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九章 谁?

第十九章 谁?


                “啊!”

突兀从里屋响起的一声惊叫,令刚刚才睡去的陈老大又一个激灵的睁开了眼睛,与之一起的还有他的妻子。+

二人这时候虽然都醒了过,但却都以为是自己刚刚做了噩梦,惨叫声是从他们的梦中传出的。

事实上因为屋子里太黑的关系,他们根本不知道彼此都已经醒了。

可正当二人重新闭上眼睛,打算继续入睡的时候,从里屋陈聪的房间里,却又传了一串听得他们毛骨悚然的叫喊声:

“小丽你怎么又活了?我妈骗我,她和我说你已经死了,原你还活着!”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再不说话我可要打你了,别以为我爸护着你,我就不敢打你,你个小贱货”

陈聪的声音很大,或者说他平时说话就这样,不管身处哪里,也不管对面有几个人,他都会扯着嗓门非常大声的喊出。

所以尽管陈老大夫妇睡在外屋,但却依旧听得十分真切。

那是他们儿子的声音。

但问题是,在这午夜里,他儿子又在和谁说话?

“儿子怎么了,是不是在说梦话?”

陈老大的妻子小声的询问了陈老大一句,接着便下意识的想要起身下床:

“我去看看,这孩子就不能让人省点儿心。”

尽管陈聪是个半傻子,上那股傻劲甚至会打骂自己的妈妈,但是陈老大的妻子却一点儿也不憎恨,因为陈聪就是再傻,再不懂事,那也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骨肉。

更何况陈聪也很可怜,因为他自己也不想这样,也不想被人嘲笑,被人当成傻子,只是他并没有改变命运的权利,他的命运早在出生时便已经被决定了。

所以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厌恶他,抛弃他,她也不会离开。她会一直挡在他的身前,像棵大树一样为儿子遮风挡雨,直到她不甘离去的那一天。

见妻子冒然的打算过去,陈老大忙伸手拦住了她,将她拉到了身旁坐下,提醒说:

“我听着不大对劲。”

听到陈老大的提醒,他的妻子犹豫了一下,便又屏息的听了起。

这时候便又听一串对话从里屋传了过。

“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水啊,你快点儿下去,实在是太冷了”

“你的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你竟敢掐我的脖子”

“啊”

陈老大和他的妻子越听越不对劲,因为陈聪声音竟越越小,并且他们也有隐隐听到剧烈挣扎的响音。

“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儿子好像出事了!”

陈老大的妻子这时候猛地反应过,继而用力的推了一把仍旧一动不动的陈老大,之后快步的朝着陈聪所在的里屋跑去。

至于陈老大则也在愣了几秒后,忙拿起枕边的手电筒赶了过去。

当他和妻子跑到儿子陈聪所在的里屋时,陈聪正傻傻的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上方的棚顶。

“刚才是怎么事,听你大喊大叫的,是有人进了吗?”

陈老大先是用手电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待确定这里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后,他才将手电的电光对准了正躺在床上发呆的陈聪。

此时的陈聪看上去非常古怪,或者,也可疑用诡异形容。因为他的身上满是水渍,头发上,脸上,衣服上看上去就像是他刚刚才从外面淋雨一样,浸湿了整张床榻。

“儿子你身上怎么这么多水啊,是不是做噩梦了。”

陈老大的妻子一把将陈聪搂在怀里,边轻抚着他的后背,边安慰说:

“儿子不怕,儿子不怕,妈妈在这儿呢。”

“做个噩梦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陈老大有种又被陈聪给耍了的感觉,事实上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陈聪就曾因为睡不着觉而故意又作又闹过。

许是觉得还不解气,陈老大便又说道:

“问你话呢,你这身水是怎么事,是不是又跑去外面淋雨了,要不怎么说你是个傻子!”

“行了!”没等陈老大说完话,他的妻子便厉声打断了他:

“你没看儿子被吓到了吗,你还说他!”

“你看看他那副傻了吧唧的德行,弄得一屋子水,看他一会儿还怎么睡觉!”

陈老大越说越生气,真是不知道上辈子是造的什么孽,竟生出这么个傻子。

“你留在这儿陪他吧,我看他十有八九是故意的。”

陈老大说完便打算去睡觉,实在是懒得再看那个傻子,不过他刚转过身去,便听陈聪突然喊道:

“你们都骗我!”

这突如其的喊声也将陈老大吓得心一哆嗦,走过便狠狠给陈聪一个大耳光:

“你他娘的是不是想要吓死我,我陈老大风光一世,怎么就有了你这么个缺心眼的傻子!”

说话间,陈老大还要再去打陈聪,但却被他妻子拦下了,这时候也哭了出:

“你能不能别打孩子!孩子脑袋不灵光怪他吗,他有选择吗,他是傻不假,但是再傻也是你的孩子!”

妻子的这番话,说的陈老大哑口无言,他承认自己远没有妻子那般伟大,他也承认自己确实厌恶陈聪,他觉得陈聪就是他这一生的污点,也是所有村民唯一能用嘲笑他的话柄。

“你们都骗我都骗我”

陈聪不停的在哭喊着。

“我们怎么骗你了,又是什么事情骗你了!”

陈老大强压怒火的问道。

“小丽根本没死,她刚才还找我了,全身上下都是水”

“竟在那儿胡说八道!”

陈老大厉声打断了陈聪,毕竟小丽才刚死不久,尸体就陈放在院子里,在这深更半夜的讨论这种事情,着实是让人心里面瘆的慌。

“孩子,小丽已经不再了,我们没骗你。”

“骗了!小丽根本就没死,她刚才还用力的掐我的脖子,她的样子变得好恐怖,她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她说让我等着,说我一定会死的很惨,说你们所有人都会死的很惨”

“还在那儿胡言乱语!”

陈老大越听心里面越瘆的慌,指着陈聪对他妻子吼道:

“听到了吧,他这都说得是什么话!我真是哎!”

“她就是没死!她就是没死!她就是没死!!!”

陈聪的情绪开始变得越越不受控制,叫喊声也变得更大了。

“你先去睡吧。”陈老大的妻子这时候叹了口气,打发着陈老大先去。陈老大也清楚自己继续待在这儿也没多大意思,反而会更加生气,所以在叮嘱妻子几句后便去了。

重新到外屋坐在床上,陈老大心绪一时间难以平静,耳中满是陈聪疯癫的叫喊声。

“哎!”

像这样在床上坐了一会儿,陈老大发现自己的心绪依旧难以平复。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找了件衣服披在身上,之后便拿着手电离开了屋子,到了外面院子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