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三章 他死在梦中!

第三十三章 他死在梦中!


                赵快嘴摸索的从床上下,继而点燃一盏油灯到了外屋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向内看去,隐约可见他的妻子正搂着他不到两岁的儿子沉沉的睡着。

说起他们夫妻之所以会分开睡,也与他方才做的那个噩梦不无关系。

相似的噩梦已经持续好多天了,每一次他都突然在梦中惊醒,继而发现屋子里到处都是鲜血,并且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他的身体被死死的禁锢在床上,就只有头部能够勉强的做出些转动。每每在这个过程中,他都会看到一个犹如壁虎般在地上不停爬行的女人,面目狰狞的向他接近着

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七天梦到相同的内容了,每一次他都是在快被那女人杀死的时候猛然惊醒。

因为有好几次醒,他都惊恐的不得自已,所以考虑到怕吓到妻子和孩子,他便暂时从外屋搬到了里屋,打算自己睡上一段时间调整过。

但是这几天下却依旧不见好转,反倒是梦中的他再变得越越恐惧,越越绝望。

“我这究竟是他娘的怎么了,不就睡了个小娘们吗,至于将自己折磨成这副鸟样吗?”

赵快嘴拿起烟袋,点燃后便习惯性的坐在桌前抽了起,脸上满是揪紧与不安。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一连这么多天都做同一个噩梦,并且梦到的都是同一个人。哦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同一个死人!

是那个曾经被迫与他发生关系,最终诡异的浮尸在葫芦河中的女人,陈老大名义上的儿媳小丽。

他尽管有占那小丽的便宜,但是却并非是他主谋策划的,说起他也只是接受了胡大牛的好意而已,毕竟有那么个妙龄女子送给自己白睡,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又哪里能够抗拒?

当然,他也承认小丽之后的自杀很可能有这一方面因素,但是更多的原因则应该在陈老大那边。如果陈老大不从人贩子手里将他买,不买通村民们看着她,不将她嫁给他那个傻儿子,她会被胡大牛威胁?她会和他们发生关系?她会跳河自杀?

这些显然都不会,所以冤有头债有主,在赵快嘴的心里一直都认为,就算那小丽变成厉鬼报复,也不应该报复自己,而应该去找陈老大,去找胡大牛他们。

“冤有头债有主,求求你别在折磨我了。”

胡大牛嘴上喃喃的说着,在这寂静的雨夜里就只有外面“哗哗”的雨水声在不停的应他,仿佛正在对他提醒着什么。

“哎,真他娘的要命。”

赵快嘴愁苦的叹了口气,他将烟袋熄灭,继而又脱掉鞋子爬上了床。

睡在有些潮湿的床上,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不知道多久,他渐渐有了些睡意,耳中那“哗哗”的雨音则也正变得越越小,直到彻底听不到了。

赵快嘴本以为自己会如这样沉沉的睡去,然而突兀的他原本昏沉的大脑却陡然间清明起。这种截然相反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赵快嘴甚至都忘了自己为什么还要躺在床上。

视线里黑漆漆的一片,好一会儿才渐渐涌进了些许模糊的影子。

“雨已经停了吗?”

赵快嘴瞪着眼睛望了一会儿天棚,过程中屋子里毫无一点儿声响,那种感觉就像是这里仅仅只有他自己存在一样。

孤独的面对着黑暗,内心里充满了恐惧、焦躁、不安等等的负面情绪,很想要快点儿逃离。

赵快嘴被自己眼下的这种心虚折磨的想要大叫,他挣扎的想要从床上坐起,但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像失去知觉般的动不了了,就单单只有他的脑袋能够勉强的偏转一些。

这一瞬,赵快嘴只觉得全身都被冷汗打透了,身体冰冷如冰,犹如正置身于严冬的河里。

“啊”

赵快嘴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睡着还是醒着,他明明记得自己根本没有睡着,大脑也清醒异常,但是眼前的场景却如同前几日所纠缠他的噩梦。

赵快嘴不停在惊叫着,试图将在外屋的妻子喊醒,然后跑出安慰他说,他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

然而任凭他如何叫喊,都不见她妻子从外屋出,倒是屋子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出现了一阵阵诡异的声响。

并且出现了令他干呕的血腥味!

“梦!又是那个噩梦!”

赵快嘴的内心在恐惧的嘶吼,尽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恐怖的噩梦了,但是感觉上这一次却要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让他心惊胆跳。

就仿佛即将发生的这一切并不单纯是噩梦一样。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越越大,赵快嘴这时艰难的转过头,便见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正有一个模样狰狞的女人高仰着头趴在那里!

毫无疑问那个女人此时此刻正满带着恶意的注视着他。

很快,女人便开始朝着他所在的床铺缓缓爬,看上去就真的像一只全身僵硬的壁虎再爬一样。

那种爬行所发出的“嘶嘶”声,更是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是梦,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心里面不断安慰着自己,任命般的看着女人一点儿一点儿的爬过,靠近自己,继而爬到自己的身上。

“咯咯咯”

女人的双手双脚死死的压在赵快嘴的身上,赵快嘴的叫喊声俨然已变得沙哑,它突然低下脑袋,脖子发出一串骨骼抹擦的咯响。

过程中赵快嘴一直恐惧的睁大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女人那只**的手臂,缓缓的伸过,掐住他的脖子。

这一刻,他只觉得强烈的窒息感包裹了他每一个毛孔,过程中他清醒的意识则也在被迅速的抽离。

窒息感越越强,赵快嘴的眼睛则也在不受控制的越睁越大

直至他的意识彻底被这个世界的阴冷所抹去。

“我应该醒的才对?”

“这应该只是个梦才对?”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人怎么会在睡梦中被鬼杀死!”

这是赵快嘴最后留给这世间的疑问。

看着赵快嘴那张因为极端痛苦而变得扭曲的脸,夏天骐不由想到了他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张溺水死亡的图片,就和赵快嘴的死相差不多。

当夏天骐和冷月赶到赵快嘴的家里时,赵快嘴便已经被溺死在了床上,鼻腔,乃至是耳朵里都有大量的血水流出,明显是被活活溺死的。

他们再一次晚了一步。

夏天骐有些郁闷的攥了攥拳头,之后则也不愿气馁的说道:

“我们继续下一家,我他妈还真就不信了,那女鬼会次次抢在我们前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