时候,两个领头的中年警察则朝他走了过,夏天骐当即向他们出示了工作证,并说道:

“之前我有和你们的人交涉,上面派我们过协助你们破获这起案件。”

看了夏天骐的工作证,两名警察的脸色略有缓解,这时候之前见过他们的那名年轻警察则也走了过,对那两个领头的警察介绍道:

“王头,这就是中午过的那个领导,当时你出去了不再。”

“嗯,我已经知道了。”

王头面无表情的说完,便直接对夏天骐说起了案情:

“又死了两个,与之前那四起案件相似,都被分尸了。”

“嗯。”夏天骐象征性点了点头,毕竟屋子就这么大点儿,张晓晓和她老公的尸体情况一眼就看清楚了。

“先让鉴定吧,之后的事情明天再说。”

夏天骐说完便示意那个叫做王头的警察继续忙,他则直接从屋子里退了出,脸上挂了一层难看的寒霜。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