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二章 陈老大

第十二章 陈老大


                陈老大的妻子心里面那是一千般不愿,要是按她的意思就直接将那小贱货找个地方丢了,根本不想再安置在家里。但奈何陈老大太过坚持,况且也有着几分道理,所以她也只能怄气妥协,同意了陈老大的决定。

“放在那边的角落里,别摆在院中央,光看着就晦气!”

陈老大的妻子愤愤得说完,便头也不得进了屋,只剩下陈老大一个人不停摇头叹气。

“我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就在陈老大打算找个帮手将棺材抬到院角的时候,便见一个大胖子气冲冲的从屋子里走出,过程中顺着嘴角还不停有唾液流下。

“我妈告诉我说小丽那个贱货死了!”

大胖子粗喘着停下,满是横肉的脸上带着几分傻气,毫无疑问这人就是陈老大的傻儿子,陈聪。

陈聪的傻是天生的,用陈老大的话说这就是上苍给他的报应,怪他年轻时候过分的事情做得太多。所以从那时候起他便开始收敛,尽量消减村民们对于他的仇视。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村民们也的确不再向之前那般仇视他,敌视他,甚至因为他低价出租农田和渔船,还获得了不少拥护。

不过时间虽然可以改变他在村民心中的形象,却无法改变他有个傻儿子的事实。

他那个儿子并不完全是傻子,确切的说是那种半傻不傻,你说他傻吧他还知道你是谁,你说他不傻吧,他却总干一些正常人干不出的事儿,说一些正常人说不出的话。

这种情况才是最糟的,因为人傻还不服管,很多事情明明错的一塌糊涂却非要坚持,并且脾气还很大。

陈老大一共就只有陈聪这么一个儿子,倒不是他不想再要,而是他之后便患上了一种血液病,所以没有办法再要孩子。

这些年随着陈聪年龄的增长,他的需求越越多,傻气也越越大。他知道陈老大在村子里的地位,所以总是喜欢仗势压人,动不动就高喊着我爸是谁谁谁,你敢拿我怎么怎么样,信不信我弄死你之类的傻话

村里人碍于他陈老大的威严自然只得隐忍,但是他心里面却很清楚,暗地里每一个人都在笑话他,不,是每个人都在嘲笑他。

但是没办法啊,生个傻儿子,还就这一个独苗,总不能因为他傻就给他掐死,或是不管吧,所以他也只能想方设法的让他变好。

但是事与愿违,随着年龄的增长陈聪的脾气也变得越越暴躁,不但殴打村民,更是连他妈妈都打。他妻子护子心切,每次他要狠狠的惩罚的时候,便总会横八竖挡着不让,说孩子傻不能和他一样的。

结果这久而久之的脾气也就彻底被惯起了,而在去年的时候,他妻子和他商量,说陈聪今年都已经26岁了,也应该娶个媳妇了,总不能到陈聪这儿让老陈家断后。

他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便开始托人在村里面给物色,但是村里的人都知道陈聪是个什么人,不但人傻脾气还暴躁,所以根本没有哪家的女儿肯嫁过。

他尽管有不断提高娶媳妇的价码,但最终却只能不了了之。

就这样,万般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将目光放到村外。

好在是他有一个亲戚在附近镇子里,他联系到这个亲戚后,那个亲戚便托关系为他找了个人贩子。就这样花钱给他的傻儿子买了个媳妇。

这个媳妇也就是跳河的小丽。

小丽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人白,身材也很好,所以当他带小丽后,他妻子是特别欢喜的。

但因为小丽是被拐的,之前又受了惊吓,所以抵触情绪很强烈,结果便引起了他妻子的不满,趁着他外出不在便狠是毒打了她一顿。

更是强行让陈聪和她睡在同一个房间,就这样小丽过没几天,在他妻子的张罗下便硬是将婚礼给办了。

这之后

“你听没听见我的话,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陈老大这时候从思绪中走出,发现他那个傻儿子正抬手指着他。

“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与人说话要有礼貌,不要指人!”

陈老大面容一冷,直接挥手将面前的手狠狠的打开,他现在心中烦闷的狠,是一眼都不想看见他。

“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妈说小丽死了,那我以后可就没媳妇了,我要新媳妇!”

“你怎么就那么傻!你媳妇没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才傻,我就要新媳妇!反正我妈已经答应我了,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就把咱家的房子烧了。”

“你这个煞笔,不让你娶媳妇你就烧房子?你真是气死我了”

陈老大越说越火大,直接从地上捡起根棍子砸向了陈聪,陈聪见陈老大急了也不敢在废话,忙惊叫着跑了屋。

“我他妈哎!”

陈老大双手撑着棍子好久,最终愤恨的丢在了地上,他觉得自己早晚会被这个傻儿子搞死。

深夜,幽幽的烛火随风轻摆,驱逐着阴冷与黑暗。

床榻上,陈老大正愁眉苦脸的在与他的妻子激烈的说着什么:

“陈老大!你是不是疯了!要将儿子锁笼子里这句话你也能说得出,再怎么样那是你儿子!”

“你以为我想吗,但你看看他现在那副德行,知道他之前和我说什么了吗?他说不给他找媳妇就要把咱家房子烧了,你说他还有救吗,再不锁起,说不定哪天趁咱俩睡着就给咱俩也弄死了!”

“我儿子才不会那样呢!你狠心,你能舍得,我才舍不得!”

“这个家我说了算你说了算!”陈老大这也发了狠:

“别说是个傻子,就他娘的是个好人也得被你给惯坏了!从明天起我就给他关仓库,什么时候老实了,我什么时候给他放出,你要是敢提前放出你试试!”

留下这句狠话,陈老大便也不打算睡了,直接从床铺上下从桌上拿起烟枪走去了外面。

与此同时,放置在院中央的棺材,则在这时有了些许的颤动。“嘶嘶”

紧接着没一会儿,便见有水滴不断的从棺木连接的缝隙中“嘀嗒嘀嗒”的流下。

天色也变得更加阴了。

(今天依旧两更,顺便说一句,极具全订的朋友一定记得投完本满意度啊,一定不要忘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