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六章 杀人

第二十六章 杀人


                只见原本之前被他用白绸带缠裹死死的棺材,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棺盖摇摇晃晃的倾斜着,上面的白绸带乱糟糟的缠成了一团。

然而更加古怪,或者说诡异的是,此时此刻正不断有水沿着棺壁流下,在地面上形成一大滩积水。

胡大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继而转过头充满怀疑的看着门口的老王:

“棺材是你开的?”

“什么我开的?啥棺材啊?你这怎么了,突然变得疑神疑鬼的!”

老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由被胡大牛问得一头雾水。

听到老王否认,胡大牛心里面顿时“咯噔”一下,一颗本就惶恐不安的心也瞬间被提了起。

其实他仔细想想也知道这事不可能是老王干的,因为当时院门是从里面插着的,外面的人想要进就只能叫门让他开。

再者说,老王也完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先不说他有多害怕死人,就说他将棺材盖打开除了有可能吓到自己之外,就在没什么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根本不是老王这类人能做出的。

老王不会无聊去做这种事情,其他村民对于他这“棺材铺”更是敬而远之,想也不会有人翻墙进。

可这样一问题便出现了,如果谁都没有动这口棺材的话,那么棺材是怎么打开的?上面的白绸带又是怎么成乱糟糟一团的?

难道还是它自己打开的不成?

“大牛大牛?”

见胡大牛面色难看不知道在想什么,老王试探性的叫了他几声:

“到底怎么了,你这么一弄我心里面更慌了。”

直到老王加重了些语气,胡大牛那边才反应过,不过依旧在问他:

“你进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他人从我家门口路过?”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就说有没有!”

“没有。”

“真是够奇怪的了。”

听到老王肯定的答,胡大牛嘴上呢喃的低语一句,这才指着不远处的棺材对老王解释了一番。

当听闻棺盖很可能是自己打开的,老王的脸色也陡然变得难看许多,忙打断胡大牛说:

“你这猜那猜的有什么用,过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对啊,你看我这脑子,还他娘的钻上牛角尖了!”

胡大牛一拍脑门,这时候也不再胡想什么,便快走几步到了棺材前,至于老王则依旧待在门边没有动,看上去很是惶恐。

到棺前,双脚踩着仍不停从棺材里渗出的积水,胡大牛突然有种深陷泥沼的感觉,不知为何身体竟有些发沉。

不过他也没管那么多,毕竟首要之急是查清楚棺材到底怎么事,为什么会有水从里面淌出。

低头看向棺材里,但因为棺盖开启的并不是很大,再加上光线比较暗,所以胡大牛并没有看清楚。不得已,他只好动手再将棺盖推开一些,让内部露出的更多。

不过还没等他再看清楚,便听身后老王问道:

“怎么样尸体还在吗?”

“瞧你这话问的,尸体不在棺材里,它能去哪?你可别他娘的吓我!”

嘴上有些心虚的说着,胡大牛的目光便顺着棺壁进入了棺材里,继而他看到了水。

满满的积水,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二的体积,水面明晃晃的在不断轻摇着。

“怎么会有这么多水!”

见棺材里几乎被水给淹了,胡大牛忍不住惊呼一声,至于门边的老王则只关心尸体的去向,忙又催问道:

“尸体还在吗?”

“尸体?”

经老王这么一提醒,胡大牛才定睛看向水里,结果他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

倒不是因为棺内的女尸在睁着眼睛看他,而是因为确如老王担心的那样那具女尸不见了!

“不见了”

“你说什么?”

“不见了”胡大牛的声音小的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到。

这也急的老王不停的问着:

“怎么了,你大点声行不”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话,视线中便突然闯进了一个无比可怕的身影。便见胡大牛踩着的那滩积水里,突兀的升起了一颗人头,继而在胡大牛的身后缓缓的钻出。

老王完全被这恐怖的一幕吓懵了,只得呆呆的站在门边恐惧的说不出话。

“真像你说的那样,尸体不见了!”

胡大牛这时候也从方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急忙转过身去对门边的老王说道,但看到的却是老王那一脸的惊惧与难以置信。

“你怎么了?”

这一一头雾水的人换成了胡大牛。

“你你”

“我怎么了?你那种表情看着我干什么?”

“鬼!你下方有鬼!!!”

老王这时候终于是将卡在嗓子眼里的话喊了出,之后便再不管胡大牛的死活,惊叫着逃了出去。

至于胡大牛这里则也已经明悟过,毕竟老王的提醒乃至是他惊恐逃走的举动,都在显而易见的说明着问题。

在他的身下方位置,有什么东西在。

胡大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继而身体僵硬的,缓缓的,缓缓的向着下方看去。

与此同时,那一双血红色的眸子,则也在这时对准了他!

下一瞬,原本寂静的院子里便响起了一串杀猪般的凄厉惨叫。

因为和胡大牛是邻居,所以老王待逃出后,便出于本能的逃了家。

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家都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老王和胡大牛不同,他并非是单身,而是妻儿老小都有。当他满头冷汗,惶恐至极的跑家时,他一家人正在吃晚饭,见他如此狼狈的,他妻子不由皱着眉头问道:

“让狗给撵了?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老王仍没有从之前的惊惧中缓过,所以这时候并没有答。

“行了,先吃饭吧。”

老王的父亲摆了摆手,示意老王先坐下吃饭,别傻站在那儿。

听到父亲叫自己,老王傻傻的点了点头,继而走过一屁股坐在了饭桌前,由于之前他跑得太平,以至于这时候胸腔里就像是快爆炸一样难受,也不管家人们异样的目光,便又猛地站起,快步跑去了水缸旁。

掀开水缸的盖子,老王本想拿起水舀子舀上一口水喝,可他刚拿起舀子,便见水面上突然生出了一阵波纹,继而形成了一张女人的面孔!

女人闭着眼睛,五官清晰可见,如果单看表情的话,它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下一瞬,它的面部便骤然间发生了扭曲,继而张开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目光无比的恶毒!

“啊!”

水缸里突然浮现出的女人面孔,直接将本就是惊弓之鸟的老王吓得瘫软倒地。不过还没等他妻子过扶他,他便忙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继而声音颤抖的说道:

“陈老大他他今晚有事找我商量,把门锁好,就不用等我了”

与此同时,胡大牛家里,夏天骐和冷月也已经发现了这里的糟糕状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