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一章 迷惑

第三十一章 迷惑


                尽管夏天骐反应过的很及时,但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因为从窗外猛地涌进了大量的雨水,继而形成一条宽厚的水屏障,将原本开着的窗子堵得死死的。

眼看走窗子逃走是没戏了,夏天骐暗骂一声,便只能和冷月考虑走门出去,只是连接着门的那端则已经被鬼物占据了。

换言之,那只被他们所深深忌惮的厉鬼,眼下就在他们的对面。

“它在那儿!”

夏天骐这时候发现了那只厉鬼,它就存在于靠近门边的位置,将他们的去路完全切断。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那只是一滩积水,然而仔细看去便不难发现,在那滩“明亮”的积水中还赫然漂浮着一颗人头!

**的头发尽管遮住了它大半张脸,却唯独露出了两只充满血光的眼睛,而此时此刻,这双满带着恶意的眼睛,则正聚焦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

他们这已经是第四次面对它了,第一次是在村边,第二次是在陈老大家,第三次是在胡大牛家它再三的警告他们不要多管闲事,但是他们却再三的与之碰上,若用夏天骐的话形容说,他们今早出门真是日了狗了。

所谓事不过三,前面三次他们都算是有惊无险的逃掉了,但这次他们还会如之前那般好运吗?

答案显然是未知且相当不乐观的。

说起他们自从接了这起事件就没顺利过,光是在这里的路上便活活被累脱了一层皮,等到这儿后开展调查则也屡屡被鬼物抢先,致使自身不断的陷入危机中。

夏天骐脸色难看瞥了一眼窗边,那里依旧被水流形成的屏障阻隔着,手伸过去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阻力,就仿佛那并不是水而是一块坚硬的石壁一样。

后路被堵死,前路被切断,夏天骐和冷月眼下可谓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貌似也只剩下同鬼物拼命这唯一一种可能活命的方式了。

“我拖住它,你看准机会逃走。”

冷月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的说出了他的打算。

夏天骐觉得冷月没有什么时候要比现在更男人了,只是不能从另一个角度看,因为那样无疑会显得自己很窝囊。

“你有把握逃走吗?”

“试试看吧。”

说话间,冷月便已经取出了他的武器那把只有剑柄的桃木剑。

虽说早在齐河女子学院的时候,夏天骐就已经见过冷月使用这把剑了,但是眼下再次见到,他却依旧觉得画面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退后!”

冷月摊开手臂将夏天骐拦在身后,继而取出一张纸符,咬破舌尖,冲着手中的木剑喷出一口血水,掐诀道:

“附魔!迟缓!”

冷月铿锵有力的说完,便见他手中的纸符诡异的包裹在了“透明”剑刃上,继而放出一片红光。夏天骐在冷月的身后看得惊奇,心中以为应该是冷月新学会的手段,因为之前并没有见他用过。

冷月那边全副武装,做足了要和厉鬼拼死相抗的准备,但是鬼物那里却是完全没有攻上的意思,依旧像块木头似的,保持着方才的“姿势”。

一时令夏天骐和冷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想到反正梁子都已经结下了,冷月也就不再有那么多犹豫,直接挥剑斩向了那鬼物。

一剑凭空斩下,夏天骐发觉那鬼物依旧完好无损的存在着,再看冷月则也丝毫没有停顿,转身便又斩向了那层拦在窗前的水屏障。

无声无息的两剑斩下,夏天骐更是早已准备好了逃走,但是眼前出现的情况却多少让他,乃至是冷月有些尴尬。

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水屏障依旧存在着,鬼物也依旧存在着,就仿佛冷月刚刚斩出的那两剑,就真的只是单纯的斩向空气一样。

“怎么事?”

冷月显然也觉得很不对劲,便听他这时候喃喃的说道:

“它理应重了迟缓才对,但为什么”

听到冷月的喃喃,夏天骐不由瞥了一眼窗边的水屏障,又扫了一眼待在门边一动不动的鬼物,顿时想到什么似的打了个激灵,大叫道:

“我们好像上当了,那鬼物好像并不在这里!”

说着夏天骐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快步到了那滩积水前,继而对着那鬼物的脑袋狠踩了一脚,结果就只是踩进一滩积水里而已。

“这就是个幌子,它根本不在这儿。”

这种情况是他们之前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毕竟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一只厉鬼竟会和他们玩金蝉脱壳的把戏。

“我们被它给耍了!”

夏天骐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郁闷。

而就在他们困惑于那厉鬼这么做的原因时,便见拦在窗边的水屏障上,突然形成了一张恐怖的面孔,继而犹如想在水里发声一样,声音近乎难以辨认:

“这是最后一次放过你们!”

夏天骐将他听到的内容,艰难的复述了一遍。

“这是它给我们下的最后通牒,它还拥有理智。”

夏天骐说完本以为会得到冷月的认同,然而没想到的是冷月竟然否定了他:

“鬼物就是鬼物,它的存在一定是为了杀戮。它之所以将我们困住不杀我们,想是因为它还不够强大。

所以它才会不停的抢在我们前头杀人。”

冷月的专业知识要比他多得多,所以夏天骐这时候心里面尽管不太认同,但也没有去过多强调什么。

不过通过这件事倒是让他看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他们继续保持现有的调查方式,那么想要赶在那女鬼杀人之前将会非常难。

他们或许应该考虑换一种方式了。

“我觉得那只厉鬼的身上应该还有某些限制,它不杀我们绝对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它还没到那种地步。我觉得那副棺材才是关键,或许一把火将那副棺材烧掉,它便很可能会失去容身之处。”

“那你那样做的话,就真的是和那厉鬼撕破脸了,再无一点儿谈和的可能了。”

夏天骐听后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担忧的,因为他始终觉得,那厉鬼就只是单纯的不想他们掺合进而已。

或者说它并不想滥杀无辜。

当然了,这些都是他心里面自以为的,并且,他也没有说服冷月的理由。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冷月对于鬼物的态度有些奇怪,就像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一样,反正给他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