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章 逃不出

第十章 逃不出


                “那种该死的梦依旧纠缠着我”

李昌野这时候发泄般的咆哮了一声,守在门外的警察听后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忙打开门看了一眼,夏天骐忙对他们做了个没事的手势,门才重新被关上。

看到警察重新退出去,李昌野凄惨的笑了笑:

“天骐,我好像真的疯了。”

“这些话我不想听,我只想问你一句,成是不是你杀死的?”

“不是”李昌野说的斩钉截铁。

“那就继续说下去让我相信。”

“嗯。我继续说。”李昌野可能是感觉到了夏天骐的信任,脸上不禁露出些许激动,忙说道:

“因为我只要睡着都会进入那种似醒非醒,似梦非梦的状态,所以我严格控制着我的睡眠,根本不让自己睡着。

然而控制效果却微乎其微,因为我的精神状态越越不好,疲惫感一阵高过一阵,这也让我连离开宿舍的力气都没有。

很多次我都在强忍着睡意,但是却恍然发现耳边又传进了那种令我毛骨悚然的对话。

我刚刚说过,前几天我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身子也动不了。但在之后的几天里我渐渐的能够听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都是一些想要将我杀死分尸之类的话。

并且这种话也从一开始的想,到之后的迫不及待,再到他们准备好了刀子。

而我也从一开始的无法移动,到之后能够勉强的睁开眼睛,再到能够彻底看清楚眼前的场景。”

“你看到了什么?”

夏天骐这时候充满怀疑的问道。

“宿舍。就是我们平时住的宿舍,还有就是坐在对面床上,一脸恶毒谈论着我的曹金海还有杨成。

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当你觉得你正在做梦,但是在你所认为的“梦里”,你却能够像睡醒一样睁开眼睛,继而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并且还会被梦里的人发现你已经醒了。

曹金海和杨成发现了我,他们发现我已经醒了。

你能想到那种场景们,几个人一脸阴毒的在谈论着你,结果被你突然发现那种尴尬气氛。

他们当时就是这样,见我正在看他们,他们便不再多说,直接灰溜溜的走了。”

“那你之后做什么了?”

夏天骐又问了一句。

“我从宿舍的床上下了。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可思议?我在一个梦里下了床,然后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那就是我们住的宿舍,一模一样。窗外也是我们所在的英才学院,看上去同样没有丝毫差别。

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曹金海和杨成,他们打算杀我。”

说到这儿,李昌野颤抖的声音突然停了下,看着同样有些震惊的夏天骐道:

“有烟吗天骐,给我一根。”

“有。”

李昌野因为双手双脚都被拷在了椅子上,所以夏天骐直接将香烟点燃递到了他的嘴上。李昌野感激的看了夏天骐一眼,这一眼也看得夏天骐心里酸酸的,实难想到当时一起玩的好哥们竟会落得如此。

李昌野几乎没有停歇的将一根烟完全吸进了肺里,或许是吸得太猛,引得他一阵的咳嗽。夏天骐将烟头放到烟灰缸里,等着李昌野将话说完。

“尽管梦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这个梦却比我以往做过的任何噩梦都要恐怖。

曹金海和杨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杀我,所以我必须要离开这里,让自己清醒过。

我开始暗示自己,暗示自己醒,但是却根本不管用。

过程中我试着走出了宿舍,去往隔壁,去往楼下,去往教室。

所有人都在,每一个同学都在这里。

只是他们看我的目光却很奇怪,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死人。那是一种很难说明的感觉,总之,那并不是友好的目光。

我非常害怕,但是我又醒不,并且最恐怖的是,我既然也有疼痛感。

我可以想以前的事情,我能够离开校园,我能按照我的意识去做任何事情,并且一点儿也不模糊。

你能懂我的意思吗?你能理解我说的是什么吗?”

“你是想说,真实的不像是在梦里对吧。”

夏天骐说出了李昌野想要表达的意思。

“对,但是这却明明是个梦。

我给我父母打电话也能打得通,我告诉他们说我想家,他们也没问理由很爽快的便答应了。但我又犹豫了,因为我知道我是在梦里,就算买票逃离了这里又能怎么样?

我不知道如果我在这里死掉,现实中的我会不会醒,所以我不敢尝试,因为感觉告诉我,如果我在这里死掉,现实中的我也一定会死掉。

无可奈何之下我又去了宿舍,而这时候曹金海和杨成也已经了。

他们表情古怪的和我说着话,是那种明明心里面很想杀死我,但脸上却还要收敛的虚伪。

我没有过多的理会他们,恐惧的上了床,本以为自己不会睡着,但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意识。

当我猛然醒的时候,已经到了早晨。

我茫然的从床上坐起,看着正在床上打游戏的曹金海和杨成,顿时有一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我将之前在梦里的那些恐怖经历讲给了他们,但是他们依旧不觉得什么,只是劝我不要胡思乱想,不行就去医院里看看医生。

我那时候也觉得,不管怎么样我还能现实就好。

这一天我没有再待在宿舍里,而是去了外面转了转,直到晚上才又从外面,不过那种感觉却是又出现了,因为我再度看到了那种森然的目光。

每个人看我的森然目光。

我心里面不禁生出了不好的感觉,所以便留了个心眼。

等到宿舍后,曹金海和杨成还是各自出去陪对象,晚些时候才休息。

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他们一就玩游戏,而我则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我因为害怕在做梦所以并不敢睡,但表现上则在尽力使呼吸平稳。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想差不多应该是过了零点,我就听到床下有声音,我心里面“咯噔”一下,但再去听却完全没了声音。

但我敢肯定曹景海和杨成一定正在地上看我

他们在看我睡没睡着。

这种安静大概持续了差不多有3分钟,才听到他们的声音响了起。

“他应该睡着了。”

“嗯,他好像知道我想要杀死他的事情了。怎么办?”

“明天。”

这就是我最后听到的声音,他们决定明天对我下手

当然最让我绝望的是我竟然还在这个该死的梦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