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章 可怕

第三章 可怕


                关于护身符的事情,他也有问过冷月,问冷月能不能也弄出点儿护身符,给他几个防防身,毕竟冷月平时看上去也牛比哄哄的,强的不是一般人。

然而冷月听后却摇头说做不到,说他做出的符咒就只能留作自己使用,除非是那种级别很高的驱鬼师,才能做到将自己制作的符咒赠予他人防身。

所以,冷月的话也再一次从侧面说明了他爷爷在驱鬼方面的强大。

“爷爷会不会也是个驱鬼师,而并非他平日里自称的阴阳先生?他突然离开了这么久又是去做什么,难道去捉鬼?或者说他是在执行灵异事件

他也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这个念头的生出不禁令夏天骐感到毛骨悚然,他实是不愿意,也无法接受这件事。

好在是这一切就只是他的猜测,眼下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确定这一点,倒是能让他松上那么一口气。

将喝醉的爸爸送到房间里,夏天骐又不想讨打的帮他妈妈收拾了桌子,这才放心的去了自己的小卧室。

他的卧室很小,房间里贴满了李小龙的海报,或许是因为自小练武的关系,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梦想过成为像李小龙一样的功夫巨星。

不过现在看,也只是单纯的梦想而已。

爷爷房子的钥匙他妈妈手里也有一把,在刚刚帮他妈妈收拾桌子的时候,他便以要找些东西为由要到了手。

这次家看望父母就只是其中一方面原因,至于另一方面原因,便是看看能不能在他爷爷的房子里找到些护身符,亦是能够解开他之前怀疑心结的证据。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夏天骐完全是没有半点儿睡意,只要闭上眼睛脑海里便满是一张张痛苦凄厉的脸。

说起他最近真是见到了太多人凄惨的死在眼前,尽管他的胆子很大,但是这些个有意被他忘却的记忆,却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冒出。

“哎。”

夏天骐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他在大学里的那几个死党,想起了那段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

只可惜时光易逝,再也不去了。

“借着这次体检去,再好好和他们聚一次吧。”

夏天骐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从床上下,他轻轻的将卧室门打开条缝隙,客厅里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声响,显然他父母都已经睡下了。

想着自己左右都没有睡意,他便重新穿好衣裤,带着烟和火机走出了家。

为自己点燃一根香烟,夏天骐轻咳一声,楼道里的声控灯便亮了起。

盯着对面他爷爷的房门看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他心里作用还是最近诡异的遭遇经历的太多了,他总有一种下一瞬,便会有只手从里面伸出的预感。

手上有些僵硬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里,轻轻一拧,门便“咔”的一声被打开了。

夏天骐缓缓的拉开房门,从中发出一串令人心慌的摩擦音,里面黑漆漆一片,死寂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啪”

夏天骐打开电灯的开关,直到灯光的亮起,原本寄居于屋内的阴森才算是消减了一些。

屋子里的装修很烂,都是十几年前流行的那种大红色,无论是柜子,床,还是各个卧室的门,全部都是一个颜色,夜里看上去格外的让人不舒服。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这儿住,好几次都因为不敢上厕所而尿了裤子。

或许正是因为小时候被吓得次数多了,所以长的后的胆子才变得这么大。

屋子里的一些摆设和他上次的时候差不多,他没有在客厅里过多停留,而是直接到了他爷爷平日里住的卧室。

因为他知道,卧室里有一个柜子是专门放置他爷爷那些阴阳先生的东西。

只要看看那些东西还在不在,便不难判断出他是去做什么。当然话说,如果那些东西都在这儿,他也可以偷上那么一两件,拿给冷贱人辨认着看看。

心中这般打算着,他便已经拉开了那个柜子,只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柜子里空空如也,就连件袍子都没留下。

“爷爷这是跑路了吗?未免也收拾的太干净了。”

夏天骐忙又打开了另一个柜子,结果这个柜子里就只是装了些日常的衣服,并且绝大部分都是缝缝补补过的破烂。

接下的20多分钟时间里,夏天骐又仔仔细细的将卧室,乃至是隔壁的小卧室翻了个遍,结果让他获悉到了一个十分糟糕的结果。

他爷爷竟然将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收拾走了。

一张护身符都没有给他留。

以前的时候他爷爷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却从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将全部“家底”都带走。不禁给他一种孤注一掷,或许再也不会的可怕错觉。

夏天骐心悸的坐在床上,再度点燃根香烟抽起:

“爷爷将他的那些“装备”都带走了,可见并不是去玩,应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应对。”

心中思量了一番,夏天骐觉得他爷爷一开始可能并没有收拾的这般干净,就只是带走了一部分“装备”,但想是过程中出了什么叉子,不得已他又一次,将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

“这个老家伙,买一个手机带在身上能死啊

等等不带手机?”

想到他爷爷从不用手机的这个习惯,夏天骐便下意识的看向了他手腕处的荣誉表,心道如果他爷爷也有这块表那么自然是不需要手机,毕竟荣誉表上就有通讯功能,他之所以还在使用手机,仅仅是因为还没有习惯。

夏天骐越想便越害怕,越想便越觉得他爷爷也很可能是公司的人,眼下则正在执行事件。并且仔细想起,他爷爷貌似还真带着一块腕表。

他尽管记得不是太清楚,但这种事等着明天问问他父母也就清楚了。

可不管怎么说,他已经闻到了一股不太妙的味道。

“如果爷爷真的也是公司一员,我该怎么办?”

夏天骐茫然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那些从指间缓缓升起的烟雾,则也在这时朦胧了他的视线。

兄弟们推荐票有些少啊,还有么?请投给国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