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六章 目光!

第十六章 目光!


                (推荐票太少了,大家给点儿力。↗)

说到这儿,曹金海猛地打了个激灵,死死的瞪着眼睛,脸上的神情多少带些狰狞。

夏天骐没有说什么,依旧在听他说着:

“我不知道家里为什么会有高跟鞋还有皮鞋的声音,因为在我的记忆力,就从没见过我妈妈穿过高跟鞋。

再说了,就算是我妈妈穿高跟鞋,也不可能半夜三更的在家里穿吧。

所以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正在做梦。我并没有醒,我听到的这一切都是自于我的梦境,所以我才没法睁开眼睛,才没办法控制我的身体。

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但奇怪的是我原本模糊的意识,却在此后变得越越清晰。

高跟鞋和皮鞋的声音消失了,这时取而代之的则是我父母的窃窃私语,我绝对没有听错,确实是我父母的声音。

并且我能够判断出,他们就在客厅里。”

听曹金海说到这儿,夏天骐不禁带入了那天李昌野对他说的那些话,他的心脏也在这时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如果曹金海接下和他说的,真的和那天李昌野对他说的差不多,那岂不是说李昌野说的都是真的。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精神疾病!

夏天骐挥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目光死死的盯着曹金海。

“一开始我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渐渐的他们的声音则开始清晰起。

他们正在说我。

“他睡着了吗?”

“应该是睡了吧,也或许没睡。”

“我们怎么办,什么时候动手?”

“再等等,等我再将刀子磨得锋利一些”

这就是我那晚听到的对话,在当时我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心悸感,在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可能是因为昨晚做噩梦的缘故,所以我的精神特别差,我父母对我的态度依旧没多大改变,也可能是我家后做了什么惹他们生气的事情,只不过被我忘记了。

那个噩梦的场景,以及我父母在梦中说的那些话,一整天都在我的脑海里反复着。

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什么也没干,虽然没有精神但却偏偏睡不着。晚上的时候又了强烈的困意,我草草的吃了两口饭便又去睡觉了。

我父母关心的问了我两句,不过我忘记当时是怎么答他们的了。

本以为那个噩梦会就此终止,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我再次被那种刺耳的高跟鞋声和皮鞋声惊醒了。

我又重新到了那种半睡半醒,似梦非梦的状态。

同昨天差不多,鞋声并没有响太久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串“噌噌”的磨刀声。

我绝对不会听错,就是那种用磨刀石磨刀的声音,“噌噌”的,我现在想起都觉得可怕。

磨刀声的响起,让我想起了前一晚的噩梦,仿佛就是在应证我父母的话。

他们想要将刀子磨快一点儿,然后杀死我!

当我生出这个可怕的念头后,我的意识便再一次溃散了。

我本以为这个梦不会再继续下去,毕竟我还从未听说过噩梦会延续。但是我错了,我远远低估了这噩梦,不,是这件事的可怕,以及对我产生的巨大影响。

之后的一连几天,我每天都会听到那两种该死的鞋跟声,以及那种令我毛骨悚然的磨刀音。

我在梦里的意识在这期间也变得更加清晰,对了,我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控制权。

我能够睁开眼睛打量梦里自己所处的环境,能够令自己转身,甚至能够让自己从床上坐起。

那个噩梦实在是太真实了,那种感觉我很难对你形容出。”

“你觉得那不是梦对吧。”

夏天骐记得很清楚,这句话他当时对李昌野也说过。

“对,就是真实的不像是在做梦!”

这句话几乎是曹金海喊出的,此时此刻,恐惧布满了他那张细长的脸。

“因为那噩梦实在是太折磨了,我的精神一天比一天糟糕,甚至在清醒的时候耳边也会听到那种该死的磨刀音,搞得我几乎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我父母也看出了我的问题,问我怎么事。

我将做噩梦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听说我在连续做同一个噩梦,并且梦里的他们竟然打算磨刀杀我后,显得十分惊讶。”

“惊讶?”

“对!你没有听错,是惊讶,而不是担心!

就仿佛,是他们的秘密被我发现了一样!

那顿饭我吃的魂不守舍,心里面惶恐的要命,我发现自己竟然害怕他们,害怕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给我弄了一些药让我吃,我怕他们给我下毒也没吃,他们要给我找医生,我也不想去。我知道我的想法有问题,但是我真的觉得他们很可怕。

尤其是昨天晚上,更加让我坚定了这一点。”

或许是接下的话太过骇人,所以曹金海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这才声音颤抖的说道:

“我昨天晚上再度做了那个噩梦。

梦的开始依旧是高跟鞋和皮鞋的声音,只是那种该死的磨刀音消失了。不过我很清楚他们就在门外,就在客厅里。

并且在昨晚我也真正意义上恢复了身体控制权,能够在梦里自由行动。

所以在我听到高跟鞋生和皮鞋声后,我便悄悄的从床上下,继而到了卧室门边,将门打开一条细小的缝隙。

因为客厅里的灯是亮着的,所以我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全貌,看到我父母那张满带恶毒的脸。

他们一个穿着一双红褐色的高跟鞋,一个穿着一双尖头的皮鞋。

我的心脏不安的狂跳着,而接下他们谈话的内容更加让我毛骨悚然!

“他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他动手的事情了,不能再等了!”

“嗯,刀子已经磨好了,明天,明天我们对他动手!”

他们就这样说着,脸上流露出残忍的笑,我本还想偷听一会儿,但就在这时候,他们却猛地转向了我所在的门边!

两个人齐齐的眯起了眼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