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大学同学

第四章 大学同学


                被他爷爷的事情搞得失眠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早晨五点多他才睡着,但还没睡多久便又被他妈妈揪着耳朵叫了起:

“都多大了还学小孩子赖床,快点儿起,饭都要凉了!”

夏天骐没敢说他才刚睡下不久,毕竟那样更会被他妈妈以晚睡对身体不好为由,更加猛烈的教训一顿。

用冷水洗了把脸,夏天骐便迷迷糊糊的坐在了饭桌前,他抬头看了眼目光同样有些呆滞的爸爸,心道老爸肯定也是被老妈逼着起床的。

将早饭吃完,夏天骐完全忘记了他妈妈有在饭桌上对他说过什么,倒是他从他爸那里了解到,爷爷确实是有一块寸步不离的电子手表。

至于这块表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爸爸也记不清了。

老爸和老妈都去上班了,家里又剩下了夏天骐自己,他倒也乐得这样,起码没人再揪着耳朵逼他起床吃饭了。

重新到床上睡了一觉,等再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他又洗了把脸精神了一下,之后便开车去往了北安市最大的商城,打算这儿给父母买点儿东西。

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情了。

到商场附近的停车场,夏天骐刚刚停好车子下,便听身后传一个女子的声音:

“夏天骐?”

“嗯?”夏天骐听到有人叫他,他下意识的头看去,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惊讶:

“董雪?”

董雪是他在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当时在他们年组,乃至是整所学校都特别有名,家里的势力很大,全国很多城市都有他们家投资的买卖。

他以前跟外校的人打群架没少通过她找人,就当时说关系处的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后董雪转学去了外地,再就没有了联系。

几年不见,董雪的模样更胜从前,印象中他记得董雪留的是可爱的短发,而现在却变成了一头棕色的波浪。

老同学多年后再见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说的也就是最近在干什么,还和当时的谁有联系之类的话。

那种青春时期的感觉虽然还在,但话语间流露更多的却是成长所留下的陌生。

“行啊小伙子,混的很不错嘛,典型的高富帅。”

“得了吧你,别逗我了对了,你刚才说的什么?大点声我没听见。”

“哈哈,你还是这么逗。有微信么,加个微信没事一起聊个天。”

“有”

待他们互加了微信后,夏天骐便已还有事情要忙为由辞别了董雪。

从停车场里出,夏天骐的心脏通通的在心窝里乱跳,这种混的看起牛比了一些,被以前的老同学夸赞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都想着混出点儿名堂在家的原因。

“我这虚荣心啊。”

夏天骐觉得他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俗人,喜欢被人称赞,喜欢在人前装比,喜欢被高物质生活包围。

但相对的,他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极高的。

公司发的工资卡和信用卡差不多,目前有50万的额度可用,既可以透支,又可以取现,并且没有任何手续费。

在夏天骐想,主管他们的可用额度肯定更高,起码是100万起。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夏天骐都在扮演着挥金如土的土豪,临近傍晚的时候,才大包小裹的了家。

他父母见他买了这么多东西,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他妈妈没说什么他什么,倒是他爸爸有些怪他花钱大手大脚。但让他松了口气的是,两个人都没问他哪的钱,或许是觉得他买的都是些便宜货。

当然了,他也确实没敢留价格标签,不然的话他父母肯定会以为他是抢了银行。

关于这一点夏天骐其实也挺郁闷,自己明明有钱了,但还不能在父母的面前表现的太明显,他也让他有些醉了。

可能是之前一直都处于神经极度绷紧的状态,所以一时闲下,到让夏天骐很不适应,所以只在家待了3天,他便以还要学校弄毕业的事情为由跑路了。

这期间他也没有再联系过冷月,完全将那个贱人忘到了九霄外。

英才营销学院是一所四年制的本科院校,若形容的在确切一些,则应该称之为三本院校。

夏天骐便是在这里,天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的混了3年的时间。

尽管英才学院的教育质量一般,但它对于促进经济发展所作出的杰出贡献,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因为学院里的绝大多数学生,都属于各种不上课,考试各种小抄的典型,所以导致毕业后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都找不到对口的工作,只得想办法让家里帮助,或是自行创业,就这样在中小经济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夏天骐因为错误的走上了公司这条不归路,所以他眼下倒是不用担心找工作的事情,但是和他一起住的几个人,则就没有他那么好运了。

英才学院附近的一家小饭馆的单间里,两男两女正边喝边聊着什么。

其中一个脑袋有些大,带着一副黑色镜框眼镜的男生说:

“不瞒你们说,实习的事情我就不想了,就这么一直混到毕业那天,然后家看看我家里人能不能托关系给我安排个事业编制。

我可不像你们那么有理想,有饭吃,有女人睡,有个窝待就行了。”

“曹金海,瞧你那点儿出息!”

听到这男生有些醉醺醺的话后,坐在他身边女生不高兴的掐了他一把:

“你要家?你是想和我分手喽!”

“娟没有,我开玩笑呢”

“哎呦,海公公又说错话了,你说你怎么总干这事呢!”

见到曹金海不停的给女方赔不是,坐在对面的一男一女便开始拍手起哄。

“草,这又不是你们闹别扭的时候了。”

曹金海不爽的瞪了二人一眼,继而听其中一人恍然想起什么的说道:

“昌野没什么事吧,感觉他这几天都神经兮兮的。”

“谁知道呢,他跟抽风似的,天天给我讲他做的梦!听得烦都烦死了。”

“什么梦啊?噩梦吗?快说听听。”

其中一个女生听后兴奋的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