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四章 昏迷的女人

第十四章 昏迷的女人


                自打正式进入秋季以,浈水领周边的区域就一直在下雨,不但冲了庄稼不说,更是冲垮了多处环山公路,几乎阻断了这里与外界的联系。

背着沉重的登山包,穿着一双到膝盖的雨靴,身上墨绿色的雨衣几乎将夏天骐包成了一个粽子。

尽管已经提前了解了浈水领,也已经想到了他们想要顺利到达葫芦村很不容易,但他们却依旧低估了此行的难度。

因为连日被暴雨冲击,所以唯一一条能通往浈水铁轨也被冲毁了,不得已他们只能选择搭乘汽车,走那种并不怎么平坦的公路。

尽管二人财大气粗的包下了一整台车,在到达浈水领的时间上也没有什么损失,但这一路的颠簸却弄得二人很是想吐。冷月还好,过程中除了脸色难看以外,就只是一直看着窗外不说话。但到夏天骐这儿可就惨了,他本就有些晕汽车,再加上这一路不但走走停停还颠簸的厉害,这也坑得他从上车一直吐到下车,到最后甚至都已经吐起了酸水。

尽管到达浈水领这一路被折磨的很惨,但是二人的魔鬼旅行却并没有结束,因为浈水领到达葫芦村这段路程,就只能完全依靠他们自己的双腿。

并且原本就难走的山路,在连续雨水的冲击下更是变得难上加难,几乎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这也逼得他们不得不换上雨靴,在淤泥和积水中蹚着走。

就这样走了差不多足足两天的时间。

“等我到了那什么王八村,一定要找张最舒服的床睡一觉,我真他妈快累死了!”

夏天骐佝偻着身子,无精打采朝前走着,身前则是身形挺拔的冷月。与夏天骐一身的大包小裹不同,冷月的身上就只披了件黑色的雨衣,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看起宛如闲庭散步,同夏天骐的那一身苦力像可谓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越吵着累就会越累,人的意志要远大于体能,你想着葫芦村就在不远的前方,你的两条腿就有力了。”

冷月这时候转过头对身后的夏天骐开解道。事实上这两天他已经听到了夏天骐太多太多类似的牢骚,实话讲他确实也有些听得烦了。

“是不是还给你听烦了?”

见冷月好久不开口说话,一开口就对他说这个,夏天骐心里面的火顿时就烧了起,指着冷月骂道:

“我这么累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贱人,还人的意志要远大于体能?那怎么不见你自己拿行李!”

“我是伤口还没有痊愈,不宜负重。”

冷月不敢去看夏天骐,有些心虚的了一句,脚下的速度这时候也不由加快了几分。

“不宜负重?你怎么不去死,我之前吐得走路直发飘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这些,你这个贱人”

冷月根本不想听到夏天骐的声音,所以没多久他在夏天骐的视线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

“草,我现在先惯着你,等我恶灵体质牛比的!”

夏天骐暗暗发誓以后在对抗鬼物的能力上一定要比冷月牛比,这样他就能反过在冷月面前肆无忌惮的装比了。在他看这种能力就像是两口子过日子一样,谁挣的钱多谁就说了算。

想日后就是换成他和其他什么人一同执行事件,如果他能力不行或是较对方差很多的话,也肯定不会被人看得起,就只能做端茶倒水伺候人的小弟,躲在人家的屁股后面保命,并且还得祈祷对方是个好人,不会将自己当做炮灰。

越这么想夏天骐便越心虚,因为比起以后可能拿他当炮灰的人说,冷月尽管有时候很贱但起码是个好人。

“好人有好报,好人万岁,好人等等我!”

夏天骐这时候也不再喊累了,忙呼喊着前头的冷月追了过去。

追上冷月后,二人暂时找了块石头坐下歇息了一会儿。按照荣誉表上的地理定位,他们距离葫芦村已经非常近了,大概只需再走上1个小时左右便能够到达。

“我再最后和你说一遍,也麻烦你最后听我唠叨一,一定一定要收敛下你那一腔的“母爱”。别谁都想管,又谁都想救了好不好?。”

起身继续赶路之前,夏天骐再一次将他的担忧说了出,不过冷月却再一次以沉默应了他。

“现在已经晚上9点多了,对于这么一个偏僻的乡村说,想绝大部分村民都已经睡了。所以快点儿走吧。”

冷月故意岔开了这个话题,重新将雨衣的帽子戴上便要继续赶路。

对于冷月这种避而不谈的态度,夏天骐也懒得再磨叽他,反正他是想好了,如果冷月脑子犯抽的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中,他这一次是绝对绝对不会再管了,因为这一路他真的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他了。

直到晚上10点多,夏天骐和冷月才终于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葫芦村。

“终于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夏天骐看了眼时间,继而向着村内望去,只见村子里黑漆漆的,隐没在一片朦胧的雨雾中。

“月月,我们接下怎么办?是打家劫舍呢,还是破门而入呢?”

“你难道就不会敲门借宿吗?另外,不要叫我叫得那么恶心。”

冷月显然很不喜夏天骐叫他月月,不禁强调了一句。

“不想叫月月?那我叫你冷冷啊?要不还是叫你冷贱人吧,你是不是也觉得还是这个名字听起顺耳。”

夏天骐借着这个话茬,忍不住又对冷月发送了几发嘴炮。

冷月懒得理会夏天骐,这时候也不知道他感应到了什么,目光突然转向一边,继而定格在了那个方向。

“怎么了?”

夏天骐刚将烟点上还没得及吸,便见冷月的表情有些不对,他顺着冷月的目光看去,发现在距离他们的斜前方不远的位置,竟横卧着一个披头撒发的女人。

女人光着脚,身上满是泥污,给人一种极为凄凉的感觉。

“那女人是昏倒了还是死了?”

没有给夏天骐任何思索的时间,冷月那边便已经快步的走了过去。

见状,夏天骐也紧随其后的跟着到了那昏迷女人的身边。过后夏天骐发现女人已经醒了,脸上满是被雨水浸湿的头发,一双无神的眼睛呆呆的看着身前的他们。

“喂,你没事吧,大晚上的怎么晕这儿了?喝了啊?”

“送我家”

女人这时候突然抓住了夏天骐的脚腕,继而更加拼命的哭喊道:

“送我家”

“你先放手好不好,再说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啊”夏天骐被女人突如其的举动吓了一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