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四章 梦境

第二十四章 梦境


                “好了。↗”

三张纸符牢牢的贴在了房门上,夏天骐其实还蛮好奇那些纸符是如何贴在上面的,既没看到冷月往上面涂浆糊,也没看到他沾口水。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他现在所应该关心的。冷月那边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眼下却还有一个难题摆在他们的眼前,那就是该怎么进去。

门是铁的,拿身体硬装肯定是不可能,找开锁公司别说人家给不给开,都这个点儿了又去哪找?

“咱们是给他们困里面了,但是我们同样进不去啊。”

“谁说的进不去?”

冷月看了夏天骐一眼,便见他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摆着一排类似扣耳勺的小东西。

“你有那么多耳屎吗,至于弄一盒子扣耳勺?”

“别废话。”

冷月转过头瞪了夏天骐一眼,接着便不再理会他,从中取出一根类似扣耳勺的金属条,蹲下身子插进了锁眼里,无疑是在试着开锁。

夏天骐是真心没想到,冷月不但是驱鬼师,竟然还干兼职开锁。

不知道是不是曹金海家的房门太过古老,还没等到他惊讶的发声,门锁便“啪”的一声被打开了。

门开后,冷月的脸上依旧没有流露出任何喜悦之色,只是过头朝着在愣神的夏天骐看了一眼,示意他们已经可以进去了。

“月神你真是没谁了!”

夏天骐对着冷月竖起了大拇指,他现在是真心有些佩服冷月了。

冷月没有理会夏天骐,待他将手上的开锁工具重新放到背包里后,他便先一步走进了屋子。

夏天骐紧随其后,屋子里黑漆隆冬的听不见半点儿声响,夏天骐警惕的打开灯,屋子里霎时亮了起,露出了两个昏倒在地的中年夫妇。

“我们小心点儿,那两个东西诡着呢。”

眼见冷月竟要直接过去,夏天骐忙叫住他提醒了一句,不曾想冷月却没事的冲他摆了摆手:

“那三只梦魇感受到了我的咒符,已经逃走了。他们正处于昏迷中。”

听到冷月的解释,夏天骐才放心的走过去,随后他在曹金海的卧室里发现了同样陷入昏睡中的曹金海。

遵循冷月的吩咐,他将曹金海从卧室里抬了出,就像是晾尸一样,将他们并肩摆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过了止痛药的药效,这一会儿他的后背的伤又开始痉挛的疼起。

夏天骐疼得呲牙咧嘴,这时候听冷月说道:

“你也躺下。”

“嗯?”

“我说你也躺到他们旁边。”冷月指了指曹金海身旁的空地。

“为什么我也要躺下?”

夏天骐被冷月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想救他们了?”

“梦魇不是已经逃走了吗。”

“梦魇只要存在便不会消失,一旦它们发觉危险消除,它们还会再。你要是觉得这就行了,我们现在可以走。”

冷月算是抓住了夏天骐的痛点,就算准了他不会不管曹金海一家的死活。

“人我肯定是要救得,但你也得说清楚啊。”

闻言,冷月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三人道:

“他们现在正处于睡梦中,我会想办法将你的意识送入他们的梦境里,到时候你只要将藏在他们梦境里的梦魇找到,再除掉便可以永除后患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提醒你一点,梦里很可能会有其他鬼物存在,并不比面对厉鬼轻松。所以你想好了,是否坚决要冒这趟险。”

夏天骐知道,冷月可不像他这么逗比满嘴跑火车,冷月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便差不多是这样。其实光是想想他就觉得恐怖,因为这代表着他将要进入的是一个绝对陌生的世界。

“他是我哥们,我既然已经到这儿了,就不会眼睁睁的看他被梦魇附身!”

夏天骐没有多想,便咬着牙说道。

他夏天骐尽管有些贪生怕死,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是为朋友冒点儿险的担当还是有的。

对于夏天骐的肯定答复,冷月也显得有些惊讶,便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半指长短的黑色卡纸,伸手递给了夏天骐:

“你在这张纸上用血写上你的名字然后烧掉。”

夏天骐按照冷月的话用牙齿在手指肚上咬了个口子,继而歪歪扭扭的写上了他的名字,用打火机将这张黑色的卡纸烧成了灰烬。

待见他做完这些后,冷月便又提醒道:

“最好在好好想,这件事真的很危险,你的意识很可能会永远的困在那里。毕竟这种让意识穿越进特定异世界里,别说是我,就是那些顶级的驱鬼师也很难完全驾驭。”

这一次夏天骐并没有之前那般肯定,他点了根烟低头猛吸起。

曹金海一家他固然不想放弃,但如果为此便要赔上自己的一条命,这对他讲便有些得不偿失了。

他坦承,和曹金海的友谊还不到士为知己者死的地步。

另外这个世界上也实在是有太多太多救人不成反搭上自己的惨剧。

这样挣扎的想了一会儿,夏天骐不禁再次咬牙道:

“行吧,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救他们,我实在是不想让昌野的惨剧再次重演。”

夏天骐最终还是决定去冒这次的险,不光为了救曹金海一家,还有就是他不想日后因为这件事而愧疚。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有李昌野那么一次就够了,他真的不是什么都能看淡的那种人。

“好了,既然决定了那就躺下吧。”

“嗯。”夏天骐点了点头,挥手擦了一把顺着额头流下的冷汗,便遵照冷月的指示躺在了曹金海的身旁。

这之后,冷月便又用毛笔不知道沾了些什么东西,在他的脸上画了起。他本想开口让冷月画的好看点儿,但渐渐地,他却发觉自己的眼皮越越沉,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客厅里,只不过身旁的曹金海一家,以及冷月全都消失不见了。

因为客厅的墙壁上就挂着镜子,所以他忙站起照了照自己的脸,但脸上却没有任何东西。

“这就是大海他们梦里的世界吗?”

夏天骐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继而又掐了掐自己的脸,然而那种疼痛感却无比的真实。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