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章 回家

第二章 回家


                夏天骐呼叫了很多声,荣誉表里才传出一声冷月的应:

“什么事情?”

“我”

夏天骐本想和冷月说我要家几天,但是转念一想便觉得这话没必要说,毕竟他个家和冷月又没有关系。

“啊,没事了,这几天我可能会发给你些图片,到时候需要你帮忙看一下。”

“什么图片?”

“就是关于阴阳先生的一些东西,具体的等我发给你的时候再说吧。”

夏天骐默认为冷月已经答应帮忙了,正想着拿出手机给他妈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家的事,手机便提前响了起。

“嗯?”

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的电人,夏天骐发现竟是他的大学舍友。

“喂,怎么了海公公?今天您老怎么想起我了。”

“我才懒得想你,就是告诉你学校下月初有个体检,你别忘了。”

“哦,很重要吗?”

“不重要我就不告诉你了。”

“行吧,等我去咱几个好好聚聚,那先挂了。”

夏天骐现在虽然名义上已经脱离了学校,但实际上他还没有毕业,只是大三毕业进入大四的实习阶段而已,如果他想要拿到那一纸文凭,学校的一些事情他还是要进行处理的。

但这些事情都不是很急,等他从家里再去解决也完全得及。

一路无话。

夏天骐连续开了差不多有一天的车,才终于在第二天近傍晚的时候到了他家所在的县城北安市。

北安市是一个县级市,说白了就是一个稍大一点儿的县城,人口号称有40万,但实际人口能有10万人都撑死了。因为县城是属于那种国内典型的低收入高消费,所以大多数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外出打工,只有在临近过年的时候人看上去才会多些。

夏天骐并不关心家乡的经济发展,因为他早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决心要走出去,想要走遍天涯海角,想要看到全世界每一处的风景。

尽管,他现在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实在太幼稚。

将车子停到路边,夏天骐便迫不及待的跑上了三楼。

整个3搂其实都算是他家,因为对门就是他爷爷的房子,所以在他的印象里他爷爷始终是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

一个事特别多,嘴巴特别臭,性格特别顽固,口味特别挑,思想特别落后,出手特别吝啬的老头。

总之,他爷爷从小到大就没给他留下过什么好印象。

轻轻的敲了敲门,很快,屋子里便传出了他妈妈的声音:

“谁啊?”

“是我,天骐。”

“一个小兔崽子,还知道”

还没见面,他妈妈便已经开始了对他的批评教育,对此他早已是见怪不怪。

他妈妈就是一个很乐观的人,按照他爸爸的形容说,年轻的时候也多少有些逗比,当年追的时候没少让他吃苦头。

不过每次听到他爸爸吐槽的时候,他心里都会不以为然的想道:

“还不是你自己愿意的。”

夏天骐心里正想着,便觉得耳朵突然一痛,反应过的时候他妈妈正在揪着他的耳朵往屋子里走:

“让你先家待两天再找工作,说了无数遍你也不听,你真是欠打”

“我这不是了吗哎呦我认错”

夏天骐的耳朵被揪的通红,他妈妈尽管嘴上严厉,但是脸上却难掩喜悦:

“这一路坐车是不是累坏了,赶紧休息休息,你爸一会儿也了,他平时也总吵吵说想你了。我还有两个菜没炒,冰箱里有饮料你去拿。”

他妈妈还是老样子,尽管已经40多岁了,但因为心态乐观所以看上去就像是30岁的人一样,完全看不出半点儿老态。

“嗯,我这就去拿。”

看到夏天骐乖乖的点头,他妈妈才转身又到了厨房里。

“哪都不如家好啊。”

夏天骐一脸惬意的靠在沙发上,突然觉得平淡无奇才是生活的真谛。在沙发上惬意的躺了一会儿,他爸爸则也拎着瓶白酒了,看架势真打算要和他不醉不休。

父子俩坐下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间他妈妈便已经做了好了饭菜,一一摆上了桌。

家和父母吃饭,被问到最多的无异于就那么两点钱和女人。

做什么工作,做的怎么样,工资多少?

有没有找女朋友,打算找个什么样的?

夏天骐自然是不怕被问到薪酬,但是想到他父母会多想,便故意说低了一些。

“转正后5000多,还给配车,我这次就是开车的,大公司,你们就放心吧。这等你们老了就不用怕了,老老实实在家等着数钱就行了。”

夏天骐一开始说的倒还挺自然,但说到后面则完全没了底气,心里面也莫名的难受起,惶恐于自己没有未孝敬父母。

毕竟就是挣再多的钱,获得再多的人脉,如果没有命享受,那么一切都是徒劳的。

见夏天骐拿着筷子的手在颤抖,他父母皆关心的问道:

“怎么了儿子?身体不舒服吗?”

“可能是开车开久了,手有些酸。”夏天骐自然不敢对父母说明他目前的情况,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他也只能是报喜不报忧。

他父母听后也觉得可能是这样,便没有再多问什么。倒是他妈妈不停在夸他有出息,让他在外面别亏着自己,挣钱再多都没有个好身体重要。

至于他爸爸则没多说什么,就只是让他好好干,努力丰富自己。

夏天骐心里面虚得很,也只能不停的点头答应。

饭吃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他妈妈便下了桌,桌上就只剩下他和他爸爸,两个人一个聊追忆,一个聊未,不知不觉瓶里的酒便见了底。

夏天骐的酒量要比他爸爸好些,据说是遗传他的爷爷,所以他爸爸已经喝得有些多了,他的脑子还很清醒。

“爸,爷爷真的没和你说他去哪了吗?”

“没说,你妈之前也问我了,说你找你爷爷有事。前几天一趟,但又不知道去哪了。”

“什么?爷爷前几天过?”

“嗯,应该是了,留了张条给我和你妈,说他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让我们不用担心。你到底有什么事找你爷爷啊,你们俩以前不是不对付吗。”

“没,只是我同学有些灵异方面的遭遇,爷爷不是干阴阳先生的吗,所以我想问问。”

“这些东西你也信,看当初真应该让你跟他学做阴阳先生。都是唬人的”

如果没有之前的经历,夏天骐自问他也不会相信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但眼下经历了这么多却是容不得他不信。

而在鑫华大店的那次事件中,如果没有他爷爷给的众多护身符保护,想他早已经被埋了,哪里能有机会开着宝马家。

当时他没经验,也不懂,但现在想起,他却是知道鑫华大店里的那只鬼物,最起码也是个厉鬼级别,不然也不至于令徐天华那般狼狈,最终还得搬梁若芸这个救兵活命。

但就是面对如此恐怖的厉鬼,他爷爷给他的那些护身符竟然还起到了作用。这也能从侧面说明,他爷爷在对付鬼物上的恐怖手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