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七章 内讧解除

第十七章 内讧解除


                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陈老大的房子确实很大,内部结构呈现出一个u字形,给夏天骐一种进入四合院的感觉。

不过感慨归感慨,真正吸引他视线的则是那口摆放在院中央位置的棺材,雨水落在上面不停发出“啪叽啪叽”的响声。

“家里有人去世”

冷月显然也看到了那口棺材,不过他并没有明说,而是试探性的问了陈老大一句。

“没不是有,家里确实有人不再了。”

陈老大对于这个问题的答上显得有一些支支吾吾。给他们的感觉是并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

听后,夏天骐眼睛一转便大概猜到了陈老大的担忧,继而又听他看似随意的说了句:

“我们尊重当地的习俗,只是当地有人去世,都有将棺材放在露天的地方吗”

“最近天气比较反常,天天下雨,家里又没有地方安置,所以只能放在外面。我们这里有个说法,死者要在家里安息7天才能入土。”

陈老大此时心中很是忐忑,要不是时候实在太晚,他也不会执意让夏天骐和冷月住进,毕竟他家里还陈放着一口棺材,更何况死掉的人还是自杀死的。

当然,他最怕被翻出的其实是小丽是他花钱从人贩子手里买的这件事。

所幸夏天骐和冷月之后也没有再多问什么,看似对于他家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这里早在三四年前就说要通电,但是一直也没通,所以目前村子里还是靠油灯和蜡烛,没几家有手电筒的。”

陈老大边解释着边点燃了一根蜡烛,将其固定在了客厅的桌子上,尽管不是很亮,但倒不至于让屋子里再黑漆漆的一片了。

“被子枕头什么的都在柜子里,最近总下雨也没有拿出去晒,所以多少会有些潮。”

碍于冷月和夏天骐的“身份”所以陈老大显得很是上心。

“这里挺好的,我们没那么矫情。”

说完,冷月故意看了一眼手上的荣誉表,继而委婉的说道:

“时候不早了,你也快去休息吧,本我们这么晚打扰就够不好意思的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们这一路过也有些疲乏了。”

冷月虽然说的委婉,但陈老大又怎会听不出他的意思,所以他忙会意的点头道:

“那好,你们早些休息,我也去睡觉了,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

待提醒他们厕所的位置后,陈老大便去了他所在的屋子。

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

关上屋门,夏天骐的脸瞬间沉了下,在烛光的映照下更是显有几分阴冷,对着正坐在桌前的冷月道: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冷冷的说完,夏天骐便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尽管他的语气很重,但是冷月却并没有同他计较,倒是语气平缓的解释说:

“那是一只迷失的厉鬼,所以当我们看到它后,一定要帮它完成心愿,不然它就会报复我们。”

“迷失的厉鬼你把话说清楚点儿。”

见夏天骐并不是很懂,冷月摸了摸额头,便又解释了一句:

“说白了就是那只厉鬼因为某种原因找不到家的路了,所以它想让我们帮助它,如果我们选择拒绝,它便会将怨气发泄到我们的身上,继而将我们杀死。

头七魂夜你应该不陌生吧说的就是人在死后的第七天,会再看重要的人最后一眼。厉鬼虽说也会在死后的第七天,但是它并不是为了见对它重要的人,而是为了报复它所仇怨的人。

说得再清楚点儿的话,它就是杀人的”

说到这儿,冷月不禁抬头看了一眼正一副恍然之色的夏天骐,见他已经了解缘由,便继u说道:

“我自问并没有除掉它的把握,所以在刚刚才没有对它出手。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

听到冷月的这番解释,夏天骐心中多少释然了一些,但却依旧冷着脸道:

“你就是解释的再好,也无法弥补坑我去背鬼的这个事实,害的我现在想想就一裤兜子冷汗

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下不为例,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夏天骐自然知道冷月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那女人是鬼,因为那样的话他肯定做不到背着它走这一路,但不管怎么样背鬼的是他不是冷月,所以他得记那个冷贱人一笔。

解决了可能引发的内部矛盾后,二人便一起商讨起了接下事宜。

夏天骐虽然对于干鬼这一块不是很懂,但是在制定计划,搞搞小分析上却是有一定天赋的。

按照他的猜测,那女鬼十之就是陈老大死去的那个亲人,所以只要顺着这一点调查,便不难查出女子的死因,以及同陈老大一家,乃至是整个葫芦村之间的瓜葛纠纷。

陈老大作为这起事件的第一嫌疑人,想要一开始就从他的嘴里问出真相无疑是很难的,所以理应从其他村民那里入手,继而拿着证据去逼问陈老大真相。

毕竟只有搞清楚这起事件的龙去脉,前因后果,才有可能找到阻止女鬼的办法,找到解决事件的办法。

当然了,这只是其中一个解决思路,算是“文斗”。至于第二个解决思路,那就是“武斗”了,看看冷贱人是否能够单挑厉鬼,直接将那女鬼干掉。

只不过他并不抱多少期望,因为冷月之前也说了,他并没有多少把握,不然早在村边遇到那女鬼的时候,他便已经对其动手了。

所以冷月充其量只能做个保镖,还做不了打手。

听完了夏天骐的分析,冷月随后也给予了肯定: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办法化解掉它的怨气,还是有办法轻松出掉它的,但如果找不到办法化解,就只能硬碰硬了,只是那样会很难。”

“在天才的字典里就没有“难”这个字。只要你做好我的保镖,将我保护的妥妥的,我就绝对能够找到化解它怨气的办法。”

夏天骐承诺的底气十足,倒不是说他真的有把握,而是他必须要相信自己有把握。

待定下了解决事件的方向,夏天骐甚至连鞋子都没有脱,便一头倒在床榻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原本幽幽摆动的烛火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吹熄了,屋子里漆黑一片,耳边只有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在不断响起。

“喂醒醒”

“快醒醒”

夏天骐睡的正香,便感觉身子正被人推晃个不停,耳中也满是冷月那贱兮兮的声音。

睁开眼睛,夏天骐有些迷糊的问道:

“怎么了别告诉我你不敢出去尿尿。”

“不,是那个棺材在动。”

闻言,夏天骐就像是被人浇了一身的冷水,瞬间精神的坐了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