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十章 阵

第四十章 阵


                尽管心里面有些好奇,但他却并没有去问冷月,因为想就是他真张嘴问了,以冷月那副又高又冷的贱人逼格也不会告诉他。

他记得很清楚,在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他就有问过冷月为什么会加入这家公司,结果便被冷贱人残忍的无视了。

眼下他们虽说已经熟识了,但还远达不到朋友,亦是好哥们这个层次,所以有些疑惑还是要等到以后再问。

免得再被无视,自讨没趣。

这之后,他们找了一个多少能够挡点儿风雨的地方,又对接下要去做的事宜做了番商讨。

清晨,随着太阳的初升,这个冰冷的雨夜才艰难过去。

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又在雨里浇了一晚上,夏天骐和冷月的状态都差到了极点,就差直接倒在泥坑里昏迷不醒了。

但现实却逼得他们不得不继续打起精神,因为这场关系生存的战争还远没有结束。

花费了差不多一个上午的时间,他们几乎又对葫芦村挨家挨户的走访了一遍,尽管过程因为胡大牛家的房子被烧毁,以及陈老大家发生的巨大变故致使村民们都人心惶惶的,给他们造成了一点儿麻烦,不过他们还是问明了他们想要了解到的真相。

那就是徐冲确确实实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已经失踪一年多了。

按照村民们的形容,徐冲是一个特别有野心的人,活着的时候确实有和陈老大发生过激烈的冲突,那件事闹得特别大,过程中他几乎召集了全体的村民,说服他们一起抵抗陈老大。

结果在与陈老大对峙的过程中,村民们集体倒戈,没过几天徐冲就失踪了。

村民们私下里也都传徐冲可能已经被陈老大灭口了,但是陈老大却辟谣说,徐冲是觉得自己得罪了全体村民不愿再待在葫芦村所以去外面讨生活了。

村民们尽管半信半疑,但是时间长了这件事也就被忘记了,更何况徐冲本就同他们没多大交集。

只是从那以后,村里总有人说乱坟岗那里闹鬼,每逢晚上便有一个很像徐冲的人在那里游荡。

通过村民们几乎一致的描述,夏天骐已经能够确认徐冲并不是失踪而是被陈老大灭口,而那只长期徘徊在乱坟岗的鬼物,也应该就是徐冲的鬼魂。

这与他们之前的猜测基本达成了吻合。

并且有件事也让他们很在意,那就是部分村民也出现了浑身脱水的想象,并且这种情况正在迅速加剧着。

考虑到村民们曾临阵倒戈背叛过徐冲,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想也属于徐冲的复仇。

可以预想得到,如果他们再不将那只狡诈的鬼物干掉,想整座葫芦村会被屠个干净。

站在通往乱坟岗的泥路上,夏天骐用力的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沉着头看了一眼荣誉表上的时间,转过头对正在不停往泥坑里填石头的冷月说:

“都已经快5点了,你这破石头还要摆多久?”

“是困鬼阵。”冷月在白了夏天骐一眼后强调道。

“好吧,是困鬼阵,可你这阵还要摆多久?”

夏天骐说完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便一屁股坐在了泥巴上,两条腿实在是打颤的厉害,站不住了。

“就快完了,弄这个困鬼阵很耗费精力。”

冷月的状态比起夏天骐还要差,不但要摆放石头,还要在石头上贴上一张用他血液标记的黄符。用冷月的说法,这黄符是很低阶的困鬼符,不过数量多了利用阵法叠加在一起,便能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倒是可以用困住那厉鬼一时半刻。

“降妖除魔,困鬼,绝阵。

成!”

随着冷月的一声喝音响起,便也表示了这个名为困鬼阵的完成。

冷月的身体尽管已经十分疲惫了,但是当这个阵法完成后,他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几分喜色,主动和夏天骐说起话:

“我们驱鬼师所需要掌握的技能,共分为两大块。

一块名为“术”。也就是术法。

另一块名为“阵”。也就是阵法。

但是相比较这两者,术法易学,阵法则难上难。

一些驱鬼师明明在术法上的阶级已经很高了,但是在阵法上却难以精进,仍停留在最低阶。

尽管阵法的威力要比术法强,但缺点却需要一定的布置时间,以及用到些特殊的物品。

这个困鬼阵虽然只是一个很低阶的阵法,但这却是我第一次成功摆出它。”

说话间,冷月那张千年不化的脸上,也终于是露出罕见的笑容。

夏天骐这次也没有去给冷月浇冷水,说起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冷贱人的笑容,只是这笑容他很难去形容,因为无论形容成冷笑,还是形容成贱笑都不合适。

“你这个阵成了的话,我们接下是不是就可以去对付徐冲那只鬼了?”

夏天骐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徐冲那只狡诈的鬼物给揪出了。

“嗯。那只鬼只要我打开天眼就能找到,主要的麻烦还是在那只厉鬼那儿。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到这儿,冷月突然看向了夏天骐,脸上的表情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诡异,不禁将夏天骐看得头皮发麻。

“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句话刚说出口,夏天骐便恍然意识到了什么,叫道:

“冷贱人,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当厉鬼的诱饵吧?”

“喂,你干嘛不说话了!

你点头是什么意思我不去,我才不要被那只厉鬼干掉!”

夏天骐尽管在嘴上一万个不答应,但是心里面却是清楚,这种事情只能他做。

因为无论是从体力上还是从精神状态上,他都要比冷贱人强,冷贱人刚刚摆完了那个破石头阵,身体虚的就差他过去扶了,所以指望他过去引鬼无疑很不现实。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冷月需要去解决徐冲那只鬼,因为他眼下是根本没有除掉鬼物这个能力的。

上次能够干掉附身鬼那是走了狗屎运,再者说了,徐冲也根本不可能会附身到他的身上。

“你应该知道我一会儿应该去做什么。”冷月为了能够说服夏天骐,这时候特意强调说:

“徐冲尽管不具备杀人的能力,但是它毕竟是只鬼物,靠蛮力是没办法杀死它的。”

“好了,我知道了,我去还不行吗。”

夏天骐挥了挥手,直接打断了冷月:

“直接告诉我一会儿该怎么做吧。”

“”

在简单提醒了夏天骐几句后,冷月便开始着手准备开天眼。夏天骐本以为开天眼是件很酷炫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冷月就只是打了几个手诀,之后将双指抵在太阳穴上,便听他轻喝一声道:

“天眼,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