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七章 自杀的女人

第七章 自杀的女人


                与美女一起共进晚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夏天骐还没有感觉什么,时间就已经到晚上十点半了。

因为南宫芸有睡美容觉的习惯,在平时生活中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所以他尽管还想再聊聊,但也只能识趣的道别离开。

再度卧室,脱掉鞋子躺在舒软的圆床上,夏天骐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有的仅仅是他迷茫的呼吸声。

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也不知道究竟过去多久,夏天骐才恍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坐直了身子继而跳下了床。

打开位于床边的电脑,登上所属于他的qq号,夏天骐发现爷爷的qq是亮着的,就是不知道是他本人,还是他妈妈帮挂的了。

点开与他爷爷的对话框,夏天骐忙发消息说:

“爷爷?”

这条消息发过去后,夏天骐便忐忑的陷入了等待中,寄希望于电脑的另一端是他的爷爷。

他之所以会如此强烈的想要联系到他爷爷,原因就在于他爷爷之前给他的护身符对于防范鬼物有着非常明显的作用,真的是可以作为保命的东西。

再者,以他短时间内难以成长起的恶灵体质,想要在日后变得强大,也少不了这些东西保驾护航。

尽管他不清楚这些护身符是他爷爷自己做的,还是通过什么途径搞到的,总之无论是哪一种,他孙子遭遇生死危机,他当爷爷的再怎么着也不会见死不救吧。

心脏不安的在胸腔里跳动了好一会儿,对话框里才出现了复:

“天天爷爷,爷爷的,怎么就不知道想想你妈?”

“完蛋了。”夏天骐看着对话框里的消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毫无疑问qq依旧是他妈妈在帮忙挂着的。

“妈,你能不能不要上爷爷的qq?另外我找爷爷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我也不想上啊,关键是你爷爷非要让我帮他挂着升级,我要是不帮他挂,等他发现级数没上去肯定会说我。”

“这样,你把爷爷的qq给我,我帮他挂?”

“你小子别给我转移话题,你还没说呢,到底找你爷爷什么事情?”

“就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他,要是爷爷你可一定要告诉我。”

“真不愧是爷孙俩,都搞得神神秘秘的。你要帮他挂qq是吧?”

“嗯。”

“那这事可就交代给你了,你可别忘了,不然他就得发飙。”

“放心吧,我平时没事就帮他挂着。”

“”

夏天骐会想索要他爷爷的qq密码,倒不是真的因为他总是误以为上号的是他爷爷,而是觉得他爷爷的账号里应该会有那么几位“懂行”的朋友,说不准也能帮上他。

抱着这种目的,夏天骐登上了他爷爷的qq,不过当他看到好友栏里的好友时,他真是差些一口老血喷到屏幕上。

因为他爷爷的好友一共就三个人。

他,他妈妈,还有他爸爸。

“我夏天骐谁也不服,就是服爷爷,做事的风格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夏天骐彻底将他这个念头打消,点开他妈妈的对话框说道:

“还是你帮爷爷挂q升级吧,我想了想最近实习会很忙,可能没多少空闲。”

“儿子,你找到实习工作了?”

“嗯,这个具体的还是等我哪天家,我们见面再说吧,妈我明天还有事,先下了”

夏天骐忙找个理由退了qq,不然再这么下去,以他对妈妈的了解,必定会一直问下去。要是不心虚倒也还好,关键是他心里面很虚,总不能告诉他妈妈说这份工作很危险,他随时都有可能死掉吧。

其实自从被卷入这个漩涡以,他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妈妈,因为他妈妈从小到大都未曾给过他什么压力,在外求学所给他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多吃饭多锻炼,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然而现在他真的不敢说自己的未在哪里。

就在夏天骐陷入对他妈妈的愧疚中时,在一处极为偏远的村落,则正在弹奏着恐怖的序曲。

轰隆的雷音,犹如一道道催命的音符,不住的在山间转。

连带着雨水也变得越越大,模糊了整片的天地。

满是泥泞的土道上,一个看起很是虚弱的女人,正缓缓的朝前行着。她每一步落下都很用力,就仿佛在践踏着最令她厌恶的东西。

她就这样一直走,雨水完全将她的身子浇透,但她却犹如没有知觉一样,活像只行尸走肉。**的头发的贴在脸上,贴在脖子上,这也令她的样模样在雨水中更显朦胧,更显瘦弱。

雨越越大,雷声也越越响。

电闪的刹那,天地间突然被光明所点亮,女人颤颤的停住步子,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河。

女人呆呆的望着面前河面好一会儿,继而她便再一次迈开步子向前走去,不!确切的说是向那条河走去。

女人走进了河中,河水没过了她的膝盖,可她却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她依旧在不停的深入着。

“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河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腰间,她的身子在河水的激流下也开始更加不稳。

“我一定要诅咒你们”

“一定要诅咒你们”

“不!得!好!死!”

女人突然抬起头,对着那被阴所遮掩的天际发出一声恶毒的诅咒。

下一瞬,便见女人的身子突然一栽,继而被激流勇进的河水吞没了。

不过她之前满带着怨毒的诅咒,却不停在这里循环往复,一遍一遍

“我一定要诅咒你们”

“一定要诅咒你们”

“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

尽管昨天睡得很晚,但是夏天骐却起了一个大早,倒不是说他不想睡觉,而是他觉得在有限的生命里,应该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毕竟下次事件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突然通知他去执行,到时候可就是九死一生,所以他必须要争分夺秒的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用一句小品里的经典台词说就是,过去是按天过,现在就得论秒了。

离开别墅的时候,他并没有见到刘言敏和南宫芸,显然这两个人都还没有起床,出后他叫了个出租车,打算去商业街转转。

买点儿衣服,买点儿生活必需品,顺便去医院看看冷月那个贱人死了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