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章 开棺

第二十章 开棺


                尽管不相信陈聪刚刚说的那些胡话,但是陈老大还是决定到棺材那儿看一眼,也免得他再多想什么。

这两天他其实一直没有休息好,无论干什么都特别的没精神,可以说只要让自己停下,四周再静下,整个脑子里便都是当日小丽浮尸葫芦河的惨景。

那天的情况当真是诡异万分。

如果小丽是意外溺死,亦或是与他家没有这么多纠葛倒还好,但真实情况显然不是这样。

小丽的自杀几乎就是他们造成的,是他们逼死了她。

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正是因为做了亏心事,所以当陈聪一遍遍的喊着小丽没死,小丽又了的时候,他才会如此暴怒,如此的惶恐。

所以他才决定出看看,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开棺看上一眼尸体还再不再就完了。

雨依旧在下着,并且看上去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院子里满是被雨水浇起的淤泥,陈老大还没走出几步远,一双拖鞋便已经被淤泥沾满了。

“这该死的雨天,下个没完了!”

没有去管鞋上粘的泥巴,陈老大径直走到放有棺材的院中央。停下,小心翼翼的用手电照了照,他并没有发现棺材存在着什么异样。

要说唯一的区别,则是棺材的颜色好像较之前暗了不少,之前是那种很鲜艳的红色,然而现在看上去则要暗淡几分,更像是血液的颜色了。

尽管发现棺材的颜色有了变化,但是陈老大却没有任何惊慌,因为这在他看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棺材已经在外面又淋又晒的放了好几天了,要是不掉漆还保持原色他才觉得奇怪。

想他之前之所以没有发现棺材的这点变化,则是因为自己一直也没有注意它。

之后,陈老大又照了照棺材附近的地面,发现地上有着好几滩沾染着颜料的红水,那几滩红水彼此相连,在手电光的映照下活像是一个女人的影子,在不停的冲着它诡笑,招手。

陈老大知道这一定是他在自己吓唬自己,是他的心魔在作怪,所以他不再看地上的红水,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棺材上。

毫无疑问,他是想要开棺。

但想归想,可真要做就是另外一事了,毕竟小丽那凄惨的死相他直到现在都没能忘掉,如果再看上一眼,那岂不是更会一连折磨他好些天。

但是不开棺看上一眼的话,他又放心不下,万一陈聪说的是真的呢。

陈老大用力的攥着手电陷入了挣扎的犹豫中,不过很快他便有了决定。

这个决定就是开棺!

陈老大从院角找一根铁钩,继而用铁钩勾住连接棺盖的缝隙,猛地用力一撬,棺盖便偏离了一块。

尽管露出的不多,但是却足够他将手伸进棺材里了。

他虽说没有胆量再去看小丽的那张死人脸,但是将手伸进去摸摸里面有没有尸体,这对他讲倒是不难。

不知道是不是下雨的关系,尸体腐烂的味道都被清理掉了,棺材被打开后并没有任何腐臭味传出。

事实上陈老大根本就不关心尸体有没有变烂、变臭,他关心的,或者说他在意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小丽的尸体是不是还在棺材里。

将身子微微的转过去一些,陈老大便面容揪紧的将一只手颤颤的伸进了棺材里,缓缓的向着棺材内部深入着。

过程中他好像是摸到了**的头发,他下意识的想要收手,但最终还是又咬着牙向下摸了摸,继而摸到了一张冰冷的脸!

“啊!”

陈老大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惊呼,同时就像是触电一样,连忙缩了手,继而力竭的粗喘起。

好一会儿他才缓和过,抓着棺盖的边缘再度将棺材盖死了。

而在棺材被彻底封死前,有那么一瞬他也有朝着里面瞥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又是错觉,他看到了两点血红色的光亮。

接着,棺盖便彻底被盖上了。

“呼!”

陈老大长松了一口气,算是暂时解开了他的这个心结,起码今天不会再失眠了。再者,也让他决定了一件事,明天去找村里做棺材的胡大牛,选个地方将尸体处理掉。

他现在多少有些后悔没有听妻子的话了,如果早将尸体烧了埋了,想他这几天也就不会这般心神不宁了。

“哎。”

愁苦的叹了口气,陈老大临屋前又不放心的看了眼面前的棺材,待确定没有任何异样后,他这才身形有些佝偻的向走去。

被阴冷妆点的院落,一口血色的棺材正静静的躺在那里,雨水落在棺材上,继而变成如血一般的血流,顺着棺壁落到泥泞的地面上。

而在棺材的内部,则躺着一个全身浸在水里的“女人”,它那双血色的眼睛死死的瞪着,瞪着上方那刚刚曾被人开启的棺盖。

漫长的雨夜过去,可第二天却依旧不见天晴,注定又是个布满阴霾的一天。

因为陈老大并没有过叫他们,所以夏天骐直接睡了个自然醒,等他揉着眼睛起,发现都已经快到下午了。

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冷贱人的身影,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了。

用力的抻了个懒腰,夏天骐只觉得全身酸痛的要命,想是这一路颠簸折腾的,真是还没等开始拼命就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

“那贱人该不会是自己搞调查去了吧?”

正当夏天骐打算走出去看看时,便恰好碰上了的冷月:

“你跑哪去了?”

“厕所。”

“厕所?去厕所去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便秘?”

“”

臭屁的调侃了冷月两句,夏天骐顿觉全身轻松。颜值强有什么用?像他这样天生有张好嘴才最重要。

当然了,冷月也属于懒得搭理他这种,他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除非是戳中冷月的痛点,否则他一般不会激烈的应。

弄了点水简单的洗漱一番,过程中他们也再次见到了陈老大,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精神看上去明显要比昨晚差很多。

“实在是抱歉,昨天睡得不是很好,到现在才起,你们稍等一会儿,我现在就让我那婆子弄点吃的。”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时有准备些压缩食物,现在的话”

夏天骐本想说他们有事要出去的,然而还没等他将话说完,便见陈老大的妻子哭着从屋子里跑了出,嘴上不停焦急的叫着:

“你快点儿进进屋看看,儿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