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三章 对付

第二十三章 对付


                “有办法,只是会比较麻烦,我们不能使用蛮力对付它们,不然伤害的将是它们所附身的人。”

“你那些术法什么的难道不能将它们逼出吗?”夏天骐忍不住问道。

“梦魇是活在梦里的鬼物,看你还是没懂我说的意思。”

冷月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看着夏天骐道:

“梦境根本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它是存在的,所以这个世界的术法对它们无用。”

“前朝的尚方宝剑斩不了本朝的官?”夏天骐突然想到了一句电影里的台词,不禁说了出。

“嗯,意思差不多,我们想要除掉它们,必须要进入它们所在的世界才可以。说白了,就是进入它们所在的梦境世界。”

“梦境世界?”夏天骐轻咦一声:

“我这都听懵了,难道梦里真有世界?就算是梦里真的存在世界,但是每个人做的梦都不一样,我们该怎么去找那三只梦魇的世界?”

“这个世界要远比你看到得复杂,你太小看人类的精神层面了。”

冷月这话说的夏天骐无话可说,他确实就是个小白,对于灵异方面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

“月神,我叫你月神还不行吗,我承认我是小白,你就说我们该怎么办就行。”

夏天骐认怂的说道。

“那三只梦魇显然是一起的,所以它们必定自同一个梦境,换句话说,我们进入那三人任意一人的梦境里,都可能将那三只梦魇找到。

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差不多吧。不过你是还想告诉我说,世界并不止一个,而是存在很多个吗?就像科学家们所预测的三维世界,四维世界,以及各种平行世界?”

“我不知道你说的三维世界四维世界是什么,但是有一点你说的没错,世界确实远不止一个,夸张点儿说它们的数量甚至可以是无数个。

只是通常情况下我们无法与这些世界产生交集,既看不到也摸不到,只有当自身处于某些特殊的状态时,我们才会短暂的进入它们。

而那些特殊状态,其中就包括做梦。”

“你是说我们在梦里梦到的那些,其实都是真实世界存在的东西?”

冷月的这番话着实将夏天骐惊得不轻,他一直以为平时做梦梦到的那些东西,都是日有所思的产物,却不曾想竟都是真实的。

这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不过想想也是,很多时候就是他临睡前拼命的想也梦不到,反倒是某些什么都不想的时候,会梦到一些或是和生活相关,或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梦。

冷月没有答他,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我们之所以会进入那些世界,是因为人在熟睡的时候,意识会短暂的脱离,随机进入那些世界。不过当我们醒后,意识便又会迅速归,继而从那些世界中脱离。”

“你这种说法有些站不住脚吧,我很多时候做梦,梦里的场景都是变得,很多时候都是好几个不同的梦串在一起。”

“那是因为在你熟睡的过程中,有过多次醒的征兆。

我之前说过,每次醒你离开的意识都会归,但是当你的意识归后,因为你又进入了熟睡的状态,所以你的意识再一次离开,而在不久后你又有了醒的征兆,于是你的意识再度归,如此往复,所以你梦到的场景很多,并且很乱。”

听冷月这么一说,夏天骐挠了挠脑袋,觉得还真像是那么事,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冷月问说:

“这些该不会又是你自己以为的吧?”

“不,这就是事实。包括我们偶尔会感觉到某个场景熟悉,发觉到某个事情以前好像经历过,这些其实都是因为我们的意识穿越到未看到的。”

“行,这些穿越的事情先放到一边,你还没有说清楚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呢。”

夏天骐承认,他确实有看到过一些有关意识穿越的言论,但是当这种言论被当做事实从冷月的嘴里说出,他总是觉得很不自在。

就仿佛他知道的越多,便会离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越远一样。

他突然想到了古往今有很多著名的科学家和学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最后都变成了有神论者,还有人直接成了疯子。

不敢想象他们究竟发现了多少被这个世界所隐藏的惊天秘密。

冷月看了一眼荣誉表上的时间,想了想说道:

“它们既然已经占据了你那朋友一家,便证明它们是想以人类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所以眼下选择逃走的可能比较小,不过再晚一点儿的话,我想它们很可能会逃走。”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过去,要是被它们逃了,再想找到就难了。”

夏天骐不敢在耽搁下去,忙催促着冷月开车。

很快,二人便驾车到了曹金海一家所在的清河小区。

下车后二人没有任何交谈,因为夏天骐之前受了背上,所以冷月这倒是没让他去抗装备,自己背着包,同夏天骐一前一后的跑上了楼。

到曹金海家所在的楼层后,冷月对夏天骐做了一个停的收拾,接着便从他的背包里取出了一只毛笔,和一瓶掺杂着红黄色的浑浊液体。

夏天骐也没去问冷月那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他这时候将耳朵贴在门上,可以清楚的听到,门内时有时无的对话,以及杂乱的脚步声。

“还在里面,听这架势貌似真是在收拾东西。”

“鬼魅在附身后一旦被人发现,它们或是选择杀人灭口,或是选择逃离。它们可以说是鬼物中的一种异类,拥有着人类的思想。”

“绝对不能让它们跑了,不然等它们逃了,以这种情况我就是报警,警察也绝不会相信。”

冷月没有说什么,这时候那只捏着毛笔的手开始在门上忙活起,沾用那种不黄不红的液体,很快就在门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形符号。

待做完这些后,冷月示意夏天骐退后,接着他又取出几张纸符,嘴上呢喃着上中下各贴了一张在门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