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章 听闻

第二章 听闻


                之后通过南宫芸的协调,夏天骐和刘言敏才算是握手言和,不过他们心里面都清楚,这种和平只不过是暂时的。

相比于刘言敏的无节操,南宫芸倒表现的相当友好,很健谈,并且丝毫没有小女人那种羞涩与胆怯。当然了,对于她由内而外所透发出的活力也不得不提,因为就连说话的时候,她的胸部都颤动个不停。

可谓是给足了夏天骐这位新室友的欢迎福利。

“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吗?可之前我听付海义说,这里是住四个人的,难道不住满也行?”

当听说在他出现之前,这栋别墅就只住着南宫芸和刘言敏两个人时,夏天骐不禁有一些疑问。

“啊,原你的上级领导是付海义啊?”

当听到夏天骐提及“付海义”这个名字时,刘言敏忍不住惊咦了一声。

“付海义怎么了?你知道他?”

夏天骐这时候看向刘言敏。

“付海义在公司里可是出了名的腹黑小王子,他手下新人的存活率几乎是零。”

说到这儿的时候,刘言敏看向夏天骐的目光不禁变得同情,继而叹声说道:

“一开始这栋别墅里住的就是付海义带的新人,这不一批又一批的都死光了。”

夏天骐听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受不了刘言敏那一副同情的嘴脸,冷冷的了一句说:

“我的事情就不用你关心了,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不识好歹。”见夏天骐根本不领情,刘言敏冷哼一声,将脑袋转去了一边。

见两个人又吵起了,南宫芸不由苦笑了两声,故意转移话题的对夏天骐说道:

“付海义确实有些腹黑,不过他应该也有和你说过,一般情况下你们在执行灵异事件上是不会有交集的,只有重要事件才有可能汇合。

然而重要事件并不常出现,所以敏敏刚刚说的那些你并不用往心里去。”

夏天骐现在是越越喜欢南宫芸,觉得这小女人实在是太会说话了,声音也好听,越看是越顺眼。

情不自禁的冲着南宫芸笑了笑,夏天骐便开始了他的刨根问底:

“重要事件究竟是什么?你们为什么会说付海义腹黑呢,这个有依据吗?”

“重要事件就是团队事件。”南宫芸将手中的果汁放下,随后指了指正在发呆的刘言敏,以及她自己说:

“比如说我和敏敏就属于一个团队的,因为我们的领导都是一个人。所以一旦有重要事件发布,所参与执行的人员便是我们这整个团队。

一个需要由主管带领团队进行执行的灵异事件就属于重要事件。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重要事件,这我就不知道了,就现在而言的话只能归结为是公司制度,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公司规则,总之这两者代表的都是一个意思。”

说到这儿,南宫芸故意停下看了一眼夏天骐,见夏天骐正一脸认真的听着,便又继续说道:

“有关付海义腹黑的事情,我也是听我们老大说的,听他说从付海义晋升为主管以,一共经历了两次重要事件,结果两次重要事件结束后,就只有他自己活了下。

至于当时与他一同参与执行事件的新人们,则完全被他当成了炮灰。”

“那些人都是傻子吗?还是说付海义太聪明了,以至于他们都不认为自己被当成了炮灰?”

夏天骐觉得如果换成是他的话,怎么着也不会煞笔到被人当枪使,当炮灰用。

“这世道有几个人是傻子的,但是主管享受主管级别的待遇,对于普通员工有直接的命令权,也就是说领导的命令作为普通员工是必须执行的。

当然这个执行只限于“公事”,也就是在参与执行灵异事件中。

如果不予执行,那么将会遭到扣除荣誉点的处罚,而荣誉点对我们有多么重要,你应该清楚。所以付海义完全可以让他手下的员工去触雷,这样他的危险系数便能够降至最低了。”

“草,竟然还有这么一说!”

夏天骐听后原本付海义在他脑海中的印象顿时一落千丈,忍不住骂道:

“这个混蛋这么干难道公司就不管吗?再怎么着都是通过试岗期的正式员工啊,如果说死了就白死了未免也太不值钱了吧。”

“公司当然会有所奖惩,不过依旧是以扣除荣誉点作为惩罚手段。这个虽然会让他感到肉痛,但是再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所以真到了那时候他也只能推别人去送死。

另外你也别太把转正当事了,因为转正的要求很简单,就只要解决一次灵异事件就可以。所以即使通过了试岗期成为正式员工,实际上也还是一只没什么经验的菜鸟。

要经验没经验,要手段没手段,要胆气没胆气,要冷静没冷静的。”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我现在是不是可以一头撞在对面果园的护栏上死掉算了。”

夏天骐觉得他有必要改变下对南宫芸的看法了,或者说她并没有一开始自己想象的那么可爱。

“哈哈,我完全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普通职员在公司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想想看,除却我们以外,还有主管,主管之上还有高级主管,高级主管之上还有经理、高级经理你觉得公司会有多么在意我们?”

“好吧,你让我清醒了很多。”

夏天骐之前确实有觉得转正后就会变得和在试岗期的时候不同了,觉得未虽说要继续执行灵异事件,但有公司作为后盾危险性肯定不会比之前高。

但听了南宫芸的解答,他之前显然有些异想天开了。

转正之后求生的难度,只会大于试岗期而不会低于。

他之所以觉得试岗期如此困难,主要是因为一开始负责他面试的中年大叔徐天华几乎什么都没有和他说,再者是两次试岗都出了变故。

像鑫华大店那次事件,里面的鬼物强到变态,连徐天华都搞不定就更别说他了。

至于刚刚被他解决掉的齐河女子学院事件,里面的两只鬼也同样极端难缠,要不是有冷月在旁拼命的拖延,他想也早就歇菜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