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一章 原因

第十一章 原因


                听到这里,夏天骐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惊愕,有些难理解的问道:

“你是说你在那个梦境里待了一整天的时间?”

这句话说出,夏天骐便顿时摇了摇头,觉得这么问有些不太恰当,补充说:

“我是说你是遭遇了多重梦境吗?从一个梦里醒继而又进入了另一个梦境?不对,这么问也并不恰当。”

夏天骐并没有找到一个恰当的形容,只好示意李昌野继续说起,他自己则点上根烟陷入了思索中。

见夏天骐听得有些迷糊,李昌野也显得很着急,生怕夏天骐因此不再相信他,忙又说道:

“当我听到他们的谈话后,我的心便彻底沉入了谷底,那种令我浑身止不住颤抖的恐惧几乎让我崩溃。

然而我知道,我绝对不能表现出,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听到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很可能会提前动手杀死我。尽管这听起很难以置信,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宿舍里杀人,但那种感觉不会欺骗我,他们真的敢,真的敢将我分尸

我当时死死的咬紧牙关,尽量控制着我正在发抖的双腿,然后装作熟睡中翻身那样,将身子转去了对着他们的一边。

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我被吵醒,之后便没有再说下去。

就这样,我在难以形容的恐慌中渡过了一整晚。”

“你没有想过报警吗?我是说既然那个梦境如此的真实,那么既然得知他们有可能杀你,你为什么不报警呢?或者直接逃家,起码避免了眼前的危机。”

夏天骐将指间的半截香烟按灭,看着李昌野说出了他的困惑。

“因为我那时候一直以为这是梦啊换做是你在梦里遭遇了危机,你会想到报警吗?或者说,你会觉得找警察有用吗?”

面对李昌野的反问,夏天骐尴尬的笑了一声,继而摇了摇头说:

“是啊,换做是我或许也不会那么做,毕竟就算梦境再怎么真实,在主观意识里也都是假象。”

“所以我并没有选择逃家,也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决定反击。他们要杀我,我就先杀了他们”

李昌野突然惨笑一声,脸上布满了狰狞:

“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所以很清楚他们将刀子藏到了哪里,只要我偷走他们的刀子,他们就没办法奈何我了。

我决定,晚上对他们下手。”

李昌野依旧在笑着,笑容里透发着一股子邪性,看得夏天骐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对于妄想症,他之前也有查过。

妄想症又称妄想性障碍,是一种精神病学诊断,指“抱有一个或多个非怪诞性的妄想,同时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状”。

妄想症患者没有精神分裂症病史,也没有明显的幻视产生。但视具体种类的不同,可能出现触觉性和嗅觉性幻觉。尽管有这些幻觉,妄想性失调者通常官能健全,且不会由此引发奇异怪诞的行为。

显然,李昌野所表现出的症状并完全属于妄想症。因为他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幻觉,并且做出了很奇怪的行为。

倒像是精神分裂和被害妄想症的结合。

李昌野并不知夏天骐在想什么,所以他依旧在狰狞的说着:

“前几天的经验告诉我,他们并不敢当面和我产生冲突,所以当夜晚到的时候,我一直表现的和打了鸡血一样,就待在宿舍里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见我根本没有去睡觉的意思,曹金海先后催了我几次,杨成甚至还和我急了,但是我依旧坚持不睡。

因为我很清楚他们要趁我睡觉时做什么,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就这样他们见我一直不睡,便各自上了床假寐,但是我根本不上当,依旧待在地上不肯上去。

像这样大概过了有2个多小时,曹金海可能是装不住了,便从床上下离开了宿舍。见状,我觉得我反击的机会了,于是便握着从他们那儿偷的刀子,狠狠的刺向了仍在假寐的杨成”

听到这里夏天骐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不由打断了他:

“成就是被你这么杀死的”

已经很明显了,李昌野明明就是最近在精神上出了问题,结果误以为杨成和曹金海想要杀掉他,于是在昨晚杀死了杨成。

“不我没有杀死成我没有”

李昌野撕心裂肺的吼着。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说是在梦里杀死了成,然而在现实中成却也被你杀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自然也不希望李昌野是凶手。

“所以我才在一开始的时候问你,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你

或者说,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也是有两个一模一样的”

“两个世界,两个自己?”

“对我可以发誓,我杀死的绝对是梦里的成,是那个想要杀死我的杨成。我在用刀子刺向他的时候,意识渐渐的出现了模糊,结果当我再次缓过神的时候,我便发现自己茫然的瘫靠在床边,对面则是成面目全非的尸体。

但那并不是我做的,因为就算是在梦里,我也只对成刺了一刀。

一定是有人陷害我,是那个世界的我,一定是的,我可以代替它进入它的世界,它也一定可以代替我进入我的世界”

“天骐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是被冤枉的”

李昌野被警察带走了,临被带走时他脸上狰狞的表情,与他充满绝望的哀求全然不像是一个人,看上去竟真的像他的身体里还住着另外一个李昌野。

是邪恶的,是残忍的,是那个杀死杨成的凶手。

但无论怎么样,现场的指纹,认证以及物证,都可以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

心情十分低落的从看守所里出,夏天骐仰头望着天空,觉得全世界都变为了绝望的灰色。

如果没有如果,他根本不会相信平时乐观向上的李昌野会有精神问题,平时好的就像是亲兄弟的几个人会尖刀相向。

或许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便永远不会相信。

也或许世界就是这样,让那些往往可能的变成不可能,反之,则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就像他一样,如果让他一年前去想的话,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在未进入这样一家公司。

“哎。”

夏天骐感伤的叹了口气,之后便又开车到了派出所,想要问清楚一些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