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四章 红衣鬼!

第十四章 红衣鬼!


                结果他妈的可好,非但没有憋出个屁不说,更是连这么明显的陷阱都识别不出,还要玩命似的往里面跳。

“二比!二比!二比贱人!贱人!贱人!”

尽管对于冷月一万个不爽,心里面一万个不想跟上去,但无奈这里的鬼是两只,而不是一只。

谁知道那两只鬼会不会跟他们玩调虎离山,一个负责引走冷月,另一个则在打着绕过杀他的主意。

所以他虽说在嘴上骂的厉害,但是脚下却是一点儿不慢,真是在拼了命的追赶冷月,终于在4层追上了他。

“你是真想累死我”

夏天骐拄着膝盖气喘吁吁得厉害,至于冷月则一直在注视着不远处的一间洗浴室。

接着,便抬步走了过去。

“卧槽,我说你敢不敢等等我!”

夏天骐真是快要忍不住对冷月出手了,揍鬼他或许不行,但是揍人的话,他还是比较擅长的。

紧跟着冷月推门走进这一层的洗浴室,二人皆不约而同的抱起肩膀,因为里面的温度与外面走廊相比,毫不夸张的说,一个是冬天,一个是夏天。

夏天骐的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上,一双睁大的眼睛不停在偌大的洗浴间里寻找着,内心惶恐不安到了极点。

冷月那边也是丝毫不敢怠慢,左右手哥掐捏着一纸咒符,同样警惕十足。

冰冷的空气,严实的凝固着死寂。

二人直直的到换衣柜前,过程中,上面有一道小门一直在颤动个不停。

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仍在颤动的小门,夏天骐和冷月这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并且从对方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不安的忌惮。

“禁封咒!唔尼莫呢呲咦”

收目光,冷月嘴上便开始呢喃起夏天骐听不懂得话,继而双指一点柜上那小门道:

“禁!”

而就在冷月的这声“禁”落下的同时,那道之前颤动不停的小门,则突兀的弹了出!

从中露出了一个像滩死肉一样,被塞得满满的韩熙元!

此时的韩熙元全身的骨头好似都已经粉碎,身体被扭曲的塞在一个不到40厘米高的狭小空间里,只剩下一颗死死睁大双眼的脑袋,保存的还算是完整。

要不然,他们也绝对认不出,这柜子里的“东西”就是他们之前想找的韩熙元。

死死睁大着双眼,张至夸张弧度的嘴巴,这一切表现都好像是韩熙元在凄厉的提醒他们,这里有鬼!

这一刻夏天骐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种犹如尸体般的冰冷蔓延全身。

“看这栋楼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活人了。”

尽管之前跟韩熙元有些过节,但最多就只是些口角,并不存在什么仇恨,所以再怎么他都是不希望看到有人死去的。更何况他们同为新人,还会有种兔死狐悲的哀伤。

因为说不准下一个以凄惨方式死去的就是自己。

不知道是因为见到了韩熙元的尸体,还是因为鬼魂的狠厉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冷月这时候的脸色很是难看。

见冷月既不说话,也不表态,夏天骐不由催促的说道:

“既然已经确定韩熙元死了,我们也就没必要在留在这儿了,况且这里在我看就是鬼魂所设下的陷阱。

它们随时有可能出现”

“咦那是什么!!!”

夏天骐正说着,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指着那换衣柜上叫道。

顺着夏天骐手指的方向看去,冷月顿时也是一惊,便见换衣柜上竟露出了一绺头发。

换句话说

那柜子后面一直藏着鬼!

而就在夏天骐二人发现它后,一张几乎被头发完全遮住的脸便从中露了出。

那唯一暴露在二人视线内的嘴巴,这时候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下一瞬,换衣柜便重重得向着正陷在惊愕中的二人砸去。

“啊!”

二人齐声发出惊呼,继而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过程中,冷月则率先缓过神,紧急得从背包里取出一沓纸符,继而咬破舌尖,冲着手里的纸符喷出一口血水:

“燃鬼符!妖魔鬼怪速速受死!”

冷月怒喝一声,便见原本握在他手里的纸符瞬间齐齐飞出,随后在空中自燃,彼此相交成一个巨大的火环,将那柜子以及藏于柜后的恶鬼通通包裹了进去。

这一手绝技夏天骐觉得特别熟悉,很快他便想通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在鑫华大店时,中年大叔也玩了一手差不多的。

待巨大火环将恶鬼捆缚其中的时候,冷月再度单手成决,怒声道:

“燃!”

一声“燃”字落下,火环瞬间化为一片“火海”,不久便从中响起了一串凄厉的惨叫。

过程中,夏天骐跟着冷月一退再退,可当他们退到门边的时候才发现,洗浴室的门竟也被封死了,他们的力量作用在上面根本纹丝不动。

“该死!”

夏天骐狠狠一脚踹到门上,只觉得自己是踹在了墙壁上,哪怕连些轻微的摇晃都没有。

既然暂时逃不出去,那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冷月能够困住鬼,亦或是干脆将鬼解决了,只是结果却全然不属于上述中的任何一种。

当“火海”散去时,祈祷中红衣女鬼被焚烧殆尽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得则是那红衣女鬼的真容。

一张仅有嘴巴的无面脸!

至于它之前身着的那一身标志性的红衣,此时此刻则已经完全被烧焦了。

“卧槽!”

看到红衣女鬼的真容,夏天骐的两条腿顿时打起颤,显然那女鬼非但没有被冷月烧死,反而被冷月彻底激怒了。

冷月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像是已经束手无策。

“怎么办啊,你不是抓鬼大师吗,快点儿想办法啊,就算是干不死它,哪管是将门弄开我们逃跑也好啊!”

夏天骐发誓,这绝对是他有史以说得最窝囊的一句话。

“一会儿我负责牵制它,你只管逃吧!”

冷月深吸一口气,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把只有剑柄,没有剑刃的木剑。上前一步,挡在了夏天骐的身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