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五章 另一个自己

第二十五章 另一个自己


                呆呆的看着镜中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夏天骐再一次感觉自己正在和原本那个熟悉的世界渐行渐远。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切的感受到身体上传的痛感,想他很难去相信这里会真像冷月之前说的那样,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俨然已经超出了他以往对于梦境的理解。

“按照冷月的说法我只是意识进入了这个世界,但是这种真实的感觉,实实在在的身体又是怎么事?”

摇了摇头,暂且将心中的这个疑惑压下,夏天骐深吸一口气,将全部思绪都放寻找那三只梦魇上。

在他进这里之前,冷月并没有说明那三只梦魇的所在,只是告诉他,它们就在这个“梦境”里,他当时也没有多问,但现在看当真是做了一件蠢事。

他当时真应该再多问几句的。

不过这件事倒也并非绝对,或许它们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找,不然冷月或许会提醒他才对。之所以没有提醒他什么,应该是冷月觉得找到那三只梦魇并不难。

夏天骐稍作思索后,觉得这种可能性也很大,当即便不再光想不做,开始在屋子里搜寻起。

这间屋子和曹金海现实的家一般无二,只是他搜寻了一圈发现,屋子里除了他以外并不见其他人影。

他尽管不知道梦魇会以何种状态存在,但冷月既然让他进,想应该会和曹金海他们长得一样。在这里将它们杀掉,应该就是解决这起事件的办法。

心中这般想着,夏天骐人已经站在了阳台上,打开阳台的窗户,丝丝冷风便从中吹了出。

夏天骐不禁打了个寒颤,将头贴向窗边俯瞰下去。

外面黑漆漆一片,完全看不到半点儿光亮,只有无尽的冷风,在充满哀嚎的刮着。

将窗子重新关上,夏天骐顿时丧失了出去的念头,觉得自己五更半夜的满大街去找三只梦魇,是一件极其蠢的做法。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他又该去哪儿找呢?

恍然间,夏天骐萌发出一个念头,既然他已经猜到了梦魇会以曹金海一家人的形象出现,那么他是否可以通过手机联系到曹金海呢?

它们三个都是在一起的,找到了一个岂不就找到了全部?

想罢,夏天骐忙去摸自己的口袋,只是摸出的却是一部不属于他的手机。

看着手上这部陌生的手机,夏天骐暗道了一声奇怪,便面露古怪的在手机上搜寻起,结果竟真的找到了曹金海的号码。

除此之外,上面还有李昌野等人的手机号,以及他的家人。

看到上面李昌野等人的手机号码,他不禁想起了曹金海曾对他说起的,他曾给李昌野他们打过电话。

尽管曹金海当时是在现实中打得,但是他心里面还是难以抑制的生出了一个念头。

他想要试着给李昌野打个电话。

想到这儿,夏天骐的手便下意识的按下了拨,没多久手机里便传出了一串充满倦意的声音:

“谁啊?”

再次听到李昌野的声音,夏天骐心里面多少有些五味杂陈,但同时也能听得出,李昌野貌似正在睡觉,声音有些无精打采的。

“昌野吗?我是天骐。”

“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

“没事,你和成还在学校吗?”

“废话,你以为我俩是你啊,能借着实习的由子不上课。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睡觉了,明天上午还有课。”

“嗯”

挂断了李昌野的电话,夏天骐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不确定这个李昌野究竟是活人还是鬼物伪装的,但是给他的感觉确实无比的亲切。

“难道这里的昌野和成都是实实在在的人?”

夏天骐的脑袋不由变得更乱了,他隐约记起了李昌野在看守所时问他的那句话:

“天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你吗?”

再次到客厅的镜前,夏天骐对着镜子露出了难看的苦笑,或许,李昌野的话并没有说错,这个世间真的可能存在着两个自己。

不,甚至更多。

没有在身上找到香烟,夏天骐找不到解烦的办法,便烦躁的在屋子里绕起圈。

这种事情交给他这种对于梦境一无所知的菜鸟做,的确是过于难了,根本问题在于他不知道如何下手。

然而冷月却相当于是他请的,能就已经够给他面子了,他又怎么能开口,说出让冷月代替自己进入梦境的话。

他尽管承认自己有些个小无耻,但是还远没有到不要脸的地步。

“天骐?天骐?”

就在夏天骐烦躁的在屋里绕着圈子,不知道该如何入手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门外有一个声音在轻唤着自己。

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并且很轻,所以他也没有分辨出,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他眼下可谓是身处异世,别说冷月还曾有言在先提醒过他,说这里可能会存在厉鬼级别的鬼物,就是这里一只鬼物也没有,他心里面都谈不上有底。

这就像独自一人跑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一样,心里面装满了陌生与不安。

像他现在这样,就是典型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夏天骐没有去应那个唤他的声音,而是缓缓的抬起腿,向着门边一点儿点儿的噌去。

与此同时,那个轻唤他的声音却再度响了起:

“天骐?天骐?”

这一声音明显要比之前大了一些,听上去也更加清晰了。

那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声音很是低沉,若形象些去比喻的话,就像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在沙哑的咳嗽一样。

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声音,夏天骐脸上的警惕更浓,此时已经到了门边。

几乎他刚到门边,门外,便又传进了那种好似老人咳嗽的轻唤:

“天骐?天骐?”

这两声轻唤,唤的夏天骐可谓是毛骨悚然,全身的汗毛都不受控制的立了起。夏天骐依旧没有应,而是将脸缓缓靠近门上的猫眼,透过猫眼向着楼道看去。

继而,便见到了令他几欲惊叫的一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