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六章 锁定

第六章 锁定


                尽管很想知道沈若彤的术法能力,但是夏天骐却强忍住没有发问,毕竟算下他们一共才认识半天不到的时间。

要是赵安国倒还好些,但像沈若彤这种明显不爱开口说话的,想就是他真开口问了,也保不准会让他吃瘪。

所以倒不如等再熟识一些的时候发问。

听完夏天骐的分析,赵安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前辈”“前辈”的也不由叫的更加亲切。

“前辈,照你这么一分析,这次事件的大体脉络就差不多出了。

鬼物只会在东裕区范围内杀人,并且只杀住在顶楼的人。我们只要紧盯住这个区域住在顶楼的人,那么便不难找到鬼物,并且”

“我们不能这么办。”

听到赵安国的想法,夏天骐这位前辈再度故作高深的摇了摇头,顿了顿说道:

“东裕区虽说只是个市区,但是住在顶楼的人何止数百?我们一共有几双眼睛,能盯得过吗?”

“人数貌似是有些多,但是我们可以先挨个通通气啊,告诉他们有情况及时联系我们。”

“嗯,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我想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

说话间,夏天骐便从座位上站了起,继而望了一眼窗外渐行渐多的车潮,转过脸对赵安国二人说道:

“我之前在看案件记录的时候,有特别留意四起案件之间的联系。

除了都是情侣或夫妻、都是住在顶楼、都是东裕区居民这三个共同点外,还有一个引起我在意的共同点,那就是刚经历过搬家。”

“前辈是说,这些人都是刚刚搬完家后被鬼物杀的?”赵安国看样子并没有听懂夏天骐的意思,一双清澈的眼睛此时眨个不停。

“行了啊安国。我们才认识多久,用不着这么跟我飞眼吧。”

夏天骐被赵安国眨得有些晕,不禁又犯了喜欢调侃人的毛病,将话题带偏了。

“前辈我那个不是和你飞眼,你别误会哈。”

“噗。”听到赵安国的这句解释,坐在他身旁的沈若彤忍不住捂嘴笑了起。

“我误会个屁。行了行了,言归正传说正事。”

夏天骐觉得自己被赵安国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给坑了,看样子这小子怕是跟他差不多,同样是在一张纯洁的外表下,藏匿着一颗逗比的心。

“难道鬼物体质拥有者都是这种人?”

夏天骐不禁在心里怀疑起。

见夏天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说话,赵安国还以为自己方才的玩笑话,惹恼了夏天骐这位前辈,于是忙连连道歉道:

“前辈,前辈千万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呢。”

“我没生气,我只是在想一些事。”

夏天骐看向赵安国,表情又变得正经起,看得赵安国不禁眼皮一跳。

他没有和赵安国继续胡扯下去,待清咳了两声后,便又言归正传到了之前的话题上:

“其实这次的事件我们很好定位。

因为四起案件,八名死者,他们都是刚刚经历过搬家的人。所以我们只要找到。住在东裕区顶楼的,并且是才刚刚经历过搬家的。那么便不难找到接下可能会成为鬼物下手目标的人。”

“前辈,还是你这个办法好,这可要比我之前说的那个四处撒网强多了。毕竟满足住在顶楼的多,满足住在东裕区的多,但同时满足才刚刚经历过搬家,并且还是情侣身份的就少了。”

赵安国这时表现出一副对夏天骐的分析能力五体投地的样子。看那架势就差直接跪地拜师,让夏天骐收他为徒了。

见赵安国这副犹如饿狼见到绵羊的模样,夏天骐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尽量沉下声音道:

“所以我觉得我们眼下首要做的,就是着手调查最近有没有顶楼的房屋出租。有没有顶楼的房屋刚刚出租,以此作为解决这起事件的突破口,从而插手进这起事件里。”

夏天骐的分析只到这里便终止,至于插手进这次事件之后该怎么做,他则并没有说明。毕竟他们眼下还没有真正的接触到事件,所以并不好做出什么推测。

像他之前分析的那番,说白了只是在找他们能够真正接触到这次事件的突破口而已。

赵安国和沈若彤都很认同夏天骐的想法,三人决定先将有可能被卷入这起事件的受害者找到,之后再去考虑这起事件的解决之法。

与此同时,东裕区某住户家里。

将电视打开,张晓晓有些疲倦的靠在沙发上,握着遥控器的手正漫无目的的换着台。

这间实用面积只有30多平的小房子,是她和她老公张臣的婚房。

倒不是说她喜欢小房子温馨,而是以她老公的家里条件,就只能在这西宁市买的这一处“蜗居”。

尽管心中或多或少的有些失望,但这里却是她和张臣的家,是他们幸福开始的地方。

这栋房子买的时候就带着装修,他们倒也乐得如此,毕竟装修本身就是一件费钱费力的事情。像这种精装修的小房子,基本上买入就能够立马入住。

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手续办法后第二天,她便已经收拾东西搬了进。

尽管有些着急,但是她却实在是过够了租房的日子。

漫无目的的换了一番台,张晓晓便直接关闭了电视机,抬手按在了右眼皮上,烦躁的自语道:

“又开始跳了,这几天右眼皮怎么跳!”

张晓晓用力的揉了揉眼皮,原本压在心头的烦躁顿时变得更活跃了,她这时拿起手机给她老公张臣打了过去。

“喂,老公,你在哪儿,了吗?”

“快了”

电话里嘶啦嘶啦的充斥着类似风声的杂音,同时也将她老公的声音拉得极长。

“喂,喂?你那边怎么那么吵啊,我问你什么时候家,新房这。”

“晚上等我”

电话里的声音依旧嘈杂,张晓晓也不管他老公在电话里说什么,便直接大嗓门的对着手机喊道:

“昨天你说你收拾东西就没陪我,害得我自己在这儿睡了一个晚上,楼上又跑又跳的烦的要命,我告诉你哈,今天你必须要过陪我,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张晓晓便气鼓鼓的挂断了电话。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