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四章 胡大牛

第二十四章 胡大牛


                胡大牛一脸郁闷的看着这口几乎横在他家门前的棺材,半晌,听他恨恨的在嘴上骂道:

“草他娘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至于让我背嘛”

想到陈老大今天将所有火气都发在自己身上的样子,他就气的牙直痒痒。不过话说,这也怪不得别人,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愿意多管闲事,愿意多那没用的嘴。

明知道陈老大正在气头上,还非要说什么规矩不能坏,直接找个地方将棺材给烧了埋了,也就不会有这么晦气的事了。

“好吧,既然都已经送我这儿了,我就帮你守这最后一天。再怎么也是”

胡大牛说到这儿突然闭起了嘴巴,继而就像是生怕被人听到一样,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人他才松了口气,继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嘀咕说:

“我这怎么变得和赵快嘴似的呢,什么话都想说出。”

胡大牛揉了揉自己那张有些胀疼的老脸,看向棺材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

今天是小丽的头七,同时也是葫芦村陈尸守灵的最后一天,今天一过便可以下葬了。葫芦村一般采用的都是土葬,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使用土葬。

就比如像对待小丽这种非正常死亡的人。

因为这类死掉的人在他们看是充满怨气的,如果不将尸体焚烧干净,就会存在诈尸害人的可能。至于这个陈尸守灵,说白了也是为了化解死者的怨气。

胡大牛对于这些其实也不了解,毕竟他真实的职业就是个木匠,不只做棺材也做其他家具。至于他那阴阳先生的身份,则完全是自己胡安上去的。

反正村里也没人懂这方面,他也不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糊,也算是懂些皮毛。

费力的折腾了好一会儿,胡大牛才将棺材从门外搬进了他家院子。

他因为妻子死得早,所以就连个孩子都没有,一个人住所以也不怕什么,待将棺材安置好后,他便从屋子里找一些用悼念的白绸,像模像样的将棺材布置一番。

但说是布置,实际上则是一种忌惮的保护,是想将棺内的亡灵封死在棺材里,免得诈尸跳出害人。

“大功告成。”

胡大牛松了口气的拍了拍手,眼见时候不早了他胃里也传出了一阵饥饿感,便关好院门到了自己的屋子。

只留一口包裹着白绸的棺材,正不断从棺盖合缝处向外渗着水。

“嘶”

从陈老大的屋子里出,夏天骐和冷月刚打算从这儿离开,去找那几个可能知道些什么的村民,但却被着急忙慌从屋子里跟出的陈老大叫住了:

“两位同志等一下。”

听闻陈老大称呼他和冷月为“同志”,夏天骐的眉毛不由得挑了挑,继而面色古怪的对身旁的冷月说道:

“月月,听到他说什么了吗”

“什么”

“他说我们两个是同志,可是我们并没有关系啊。”

听到这儿,冷月满半截的发现,夏天骐又在无耻的调侃自己,他不满的冷哼一声,将身子转向了已经到他们近前的陈老大。

“陈老哥还有什么事吗”

冷月还是如之前那般,说起话温文尔雅。

“还不是因为家里的事吗,哎,真是然你们看笑话了。我那儿媳还有我家那傻小子哎”

说到这儿,陈老大忍不住又愁容满面的叹了口气。

他们才刚刚从陈聪的屋子里出,所以对于陈聪现在的情况也算是有个了解。陈聪尽管脱水脱得只剩下了一口气,但这口气却并没有咽下去,不知道是不是那女鬼还想在折磨他一阵。

至于眼下陈老大搞得这出,想是他已经获悉到了他们今天在村子里所做的那一番调查,所以才追出和他们说明了一些事。

“陈大哥这是说哪儿的话,我们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这种丧亲之痛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我们这时候过打搅,才是那个应该说不好意思的人。”

别看冷月平时冷冰冰的摆着一张臭脸,不怎么爱说话,但在这种事情上表现得还挺会说,这也让夏天骐觉得,冷月并不是不善于言谈,而是根本不想搭理自己。

听冷月这么说,陈老大脸上的愁容不禁消减了几分,充满感激的连连说道:

“你们理解就好,理解就好。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一句话,我陈老大绝对说到做到。”

“有陈老哥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二人之后又和陈老大废了好一会儿话,才将陈老大打发去。

陈老大走后,他们先是去自己的屋子象征性的坐了一会儿,没多久便借着夜色的掩护离开了。

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陈老大一直面容阴沉的站在对面的屋子的窗前,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离开。

胡大牛刚将饭菜做好,甚至都还没有盛出,便听到邻居老王的叫喊声:

“大牛大牛”

因为和老王都属于是陈老大的心腹,加之他们邻居住着往频繁,所以关系很是不错。

“了了”

将炒菜的锅从炉子上搬下,胡大牛便急匆匆的跑出,给老王开了门。

“什么事啊,听得跟叫魂似的,我这正做着饭呢,吃没”

“没吃,说实话也吃不下去。”老王说完不由叹了口气:

“这都好几天了,一直心慌意乱的,总感觉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行了啊,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有啥可怕的事情能发生在咱们村。就连鸟都懒得在咱们村里拉屎”

胡大牛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面也发虚,因为这种感觉也已经压抑了他好些天了。

“说一句你可能笑话我的话,自从看到那娘们的浮尸,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里它变成了一只厉鬼,然后掐着我的脖子说报仇了

你说人做了坏事,是不是真的会遭报应,会被鬼报复”

老王说的很认真,胡大牛见他并不像在开玩笑,便嘴角抽搐了一下,安慰说:

“行了,别自己吓唬自己了,事情做都做了,爽都爽了,你现在再去后悔可就没意思了。再者说了,要是真有报应,人死后真能变鬼报应,那陈老大早不知道都死了多少了。

我看你就是最近没啥活,闲的。”

胡大牛本以为听了他的话,老王多少会释怀一点儿,但不曾想老王却突兀的了一句说:

“陈老大怎么就没遭报应,你没看他那傻儿子差点儿变成干尸吗如果不是报应,人好端端的能吗”

听老王提起陈聪,胡大牛顿觉身子僵硬了几分,因为确实如老王说的那样,陈聪那病实在是太诡异了,而偏偏诡异还诡异在从身体里不停往外渗水,这不禁让他联想到了那具直挺挺浮在葫芦河上的女尸小丽

想到这儿,胡大牛的额头上顿时见了冷汗,接着便见站在门口的老王指着他身后疑惑的问道:

“村里还有那户人家死人了吗”

胡大牛知道老王指的就是小丽的那副棺材,他下意识的头看了一眼,继而解释说:

“哪还有人死,这不就是那娘们”

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胡大牛便无比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棺材盖怎么开了”

“这一地的积水又是怎么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