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章 浮在河中央的女尸

第九章 浮在河中央的女尸


                不过,比起相信冷月并不在意即将到的新事件,他其实更愿意相信冷月是在故作镇静,根本就是想同自己装比,然而可惜的是,机智如他这般又怎么会看不出?

夏天骐有些得意的为冷月所表现出的镇定自若想了个恶俗的理由,继而他心里面便感觉释怀多了。

但这么想归这么想,真等到了事件执行地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希望冷月的镇定是装出,他倒是巴不得冷月在那时王霸之气外露,直接力挽狂澜的将事件里的鬼物都干了。

“你的伤是真没问题还是假没问题?”

夏天骐已经进病房有一会儿了,但却依旧不见冷月从床上下,这也不由让他担心冷月的伤势并没有恢复。毕竟他当时受的伤可是蛮重的,两边肩膀还有腹部都被鬼物穿了个血洞,若说他这么快就恢复了,他真心不怎么相信。

“虽然还没有痊愈,但是身体活动是没问题了。”

“那你怎么还在病床上躺着?”

“我没有穿裤子。”

“你是变态吗!”

夏天骐对于冷月也真是无语了,他真的很怀疑冷月的性别,他们毕竟都是男人,就算真没穿裤子光屁股下床穿上又能怎么样?

再者说了,他好端端的在医院脱什么裤子?

想到这儿,夏天骐看向冷月的目光不由变得古怪起:

“你刚刚该不会在看小黄撸吧?”

“你在胡说什么!”冷月听后脸上不禁浮现些许恼怒。

“你又能变女人声音,又能装女人的,你到底是不是人妖?”

说完,夏天骐则又立马换了副表情,贱贱的跑到了冷月的身侧道:

“你小点儿声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给你说出去的。”

“滚!”

冷月本不想理会夏天骐的无节操,但最终还是被夏天骐成功刺激了,一把掀开了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继而露出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

当然了,他并不是光着的,还穿有一条四角裤,只是那四角裤上的图案很是狂野。夏天骐看后差些没有被晃瞎,竟是一条满是斑点的豹纹四角裤!

“我就知道你有这种恶趣味!”

夏天骐本以为以冷月那副贱人样,就算穿着四角裤上面的图案也应该是走美少女,或是hellokitty这种萌系路线,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冷月竟玩起了狂野。

“我看你才是有恶趣味,作为一个男人非常好奇另一个男人是否穿着内裤,你觉得这正常吗?”

冷月的一句话说得夏天骐不仅面红耳赤,并且还哑口无言。

毕竟冷月说的并非是没有道理,他怎么就那么好奇冷月到底穿没穿内裤?他们不是应该讨论接下有关事件执行的事情吗?

乱了,乱了,全乱了。

“咳咳”

夏天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继而卖笑的对冷月说道:

“我这不是和你开个玩笑吗,谁知道你还认真了。好了,我们不聊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差点儿将正事给忘了。”

将之前的闹剧一笔带过,也不管冷月是否有在听,便又听夏天骐说道:

“你应该也听付海义说了吧,辨别事件难度的一个重要依据就是参与执行的人数。抛开需要团队参与的重要事件不谈,像我们这种由两个人或是多人共同执行的事件便是最高难度。

如果有一个标准的话,想最差也不会低于之前的齐河女子学院。”

“嗯,应该不会太容易。”

冷月也难得表态的点了点头,但显然他还和之前一样,并没有任何提议的打算。换言之,这次事件的一些前期准备工作,还是要靠他自己。

不过他也不在这种事情上计较,毕竟他的恶灵体质还属于成长阶段,所以无论承不承认他想要在这一次的事件中活下,还是需要借助冷月的力量。

“忘了问你了,转正后你有获得什么好处么?我是指有关术法这块。”

“”

今天对于浈水岭葫芦村的村长陈老大说,是一个非常不吉利的一天。

因为今儿个一大早,就有村里的渔民跑到他家里砸门,说是在葫芦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并且这具女尸看上去很像是他的儿媳妇。

毫无疑问,这个噩耗令整个葫芦村的人都为之轰动了。

陈老大这时候也顾不上颜面,忙叫着几个人跟着渔民到了葫芦河,因为昨晚下了一夜的暴雨的缘故,以至于通往葫芦河的小路特别泥泞难走,过程中陈老大更是摔了好几个跟头,这才踉踉跄跄的到了渔民发现尸体的地方。

而当陈老大赶的时候,这里早已经围满了人,人们相互间议论纷纷,脸上大多带着喜闻乐见的讥讽,以及一抹不易察觉的恐惧。

待见到渔民带着陈老大过后,附近围观的村民才算是安静了下,显然怕自己有意无意的话传进陈老大的耳朵里,引他的报复。

事实上陈老大的心情也的确好不到哪去,尤其是再见到这里竟然竟围了这么多村民后,他的气更是不打一处,冷着脸对走在前面的渔民说道:

“你真不愧叫赵快嘴,什么事情是不是你知道了,就代表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村长,你可别这么说,这事不是我传出去的,相反,我是第一时间跑去通知你的。”

那个叫赵快嘴的渔民听后赶忙解释道,看得出他同样也很惧怕陈老大。

“行了,你发现的尸体在哪儿?”

陈老大懒得再废话,挥手打断了还想解释什么的赵快嘴,示意的他继续带路。

“就在这儿。”

赵快嘴这时候快走两步,继而到一处被河水漫过的岸边,踩着被冲上岸的淤泥道:

“村长在那儿,看到没,那个立着的。”

顺着赵快嘴以及周围村民手指的方向看去,陈老大的心脏不由得猛地一沉,他终于看到了那具疑似是他儿媳妇的尸体。

那确确实实是具女尸不假,不过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有人在河中踩水,因为女人的身子是直直浮在河中央的,活像是一个浮瓶。

但仔细看去便不难看到,女人的眼睛死死的睁着,两个眼圈满是暗红的血色,原本秀丽的脸庞也像是被挤压变形了一般,变得有种说不出得狰狞与恶毒。

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方,但远方却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山,又令她看是如此的绝望。

“小丽!那是我儿媳小丽,你们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儿将她救上!”

望着河中央的女尸好一会儿,陈老大才反应过,忙声音颤抖的指挥着围观村民去救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