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一章 挣扎

第二十一章 挣扎


                就在恐慌完全自心底爆发的时候,夏天骐的心里面突然跳出一个念头,那就是放弃背上的冷月。+

因为这样既能延缓红衣鬼的速度,又能提升自己的速度。

但那是人干的事情吗?

冷月好歹也算是他的半个救命恩人,之前要不是冷月拼死拼活的阻挡红衣鬼,他哪里有命活到现在?

再者说,眼看出口就在不远处,这时候让他放弃实在是有一万个不甘心。

如果此时此刻,换做他背上的人是那个女生的话,那么他怕是会毫不犹豫的放弃掉,毕竟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过命的交集。

“死就死吧!!!”

嘴上发泄般的怒吼一声,夏天骐也不再继续纠结,狠狠一口咬破舌尖,受到这股剧痛的刺激,他脚下的速度也不由加快了几分。

他一定他妈的要带着冷月逃离这儿。

不为什么人性道德,只为他心中生出的那股不甘,只为冷月确实有在拼命帮他。

人这辈子想做到出人头地,财色兼收其实很难,但想要做到让自己问心无愧却很容易。

而在夏天骐看,一颗问心无愧的心,才是跟着他一辈子的东西。

如果他今天将冷月丢在这儿了,即使他最终能够活下,以他对自己的了解,也一定会时时为自己今天这种窝囊的行为愧疚、自责!

夏天骐就是典型得那种,你让我死可以,但你绝对别想让我死得窝囊,不然的话,我他妈就先弄死你!

可以说他不禁执拗,还任性,最恐怖的是这些因素,竟还完全汇聚在一个逗比的身上。

决定就立马去做,所以此时的夏天骐大脑里就只存在一个念头,那就是逃离这儿!

无论如何都要逃离这儿!

不过愿望是愿望,现实是现实。夏天骐尽管下定决心,也拼了老命,但是却依旧无法扭转身后的红衣鬼,正越越接近他这个事实。

唯一算是好消息的,则是前方的楼梯口要较之前距离他更近了。

只有短短十米左右的距离,但在夏天骐的眼里却犹如天涯之隔。

红衣鬼的利爪划破空气的声响,不断在他的耳边放大,即使不转头去看,他也非常肯定,红衣鬼就要抓到他们了!

然而楼梯口距离他却还有一段距离。

尽管只有两三米远,但在时间上却完全不及。

换言之,他和冷月注定是逃不掉被追上的命运了。

“啊!”

在这关乎生死的时刻,夏天骐并没有绝望的认命,而是用尽力气向着前方跳去。

与此同时,红衣鬼的利爪则也在此时袭,在冷月的背上又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口。

当然了,也多亏了夏天骐的果决,只是让冷月受了点儿皮外伤,不然若他们还像之前那般往前跑的话,就刚刚红衣鬼那一爪,冷月怕是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落地后,夏天骐不顾身体散架似的疼痛,借助着惯性带着冷月继续朝着楼梯口靠近着。

过程中,方才抓了个空的红衣鬼则又如僵尸一样,朝他们所在的位置扑了过。

因为距离楼梯口已经近在咫尺,所以夏天骐这时候直接将冷月从楼梯上踹了下去。

然而就当他也想要转身滚下去的时候,却是被紧随其后扑的红衣鬼抓住了脚踝!

深入骨髓的冰冷霎时从他的脚踝传遍全身,一同被冰冻的还有他那颗渴望生存的心。

他被鬼抓住了!

靠近楼梯口的身体被不断的向后拉扯,楼梯口在他的视线中也开始渐行渐远。

当然,一同与他渐行渐远得还有生存的希望。

他要死了。

他根本无法挣脱红衣鬼的魔爪。

毕竟那是连冷月都无法奈何的恶鬼啊!

“我不想死”

夏天骐的内心在不甘的狂吼着,他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他不相信自己真的会如此窝囊的死在这儿。

“不!”

“我绝对不要死,放开我放开我!”

夏天骐的被红衣鬼拖拽的身体开始本能的挣扎。

或许是因为他的挣扎在加剧,以至于红衣鬼决定提前宣判他的命运。

便见红衣鬼那张嘴巴突然间陷阱了脸颊里,继而开起了一个夸张的弧度,露出了两排如锯齿般的森然尖牙,朝着夏天骐扑了过。

眼看着距离自己越越近的恶鬼,夏天骐绝望的睁大了眼睛。

他突然想到了韩熙元,李笑笑他们死时的模样,想应该和他现在没什么区别。

然而就在夏天骐已经觉得自己绝对死定了的时候,他充斥着轰鸣的大脑里,突然传进了一个声音:

“定!”

闻声,夏天骐下意识的朝着楼梯口看去,便见冷月正双手掐诀得站在那里,不过他得身体情况看上去却相当糟糕,身子不断在颤颤的晃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

“快,我坚持不了多久!”

见夏天骐还傻傻的愣着,冷月这时候冲着他沙哑的喊道。

被冷月这么一喊,夏天骐才从巨大的惊喜中反应过,继而连滚带爬的逃向了楼梯口。

而几乎就在夏天骐脱离红衣鬼的刹那,冷月便已经身体不支的倒了下去。

好在是夏天骐距离楼梯口非常之近,倒不至于再被红衣鬼抓住,后背擦着红衣鬼挥的爪尖,狼狈的滚下了楼梯。

过程中,夏天骐也因为紧绷的神经得以突然放松,而直接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当夏天骐再次醒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散掉了,身体到处都是痛点儿。

“卧槽,痛死我了!”

夏天骐一脸痛苦的从台阶上爬起,过程中更是痛的他惨叫了好几声,他只觉得比当初在鑫华大店的时候还要惨。

至于冷月则在下面一层,卖相上要比他惨很多,全身上下满是已经干涸的血迹,不用说都是他自己的。

“草,跟个死狗一样趴在那里,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会管你!”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夏天骐还是吃力的扶起冷月,摇摇晃晃得下了楼。

倒不是他不想休息,而是这里得危机在他看,仍没有完全得到解除。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