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八章 不平静

第八章 不平静


                蹲在散发着浓浓尿骚味的隔间里,尹闫静就像是一只受惊的猫咪,全身的汗毛都不受控制的立了起。

待解决了自身的问题后,尹闫静甚至连便池都没有冲,便像见鬼似的逃离了隔间。

“卧槽,实在是太味了!”

尹闫静受不了的爆了句粗口,继而快步走到洗手池前,边拧着水龙头边对外面的女生说道:

“再等我一下下哈,我洗个手。”

不过这句象征性的询问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应,尹闫静对此也显然不在意,毕竟她就只是冲个手而已,根本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拧紧水龙头,快步从卫生间里出,尹闫静便被外界阴风旋的走廊吓了一跳。

因为此时此刻,走廊里竟连一个人都没有,那个之前说好会在外面等着她的女生,则完全没影了。

“疯子?”

“疯子?你在不在啊?”

“王凤彩?告诉你你别吓我啊,快点儿出!”

尽管没有在走廊里看到任何人,但是尹闫静还是不太相信,王凤彩会答应陪她出,就是为了捉弄她。

但是话说,她自己信不信没用,重要的是事实如此那个女生并不在这儿。

“草,怪不得会答应跟我出,看是那几个贱人之前商量好要整我的,看我去不扒了她们的皮。”

心里面虽说发了狠,但身体上却范起了怂,不住的在打着哆嗦。

然而正当尹闫静打算迈开步子一口气跑宿舍的时候,自前方的黑暗中却突然探出了一个脑袋!

“啊”

“嘘”

尹闫静那个突然探出的脑袋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她的心便放了下,因为那正是之前说要在这儿等她的女生。

“你个臭疯子,你是不是想吓死我,不是说好在门外等我的吗,怎么跑到那边了!”

尹闫静一边不爽的抱怨着,一边朝着那女生所在的位置靠近。

“嘘”

女生什么都没有说,就只是竖起一根手指,对尹闫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继而轻唤道:

“过这边,我刚刚有了个发现。”

“这半夜三更的能有什么发现啊。”

尽管心里面有些怀疑,但是见女生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尹闫静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好奇走了过去。

到女生所在的楼梯口,尹闫静下意识顺着楼梯上望了一眼,继而让她大为惊讶的是,竟然有点点红色的光亮从上面传下。

“上上面,有人?”

尹闫静不知道都这么晚了,还有谁会蛋疼的留在上面,要知道上面可是有死过人啊,王怡然的尸体就是在上面被发现的。

“没有。”

女生摇了摇头,接着便一指上面的楼梯道:

“上。”

“我不去!”尹闫静心里面突突的跳得厉害,她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在这时候上去。

“凌燕她们也在上面。”见尹闫静拒绝,女生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凌燕她们也在上面?”

“嗯,快上去吧。”

女生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尹闫静,先一步跑上了楼。至于后面的尹闫静,尽管心里面装着一大团迷惑,但在听闻宿舍其他人也都在上面后,便也不再抵触,也紧随其后的上了楼。

跟在女生的后面,尹闫静不禁被顶楼的冷空气吹得浑身发寒,不禁抱起了膀子。

“凌燕她们到底在哪啊?”

“这里。”

女生突然停在了一间废弃宿舍的门外,有些机械的指了指里面。随后,便缓缓的走了进去。

“喂!疯子,你等等我啊。”

尹闫静根本不敢单独留在走廊里,毕竟她很清楚王怡然就是死在这里的。

快步跑到那间废弃宿舍的门前,尹闫静下意识的用手机朝着内部照去,继而

她竟然看到了一个死人!

或者,更为确切的说法是,她看到了一颗死人的头,就被放在正对着门的窗台上。

两只犹如死鱼一样的眼球,充血得瞪着。

“啊”

正当尹闫静条件反射的想要大叫时,从门内的边缘位置突然激射出两只惨白的手爪,继而掐住尹闫静的脖子,生生得将她拖了进去。

下一瞬,宿舍的门则被关上了。

8层的走廊里依旧闪烁着点点如血般的光芒。

与此同时,1层值班室。

夏天骐满头冷汗的靠在值班室的门上,之前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了。

那是一种犹如死神在接近的感觉,强烈不安所带的巨大压迫感,压得他几乎窒息。

“卧槽,我胆子没这么小吧,怎么连内裤都湿了。”

夏天骐摸了摸他被冷汗浸湿的屁股,咬了咬牙这时候从地上站了起。

“草,一味的当缩头乌龟是没办法解决掉鬼魂的!”

嘴上怒骂了一句,夏天骐便借着这股愤怒拉开了值班室的门,继而一个大步迈了出去。只是还没等他站稳脚跟,他便又极快的到了值班室,并且再度锁死了门。

“冲动是魔鬼,聪明人从都不硬碰硬。”

夏天骐尽管又犯了他的逗比综合征,但却不可否认,这是当前最为正确的做法。

这时候往外跑绝对要比呆在这儿危险得多,再者说,他又没有梁若芸他们那些牛比哄哄的抓鬼本事,不认怂的躲着还能怎么办?

难道还一口气冲上8层,然后指着鬼鼻子告诉它,自己才是那个最无敌、最牛逼的?

到时候那真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正待夏天骐在心里面纠结的时候,他忽然听到门外走廊里响起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并且脚步声正在变得越越大。

“是人还是鬼?”

夏天骐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也不管那正不断接近这里的东西是什么,总之先躲起再说。

不过他却并没有狗血的躲进床下面,因为那样做的话无疑是等于自断退路,倒不如就躲在门后的有保障。

紧紧的贴在墙上,夏天骐一手攥着护身符,一手攥着从寺庙里求的桃木制品,心里面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结果。

而在接下的屏息等待中,那个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终于是停了下。

走廊里再度到了如之前般的死寂。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