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八章 它出来了!

第十八章 它出来了!


                因为屋子里黑漆漆的,所以夏天骐也看不大清楚冷月,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对他做着噤声的手势:

“嘘”

“你要是再嘘一会儿,我就尿裤兜子了!”

尽管有看到冷月的手势,但夏天骐还是用仅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见夏天骐会意,冷月便不再理会他,转过身去朝着一侧的窗边走去,至于夏天骐则也一肚子疑惑的跟了上去。

豆大的雨滴依旧在不知疲倦的落着,将窗子敲打的“噼啪”作响。

夏天骐跟着冷月到了窗边,继而露出小半个脑袋,顺着窗外看去,这一看不禁令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从脚底凉遍了全身。

只见他们进时看到的那口被摆放在院中央的棺材,此时此刻正在这寂静的雨夜里剧烈的颤动着!

雨水落在棺材上化为一条条细小的水流,彼此相互交融环绕,看上去就像有无数只恶心的幼虫正趴在上面蠕动一样。

毫无疑问,棺材里正有什么东西即将脱困而出。

夏天骐不寒而栗的打了个哆嗦,双手下意识的抱起肩膀,转头看向正盯着那棺材一言不发的冷月,小声的问道:

“你该不会是打算冲出去收了它吧?”

面对夏天骐的询问,冷月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见状,夏天骐赶忙阻拦说:

“不管你有没有这个念头,你都给打消,我们还是按照之前我定下的方案,先给它“文”的,实在不行的话再上“武”的。你只负责当我的保镖就行。”

尽管心里面有些胆寒,不过他现在还是比较清醒的,事件既然分为三种评分,那就说明即使不走杀鬼的武斗路线也能解决。

“我知道。”冷月听后同意的点了点头,算是履行了之前同夏天骐达成的条件。

见冷月答应了他不会蛮干,夏天骐便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口棺材上,然而眼下再看过去,他却发现原本颤动不停的棺材竟然突兀的安静了下。

比起此前的颤动,夏天骐其实觉得棺材安静下才要显得更加诡异。不过这种安静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见那棺盖缓缓的悬在了空中。

与此同时,一只干瘦的人手突然从中伸了出,继而一把抓住了棺盖的边缘,将原本悬空的棺盖推到了一边。

至此,棺材终于被完全的打开了!

接着,便见一个全身浸满水渍的“女人”,从中直挺挺的站了起。

正是夏天骐之前一路将其背的女鬼!

尽管早就预想到了这一幕,但是当真正看到它从棺材里出,却依旧吓得夏天骐脸色惨白,不由再度为他之前背鬼的经历感到后怕。

就在夏天骐想要借助一次深呼吸平复一下他此时的心绪时,便见原本正直挺挺盯着对面屋子的女鬼,竟突兀的将脑袋转向了他们这边!

这一刻,夏天骐只觉得他的心脏已经上浮到了嗓子眼上。

所幸,女鬼并没有留意他们这边太久,很快便收了目光,身子僵硬的走向了对面陈老大一家所在的屋子。

许久,夏天骐才敢放肆的粗喘几声。

“真是太吓人了!”

夏天骐很难想象陈老大一家到底是做了多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才能弄出这么一只可怕的厉鬼。

不过这就叫做恶人有恶报,做了坏事就算是侥幸躲过了惩罚,在后面也还有厉鬼等着。

心中这般想着,夏天骐不由瞥了一眼仍蹲在窗前的冷月,心道如果他一直贱人贱人的骂下去,不知道冷月死后会不会也化身成厉鬼报复他。

待喝了一瓶冰红茶,又嘴馋的吃了包辣条压了压惊后,夏天骐才感觉自己从地狱有到了人间。一边咀嚼着嘴里的辣条,一边对同样在行李包里找食物的冷月说道:

“看这陈老大一家果然和这起事件有着直接关联,不过想也不会那么容易,说不准这里面还有其他不可见人的隐秘。

要我看实在不行,就直接和陈老大条明身份,告诉他,他一家被厉鬼给盯上了不,这个也不行,如果我们这么和他明说了,那他们岂不是会拿我们当保护伞?这样的话,那厉鬼也同样会将我们视为报复的对象的。”

夏天骐稍作分析后觉得,就算明天陈老大家还有人幸存,他们也不能直截了当的说明意,还是得想办法在不惊动那厉鬼的前提下将真相调查出。

“我最最迷人的美少女月月,请问您有什么想法吗要说吗?敢不敢别我问一句,你才放一声出!”

见冷月半天也不出个声,夏天骐不由有些急了。

“你如果再说这些没营养的话,我们之前达成的条件就一笔勾销。”

毫无疑问,冷月再次表达了他对于“月月”这个称呼的不满。

不过夏天骐却根本不鸟他,依旧说道:

“那你倒是应我一句啊,别让我自己玩脱口秀成不?”

“我没有其他看法,接下按照你之前说的做就行。我负责配合。”

“贱人!”夏天骐在心里面咒骂了冷月一句,也懒得和他废话什么,打了哈欠便又倒在了床上。

见夏天骐去睡了,冷月则也用手支着下巴,靠在桌边休息起,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睡得太沉。

与此同时,陈老大一家所在的屋子里,陈聪所在的房间。

床榻上,陈聪正鼾声如雷的睡着,不过极为突兀的却有一滴水珠从上方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滴水珠并没有叫醒陈聪,只是令他下意识的抹了把脸,满是横肉的身体微微扭动了一下。

但很快的,便又有一滴,两滴一大串水珠毫无征兆的从上方落下,继而再度落在了他的脸上。

冰冷的寒意终于将陈聪唤醒,他嘴上傻气的咒骂一句,下意识的摸了摸已经被水浸湿的脸,猛地打了个激灵。

他清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在他的身上正坐着一个模糊的人影,这个人的身上有很多水,并且让他感觉很冷。

“谁啊?”

陈聪下意识的唤了一声,接着他便见到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从一绺头发里露了出!

带着满满的怨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