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七章 曹金海家

第十七章 曹金海家


                曹金海边说着边不停擦拭着从额头上滑落的汗珠。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立马到床上,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好在是过程中并没有发出任何异响。

我刚到床上,便听到卧室门被推开的响声,显然他们正站在门前观察我是否有真的睡着。

我当时心里害怕的要死,竭力控制着我的呼吸,使之听起比较平稳,同时也在祈祷着他们今晚能够放过我。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是他吗?”

“或许是你听错了吧,他应该还在睡觉”

卧室门再一次被轻轻的关合了,然而还没等我松口气,便听门再一次被推开了,非常突然,显然他们刚刚说的都是在试探我。

所幸,我当时依旧呼吸平稳的躺在床上,他们在观察了一会儿后,便再次关合了房门,终于是走了。

尽管门外已经没有声音了,但我却唯恐他们再一遍,所以整个晚上我都处于神经极度绷紧的状态,直到梦里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进,我的意识才渐渐变得模糊。

等我从梦里醒的时,已经快到中午了。

我不敢和我那些亲戚说,又没什么朋友,报警的话肯定会被警察认为是精神病,所以我想想去也只能想到你了。

因为成和昌野还要在学校上课,只有你已经离开学校了,所以”

说到这儿,曹金海忍不住情绪崩溃的哭了出,一只手死死的抓着夏天骐的胳膊:

“天骐,我现在都不知道能相信谁了,我觉得我已经疯了,我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

“会好起的,我会帮你的,没事的。”

夏天骐现在就只能先安抚好曹金海,这件事目前看远非他一开始想的那样。

本他就很怀疑李昌野那么乐观,心态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那么突然的患上精神类疾病。

但因为医院那边已经确诊,现实中又有很多相似的病患为例,所以他并没有往灵异事件方面联想。

毕竟这个世界的主要框架是科学,是唯物主义。他受了二十多年的科学教育,哪里有那么快转变。

总不能参与执行了几次灵异事件,便什么事情都往灵异上联系吧。

不过话说,当他听完曹金海的这番描述后,这件事的性质基本上已经能确定了。

无论已经死去的李昌野还是曹金海,他们都应该是撞鬼了。

就是不知道,纠缠他们的究竟是个什么鬼。

尽管已经能够确定,发生在曹金海身上的是一起灵异事件,但是夏天骐心里面却是半点儿喜悦没有。

因为这无疑是告诉他说,他不相信李昌野是错的,他明明有机会能够救他,但是,他却没有。

“草,我这猪头脑子”

夏天骐不停捶打着他的脑袋,心中弥漫着对于李昌野的愧疚与自责。

“天骐,你你怎么了?你别别吓我”

曹金海现在已是惊弓之鸟,如果夏天骐在变得让他陌生,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在是夏天骐这种表现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会儿他便粗喘着冷静了下,将椅子调低,点燃根烟完全靠在了背椅上,冲着曹金海示意道:

“我没事,你不用怕,我还是我。”

夏天骐难看的笑着,两个眼圈红红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向上翻涌着。

李昌野的事情已经够让他自责,够让他追悔莫及的了,这种事情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救下曹金海。

因为只有这样,才会令他心里面好受一些。

“冷静下冷静下”

夏天骐在心中不停的开导自己,现在既然已经确定,曹金海遭遇的是一起灵异事件,那么他就应该仔细想想,这起事件该如何解决。

曹景海和李昌野的遭遇差不多,都是坚称自己做了一个真实的梦境,并且都说梦里有人想要杀他,因为梦境过于真实,以至于难以分辨究竟哪一个是梦境,哪一个又是现实。

尽管看上去这起事件是和梦境有关,然而李昌野的死却又显得不止如此。

毕竟从监控录像里看,他当时的情况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继而被附身的东西操控身体自杀。

可如果是附身鬼的话,那么他们产生出那种真实的梦境就显得很多余了,除非他们自以为的梦境并不是梦境,而是附身鬼弄出的幻境。

心中对于这起事件大概有了个脉络,夏天骐便赶忙联系了冷月,将这件事的大概告诉了他。

冷月在手机里没有多说,叮嘱他今晚和曹金海一起,摸一下他家里的底,他会尽快赶到的。

得到了冷月的承诺,夏天骐这边便也叮嘱了曹金海几句,不过有关李昌野他们的事情,他却并没有再提。

毕竟曹金海已经将那件事忘干净了,现在的话也没必要再想了。

至于那两个冒充李昌野和杨成的鬼东西是什么,他现在也没心思去追求,很可能就是眼下正在纠缠曹金海的鬼物。

有夏天骐在身边,曹金海的精神明显要比之前强上许多,他好似也忘掉了夏天骐曾提过一嘴的,杨成和李昌野已经死掉了。

因为是恶灵体质的关系,所以夏天骐心里面并不害怕附身鬼,说实话他倒是希望这次的是附身鬼。

不过不管是不是,从它们一连很多天都没有对曹金海下手看,这事件中的鬼物应该是没有多厉害。

当他跟着曹金海的时候,发现曹金海的父母都在家,并且对于他这个外人的到多少有些不太高兴。

不过还是硬装着对曹金海问了句说:

“小海,这是谁啊?”

“我同学,我以前和你们说过的,我最铁的哥们。他这两天都会住在我们家,你可得做点儿好吃的,人可是我邀请的。

免得吃不好等学校的时候欺负我。”

曹金海尽管将话说的很溜,但是脸上的恐惧却还实打实的保留着,说完也不管他父母说什么,便直接带着夏天骐到了他的卧室。

将卧室的门关上,曹金海心悸的喘了喘,走到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中华丢给了夏天骐:

“他们不管我抽烟,在屋里抽就行。”

夏天骐接过烟,从里面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继而开始顺着墙壁开始摸索起。

幻境蒙蔽的只是视觉,并不会真的将物体变作真实,所以如果这里的一切都是假象的话,他是可以靠触觉识破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