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二章 弥漫

第三十二章 弥漫


                暴雨倾盆,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雨水占据了。

在夏天骐的劝说下,冷月暂时放弃了跑去胡大牛家烧毁棺材的打算,眼下还是以询问陈老大那几个心腹为主。

尽管这条路看上去并不怎么容易走通。

夏天骐全身上下都已经湿的透透的了,除了衣物粘在身上的沉重外,还有一种弥漫全身的冰冷。在他看这种冰冷才是致命的,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贪婪吞噬着他体内所贮藏的热量。

致使他的身体越越冰,越越僵硬,并且越越没有知觉。

这种状态同他以往的认知其实是相悖的,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觉得在暴雨中狂奔,是一件特别有意境的事情。

失恋的话可以跑一跑,事业受阻的话可以跑一跑,单纯的想要发泄的话可以跑一跑

“以后我再也不觉得在暴雨下狂奔是一件非常有意境的事了,这他妈就是件特别煞笔的事情,我现在就快被冻成狗了”

冷月没有理会夏天骐的叫嚷,脚下的速度不由变得更快了。

与此同时陈老大家。

“陈全良,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带不带儿子去镇里”

看着妻子激动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如果他不答应就要和他拼命的架势,陈老大只觉得连自己眼中那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你觉得他还能救得活吗”

“你还是个人吗”陈老大的妻子气的浑身发抖,泪光中满载着难以置信,是的,她根本无法相信,这般无情的话会是从一个父亲的嘴里说出。

“你的心为什么这么狠你就那么希望儿子死掉吗他不是我们的血肉吗”

“我们当时就不该心软的。”

陈老大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从椅子上站起,继而到陈聪所在的床边,指着床上仍处于昏迷中的陈聪说:

“我们自从有了他,哪怕有过过一天开心的日子吗

他让我们感到压力,让他们愤怒,让我们对于生活绝望和这些相比,血脉又有什么用留着他又和造孽有什么分别”

“你总算是说出了这些年你藏在心里的话了,你一直都觉得孩子是你的耻辱,你一直都耿耿于怀我为什么没有给你生个正常孩子。

你早受够了是吧”

陈老大的妻子表情狰狞的可怕,继而突然大笑了起:

“你带孩子去镇里,我带他去,如果儿子救不活,我就和他一起死

陈全良,你真是和村里人形容的一样,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说完,陈老大的妻子便开始为昏睡的陈聪穿戴衣物,一副真的要冒雨带陈聪去镇里的架势。过程中陈老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阻止他的妻子,就只是低着头不停“吧唧吧唧”的抽着烟。

等他妻子快要给陈聪穿戴完成的时候,陈老大才放下烟袋,声音无力的阻止说:

“给我一晚上的时间,等雨停的。不然被雨淋到,就真的没有救治的希望了。”

听到陈老大的话,他的妻子顿时坐在地上大哭起,陈老大本想走过去安慰几句,但就在这时候,便见原本处于昏迷中的陈聪竟突兀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发出一声干呕的声音:

“曰”

见自己的儿子醒了,陈老大的妻子赶忙从地上爬起,只是还没等她和陈老大开口询问,陈聪便开始不停的干呕起。

不,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他正在不停的向外呕着头发。

湿漉漉的,如女人般的长头发。

“儿子你别吓妈妈啊”

陈老大的妻子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陈聪呕的越越剧烈,吐出的湿头发也越越多,这不由让他们心里生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他们的孩子到底吃了什么以至于会吐出这么多女人的头发。

随着头发越吐越多,陈聪的身体则也开始迅速的萎缩起。

湿漉漉的长发死死的卡在他的喉咙里,令他哪怕就连声痛苦的闷哼都发不出,就这样在他父母亲心碎的视线中,渐渐的变成了一滩浸满头发的血水。

哪怕连点儿骨渣子都没有留下。

他的妻子再度晕了过去,只剩下陈老大浑身颤抖的看着床上的那滩血水,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死死的睁着:

“鬼有鬼”

天棚上,墙壁上,窗户上到处都是血,屋子里到处都是血液的味道。

“嘶嘶”

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串动物在地上爬行的声音,很轻,但却难以形容的刺耳。

赵快嘴猛地睁开眼睛,继而下意识的看向被黑暗所吞噬的角落,在那里正趴着一个全身水渍的女人。

那女人红着眼睛,脸上充满了憎恨的狰狞,看起宛若想要将他生吞活剥。

“呜呜呜呜呜呜”

地上的“女人”一边朝着他所在的床边爬行,一边发出着像抽泣一般的哭声,不停响彻在这死寂的夜里。

“别过”

赵快嘴尽管已经醒,但是他却发现全身上下就只有头部可以移动,至于身子则像是被钉子钉在床板上一样,难以移动分毫。

女人还在接近着,转眼已经到了床边,看上去它就像是一只身体坚硬的壁虎,只有一张狰狞的脸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上仰着。

“呜呜呜呜呜呜”

女人再度发出了那种近似“呜呜”的哭声,传进赵快嘴的耳朵里更是让他一阵的头皮发麻:

“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找我了”

“呜呜呜呜呜呜”

女人的哭声打断了赵快嘴的哀求,之后它便缓缓的爬上了赵快嘴的身上,继而脖子僵硬的低下了头,一张无比狰狞的脸到了与赵快嘴近在咫尺的位置。

赵快嘴本以为它还会如之前那般发出那种近似于哭声的“呜呜”声,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它竟然“桀桀”的笑了起:

“是你们害死我们的”

赵快嘴只觉得他的脖子被死死的掐住了,他无法呼吸,身体各处则也在传出一股强烈的刺痛感,他的意识迅速的溃散,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啊”

下一瞬,赵快嘴挣扎的从床上坐起,全身上下已是被冷汗浸透了。

窗户被风吹开了一道口子,不断有雨水从外面飘进。

“还好,只是个噩梦。”

赵快嘴虚脱般长松了一口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