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六章 冒险

第二十六章 冒险


                只见泛着昏黄的楼道里,竟然堆满了狰狞的死尸

这些尸体的死相各异,有的死死的瞪着眼睛,有的脑袋被扭转成了九十度,有的胸口被掏出了许多血洞。

他们姿势各异,并且大多数都穿着睡衣,亦是宽松的衣物,看样子像是在睡梦中被杀死,继而被硬生生从楼上拖下的。

而在这些尸体身旁,还存在着一个格格不入的“人”。

那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头,“他”站在尸体的中间,一只手横在脸前,摆出一副叫门的姿态。

“天骐?天骐?”

一串类似咳嗽的轻唤再度传了进,毫无疑问,正是那个面目阴沉的老头在唤他。

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他非常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那个老头,更别说和那个老头认识。

但问题是,“他”却像叫魂一样,在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

夏天骐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目光依旧穿过猫眼在注视着门外老头的动态。

过程中,他也有分心去辨认楼道里的那些尸体。

很快,他便从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因为尸体侧着身子,所以他并不能看到全貌,只是看身形很像是曹金海。

楼道里横外竖躺着的尸体很多,所以有一部分尸体他是看不到面容的,很难说尸体里是否有他想要找的人。

有没有他尽管不确定,但是眼下他却能确定,那个站在尸堆里的老头,绝对是者不善。

那应该是一只鬼物。

夏天骐真是郁闷的想要吐血,本杀掉那三只梦魇是很轻松的事情,毕竟他进入到这里,在对上梦魇那就相当于是普通人之间的争斗。

但是现在看,他很可能真被冷月那乌鸦嘴说中了,倒霉的在这里碰上了其他鬼物。

就在夏天骐苦思办法的时候,那个站在台阶上的老头突然走下了台阶,同时,他原本侧着的脸,也真正意义上转了过。

那张脸根本不能称之为人脸,或者,用蛇面形容要更为确切一些。

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些紫黑色的半点儿,一张三角脸上布满了残忍的阴光。

“天骐?天骐?”

老头从台阶上下后,便直接走到了门前,声音也要较之前大了许多。

眼下,夏天骐和那个老头就隔着一道门板,如果楼道里的人都是他杀得话,那么他想要闯进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

“怎么办?”

夏天骐内心里焦急的不行,唯恐自己救人不成反将自己搭了进去。

而就在他内心里七上八下,打算想办法逃走时,突兀的,房门上响起了一串“咚咚”的敲门声。

尽管只是普通至极的敲门响音,但是传进夏天骐的耳朵里,却犹如死神的召唤,顿时令他心神大乱。

“天骐?天骐?”

那老头依旧不死心的在门外呼唤,夏天骐本以为“他”仍会耐心的敲下去,却没想到原本的轻唤,变作了恶毒的咆哮:

“把门打开让我进去,我知道你就在门边”

“开门让我进去,我看到你了,我已经看到你了”

老头的话吼得夏天骐头皮发麻,他又不是脑残,自然不会束手就擒的开门。

他不敢继续停在门边,转身到了客厅。

客厅里的灯光忽然闪烁起,与此同时门响声也变得更加震耳欲聋。

恍然间,夏天骐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快步到阳台,继而打开窗子将脑袋探出了窗外。

曹金海家位于四楼,从这儿跳下去的话虽不至于摔死,但是摔断个胳膊腿却是没跑的。

如果那老头不追出还好,一旦追出,他依旧是死路一条。

可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一旦那鬼物闯进,他依旧是逃不掉被杀的结局。

颤抖的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抱着一丝幻想夏天骐向着下方照了照,继而他惊喜的发现,二楼竟然是一片网点。

换言之,他就是从阳台上跳下去,落地的高度最多也只有2层。

若运气不是太差的话,倒是不至于丧失行动能力。

这种事情容不得迟疑,因为他已经听到房门被撞开的声响了。

夏天骐用力的咬了咬牙,便用做反面引体向上的姿势,将自己吊在了窗外,继而惊叫着经向着下方的黑暗坠去。

落地后,夏天骐凭着出众的反应力,借着惯性迅速打了个滚,再站起时脚底只是有些阵痛,并不妨碍他接下的行动。

心中松了口气,夏天骐下意识的向着四楼望去,便见一颗犹如毒蛇般的脑袋正在忽闪的灯光下,无比狰狞的瞪着他。

夏天骐生怕那只鬼物会跳下,所以不敢在对视下去,赶忙从网点上逃了下去。

只是等他从网点上下,头再度打量曹金海家所在的这栋住宅楼时,他便惊讶的发现,这里竟只有这唯一的一栋住宅楼。

除此之外,周边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换句话说,在曹金海的梦境里,这个世界就只有他眼前这唯一的一栋建筑。

现在想想也就能理解,冷月为什么没有对他说明那三只梦魇的所在了,因为这个世界里就只有一处藏身地点。

就是面前的这栋住宅楼。

毫无疑问那三只梦魇就在这栋住宅楼里。

但是那个恶毒的老头又是什么鬼?

夏天骐觉得眼下一切都很清楚了,但却偏偏出现了老头这个变故。

“那鬼老头肯定还在楼里,只是不知道那三只梦魇是不是已经被杀了嗯?”

想到这儿,夏天骐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这个世界只有这么一栋住宅楼,那么他方才给李昌野打电话,为什么还会有人接呢?

换言之,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在这栋住宅楼里,李昌野理应是不存在的才对。

除非这一切都是那三只梦魇搞出的鬼

尽管冷月告诉他说,每一个梦境都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但是曹金海的情况却和其他人不同,因为他已经生出了梦魇。

所以说不准,那三只梦魇就能在这里搞出些什么误导他。

越想夏天骐便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方才出现的鬼老头,以及那三只梦魇的消失都是故意弄出唬他的,而它们其实还好好的存在于面前这栋住宅楼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反正有冷月在外面守着,如果我在这里遇到危险他应该能够感应到吧。”

夏天骐给自己找了一个冒险的理由,硬着头皮再度走进了泛着昏黄灯光的楼道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