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七章 打击

第七章 打击


                案发现场就是这间夏天骐曾留下过三年痕迹的4人间宿舍。报案人是曹金海,他半夜起去厕所,后便发现杨成已经被杀了。

派出所的审讯室内,曹金海崩溃的坐在夏天骐和一名中年警察的对面,声音沙哑的叙述道:

“昌野这几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整天神经兮兮的,也不和我们出去吃饭,就一个人待在宿舍里,无论什么课都不去上。”

“他有对你们说起什么吗?比如你说的受刺激。”那个中年警察这时候问道。

“有,他说他这几天总是做梦,并且总做同一个梦。”

“梦?”

“嗯,是噩梦,他是这么说的,还和我讲过两天。”

“具体是个怎样的噩梦?”

“具体的我没有细听,只是大概听他说有人想杀他。”

曹金海又将那天晚上吃饭时对杨成他们说的内容重复了一遍。

“是梦里有人想杀他,还是现实中有人想杀他?”

“应该是梦吧,现实中怎么会有人杀他?再者说,就是真有人想杀他,也不会让他知道啊!”

曹金海的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显然是又忆起了当时看到的那一幕惨景。

“大海,你先喝口水。”

夏天骐这时候递给曹金海一杯温水,待他喝完后便示意身旁的中年警察可以继续问。

中年警察点了点头,便又开口说道:

“有一点需要你明白,我们必须要落实每一个细节。因为这起案件十分恶劣,并且疑点很多,还望你能理解我们,配合我们。”

曹金海颤抖的放下水杯,抬头看着面容透发着威严的中年警察:

“他们都是我的好哥们,我会配合的。”

“嗯,感谢你的配合。”中年警察象征性的说了一句,便又归正题:

“在案子发生前,你们都做了什么?”

“你是指晚上吗?”

“嗯。”

“晚上的话我们先是出去吃了个饭,昌野还是那副神经兮兮的样子,所以并没有和我们两个出去。我们和成都喝了一点儿酒,每个人一瓶啤酒,我敢发誓我们任谁都没有喝醉。

成因为要给他对象送东西,所以我是先去的。到宿舍后我发现昌野在睡觉,我也没有叫醒他,便一个人爬到了上铺,拿着手机和朋友聊了会儿天。

晚上大概九点的时候,成也到了宿舍,那时候昌野也没有醒,我们两个当时还吐槽了他两句,想着等明天一定要拉着他去看以上,说着要是在让他这么待下去,人都待废了。

因为早上起得很早,所以我们并没有聊太久便各自睡下了。”

曹金海说到这儿的时候,中年男人突然打断他问道:

“杨成这时候睡了吗?”

“我不确定,但我想他应该是睡了。”

中年警察听后点了点头,在本子上快速的写了两笔,示意曹金海继续说下去。

“我是被尿憋醒的,因为懒得下去我还忍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下了床。”

“知道是几点吗?”

“10点20,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还特意看了眼时间。”

“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比如说杨成或是李昌野那里。”

“没有什么不对,因为我有听到成的鼾声,昌野的话我不确定他是否醒着。但是当我上完厕所,便发现便发现”

说到这儿曹金海的声音便又打起结,好半天才艰难的说出:

“便发现昌野正不停在用刀子一刀接一刀的捅着成!”

“当时已经快到12点了,宿舍里应该很黑才对,你为什么会看得这么清楚?”

中年警察依旧问的很细,丝毫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当时宿舍里并没有拉窗帘,我是借着月光看到的,不过当时也没有看清,只是模糊的看到两个人影,后按下墙边的点灯开关才看清楚的。”

“宿舍难道不熄灯?”

“我们宿舍24小时供电。”

这次说话的是夏天骐,作为英才学院的学生,他很清楚这一点。并且他们宿舍楼对外还有个高逼格的绰号不夜城。

听到夏天骐的作证,曹金海也点了点头肯定说:

“我们那栋宿舍楼是不停电的。”

说到这儿,他又补充了一句:

“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被吓坏了,还是逃到楼下后才意识到报警。”

“嗯,辛苦你了,你现在可以去,不过这几天请保证手机能够正常通讯,也方便我们联系你。当然了,如果你在这期间又想到了什么,也可以及时打电话给我们,我的手机号之前也已经给过你了。”

中年警察这时候从椅子上站了起,继而冲着头顶的监视器挥了挥手,不多时便有一名警察进将曹金海带了出去。

临出去前曹金海还转头看了夏天骐一眼,示意他先出去,一会儿再找他。

中年警察这时候也整理好了笔录,笑容有些难看的对夏天骐说道:

“这个案子貌似没什么好说的,人证物证俱在,就是李昌野杀死了他。不过我们接下会对李昌野做关于精神方面的诊断,看看他是否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或是有梦游症之类的。”

尽管看上去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李昌野最近精神出了问题,所以近一段时间一直疑神疑鬼的以为有人想杀他,继而失手杀死了杨成。

一切看起都合乎情理,但细想起这其中却还有一个疑点,那就是好端端的,李昌野怎么会出精神问题呢?

李昌野这个人他再了解不过了,在平时的生活中都不能用乐观去形容,而是典型的那种没心没肺,他们认识这么久就从没见他愁过什么。

所以他很难去相信像这样的人会有精神病,并且还杀了关系很不错的室友。

“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对待他,明天早上我还会过,有些话我要当面问他。”

如果换做以前,夏天骐想都不敢想自己这是才和警察说话,但现在,凭着他那张牛比到无极限的工作证,他做到了。

但却丝毫没有喜悦可言。

从派出所里出,时间已经到了凌晨1点多,空荡荡的马路上不见一辆车子,曹金海正蹲坐在路边,像是丢了魂一样低着脑袋。

夏天骐扪心自问,如果没有他最近的这一段经历,让他亲眼去目睹这一场血淋淋的惨剧,他也同样会受不了。

“哎。”

哀伤的叹了口气,夏天骐便也有些佝偻的走向了曹金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