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八章 诡异

第三十八章 诡异


                尽管他们一把火将棺材连同胡大牛的屋子烧个干净,但是这么做究竟有没有效果,无论是夏天骐还是冷月心里面都是没底的。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及时返陈老大家,主要是考虑到那女鬼随时可能再追杀过,再者就是因为一些装备物资也在那里。

有些力竭的冲进陈老大家的院子,夏天骐和冷月也没去管陈聪那边怎么样,便直接到了他们之前所待的屋子里。

两个大号的旅行袋显眼的立在桌子上,两个人各打开一个,便拿出压缩食物和矿泉水,开始自顾自的吃起。

比起夏天骐夸张的吃相,冷月依旧表现的很优雅,或者说他并没有狼吞虎咽的吃很多东西,只是吃了两包牛肉干,喝了点儿补充电解质的水。

“我们不能在较为封闭的环境多待,快点儿吃,吃完我们就走。”

待补充了一些食物后,冷月看上去状态明显有所好转。

“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饿得不行,越吃越饿,越饿越想吃。”

夏天骐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应该和你的恶灵体质,以及中了那厉鬼的诅咒有关。”

夏天骐自然清楚不能过多停留,所以在听完冷月的话后,便不再多吃直接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将桌上的旅行包往背上一挂道:

“我们走吧。”

跟着冷月出了陈老大家,夏天骐顿时有种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感觉,他看了一眼冷月,发现冷月同样是一脸的迷茫。

“我们该不会要在这里站到明天早晨吧,我现在都快被冻僵了。”

说着,夏天骐还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实在是觉得冷得要命。

“没办法,如果那厉鬼还存在着,我们待在封闭的环境里无异于是自寻死路。实话说,我已经没有多少办法能够拖住它了。”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冷月的优点和缺点在夏天骐的眼里都已经很清楚了,刨除冷月有时候善良泛滥不算,他在执行事件时的优点是会术法,能够一定程度的起到保护,以及抵抗鬼物的作用。

至于他的缺点则是做事很少经过大脑,并且根本不知道着急。

所以有关接下他们该怎么办这点,他一提出就觉得是自己错了,这种事情就应该他自己想办法才对。

“我们就傻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过去那边,再将这起事件好好分析一遍。”

冷月貌似也已经习惯了夏天骐作为智囊的身份,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同夏天骐并排向前走去。

“陈老大他们几个人应该都已经被鬼物杀死了,按理说厉鬼的怨气理应消除了才对。但是因为我们的插手,所以我们也很可能会成为它新一轮的仇恨对象。

这一点从我们的荣誉表没有任何反应就能看出。”

每次事件结束后,荣誉表都会进行评分,所以通过这一点便可以得知事件是否被解决。

“我们既然没有收到事件被解决的提醒,这便说明我们烧毁那口棺材对于那只女鬼并没有任何影响,我们还需要继续待在这个鬼地方。

那么问题了,我们要依靠什么才能活着待在这里。

我们对于这次事件的执行,貌似又到了原点,依旧变成了最初那种,正面打不过,化解怨气没办法。只是相比之前,我们了解了这起事件的龙去脉。”

对于夏天骐的这一番分析,冷月表现的很是赞同,一直在附和的点头。夏天骐这次也没有胡扯淡,依旧在一本正经的分析着: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立足于我们所调查得到的成果,继而从中找到解决这次事件的方式方法。

我之前两天拼死拼活的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获悉到这起事件的龙去脉,知道小丽和陈老大他们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仇隙吗!

而现在,这一切的真相我们都已经了解了。”

听夏天骐说到这儿,冷月终于是开了句口说:

“我们虽然是获悉到了全部真相,但是看起这对于我们解决事件没有任何帮助。”

“不会没有帮助的,我想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夏天骐并不认同冷月的观点,想了想后说道:

“我们的处境其实很不妙,因为不找到化解厉鬼怨气的办法,我们就没办法活命。我们杀不死它,但它却能杀死我,现实残酷。”

“我能感觉到它的杀念已经很强了,如果再放任它继续下去,想整个葫芦村的人都会被杀掉。”

说完,或许是怕夏天骐不相信,冷月还有些尴尬的补充道:

“这是真的。”

“原你以前都是骗我的?”夏天骐的表情古怪起。

“没有,我从不骗人。”冷月很严肃的说道。

“就是喜欢感觉是吧。”夏天骐无语的撇了撇嘴,不再继续纠结这件事,说道:

“如果你说的可信,那么我们的情况就更危急了,必须要抓紧时间找到办法。”

说着,夏天骐恍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忙一拍脑袋对冷月问说:

“有一件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什么事?”

“就是徐冲的死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冷月疑惑的看着夏天骐。

“葫芦村一共有多少户人家?有多少人?有多大地方?”

夏天骐一连问了冷月三个问题,这也将冷月问的有些发懵:

“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葫芦村就这么巴掌大点儿的地方,这么点儿人,一个大活人无故没了可能会没人发现吗?”

“不会。”冷月摇了摇头:“但村子里的人可能以为他去外面了。”

“去外面?”这一次摇头的换成了夏天骐:

“我们几乎挨家挨户的走访过一遍,过程中就有问过这个事,但是你有听谁家提及有人去外面了吗?”

冷月这不说话了,因为早在他们挨家走访的时候,就有问及到这一点,但是村里的人都非常传统,根本没有半点儿想要离开葫芦村的念头,也没听说谁家最近失踪或是死人。

但是这样一事情就很诡异了,因为陈老大他们明明杀了个人,但是这件事却完全没有被人发觉。

对冷月说出了他的困惑后,夏天骐之后又问道:

“你觉得这件事要怎么掩饰才不会被发现?”

闻言,冷月便陷入了思索中,没多久便见他目露惊愕,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难道被杀的人还“活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