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二章 转移

第二十二章 转移


                女鬼的这声咆哮极为刺耳,夏天骐只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破开了,且还伴随着一种强烈的眩晕感,令他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乐文,

好在是冷月及时上前扶住了他,也算是履行了充当“保镖”的义务。

“没事吧?”冷月的声音听上去多少有些冷淡。

“我能说我有吗?”

夏天骐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所幸耳膜并没有被震破。不过等他缓了口气,再度看向床榻的时候,那女鬼则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像死狗一样仍处于昏迷中的陈聪,还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再有了女鬼的警告后,夏天骐和冷月任谁都没敢在去动陈聪,不过话说,看他现在那副已经脱水脱成皮包骨头的样子,怕是也没多少时间可活了。

“我去门外了。”

夏天骐在和冷月说了一声后,便为自己点了根香烟走出了屋子。

到院子里,仰头望着依旧阴密布的天际,夏天骐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继而又长长的吐出。

尽管不想承认,但是他此时此刻确确实实是在恐惧。

因为就连陈聪那么个大胖子,都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脱水成了皮包骨头,如果换成自己这种身体里没多少脂肪的,那还不得秒变僵尸啊。

一想到自己未也可能会以某种诡异的方式被杀,夏天骐便觉得浑身冷的和冰一样,那些原本潜在的、被他强行压下的负面情绪,便开始不安分躁动起。

“真是一条不归路啊。”

夏天骐这时候又狠吸了一口烟,蹲在地上沉默起。

没有让他们等太长时间,陈老大便带着五六个村民赶了,其中只有一个个头不高,穿着白大褂的人是大夫,至于剩下的几个人则属于陈老大的心腹,就是过出个力气帮忙的。

夏天骐和冷月都知道陈聪必死无疑,想就是神仙施救也没用,所以他们也没再做无意义的停留,待暗暗记住几个人的模样,以及陈老大对他们的称呼后,他们便暂时离开了陈老大的住所。

“是不是发现听我的没错了?我就说如果咱们参与进去,那女鬼百分百不会放过我们。你看看,我们这还没做什么呢,就已经收到它的死亡警告了。”

想到那女鬼方才的警告,夏天骐便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这时候更是忍不住头看了一眼。

不过通过女鬼这一次的警告,他们也更加确定了绝不能冒然插手这件事,否则绝对会引发女鬼的报复。他可不想成为下一个陈聪,被活生生的变成一具干尸。

“这件事并不怎么好办。”

夏天骐本以为冷月会说你果然很厉害,你当真很牛比,他想就是最差最差,也起码给个你确实有天赋一类的评价,没想到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屁,完全忽视了他之前的英明决定。

“你是指什么不好办?我说月月,我们到底再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是说对付那只厉鬼。”冷月恶狠狠的瞪了夏天骐一眼,显然是对“月月”这个称谓很是不满,这时候又继续听他说道:

“厉鬼的可怕不仅因为它的强大,更因为它具备变得更强的可能。说白了,它杀的人越多便越可怕,越不存在神智。

所以,如果继续放任它不管,让其成长下去,它很可能会将整个葫芦村的人杀干净。真到了那时候,你觉得它会放过我们吗?”

听冷月说完,夏天骐猛地停下了步子,面色难看的看向冷月:

“那你有什么想法?”

冷月听后没有说话,就只是摇了摇脑袋,显然他并没有什么想法要说。

“我就知道指不上你!”

这一换成夏天骐恶狠狠的敬了冷月一眼,之后他想了想说:

“大方向不用改变,我们只要赶在那女鬼杀人傻红眼之前将真相调查出就好。明的咱不行,那就和它玩暗的,我就不信整个葫芦村除了陈老大一家,就再没其他人了解真相的。”

夏天骐他们原本是有条捷径的,那就是直接和陈老大挑明身份,然后以保护他一家为由,诱使他们还原女人化为厉鬼的真相。

但现在经女鬼这么一警告,他们肯定是不敢直接挑明了,所以就只能从其他村民那儿入手,然后抢在女鬼开启大杀特杀模式前,获悉到真相。

“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冷月自从答应在这次事件中充当夏天骐的“保镖”后,便再不似之前表现的那般任性,原本爱心泛滥的表现也收敛了很多,不知道是夏天骐的嘲讽起了作用,还是说他自己想明白了。

另一方面,陈老大家里。

“村村长,我这并不敢确定,要不还是送去县城看吧,我这点儿本事万一再给瞧坏了。”

村大夫在看过陈聪的情况后,满头冷汗的对陈老大说道。本以为陈老大听后会暴怒,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让他出乎意料的是,陈老大并没有追究:

“我知道了,娟怎么样?”

“村夫人没什么问题,就是受惊了,我一会儿给开一副安神药吃上,再休息两天就行了。倒是”

村大夫还想要说什么,但却被陈老大打断了: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会安排去镇里的事,你先去吧。”

说到这儿,陈老大还特别强调说:

“去别乱说。”

“”

村大夫急急忙忙的走了,不算他昏迷的妻子和儿子的话,屋子里还剩下他和另外四个人。而在这四个人中,自然就包括当初通知他捞尸的找快嘴。

四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一副想说什么但又怕遭了忌讳不敢说的样子。

好一会儿,才听陈老大说道:

“让你们过就一个目的,管好自己的嘴巴别乱说话。”

说到这儿,陈老大将目光放到了其中一个穿着破烂衣衫,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叫花子的人身上,说道:

“胡大牛,一会儿给我研究个地方,把院里那棺材埋了。”

胡大牛在村里开了家棺材铺,平时除了卖棺材外,还兼着做阴阳先生管管白事。

眼下听陈老大让他找地方将棺材埋了,他立马摇头说:

“这可不行,这还没出7天,不能坏了规矩。”

“那就放到你家里去!”

陈老大的语气不容置疑,根本不给胡大牛说不的机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