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接踵而至

第四章 接踵而至


                “卧槽尼玛!老子差点儿被人杀了,又差点蹲监狱,**连解释也不解释就滚了?最后竟然还他妈让我去?我他妈你个jb!”

夏天骐发誓他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窝囊气,没遭受过这种危险。他可是差点被杀啊,结果在中年大叔那里却显得那么淡风轻。

“除非老子是煞笔,否则绝不去!”

夏天骐根本没拿中年大叔的提醒当事,起码此刻正在气头上的他是这样。

既然已经决定不干了,那辆奥迪自然也就跟他无缘了,夏天骐尽管有些心疼,但却总比日后丢了命强。

本想着用叫车软件叫个出租车,但摸了摸身上夏天骐才恍然想起,手机被他忘在店了。

“我最近真他妈是日了狗了!”

夏天骐用力的跺着脚直欲抓狂,好在是他兜里还有些钱,到不至于连家都不去。

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时隔一天后夏天骐再度到了他所租住的出租屋里。不,更确切的说是又烂,又小的出租屋里。

因为心里面烦躁的不行,所以夏天骐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了个冷水澡。

但凡是心里面不爽,亦是伤心烦躁,他都会采用冲冷水澡的方式排解,这也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

简单的用毛巾擦了擦头,夏天骐便一屁股坐到床上,陷入了思考中。

“那家公司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中年大叔又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看起能够毫不费力的让警察们放人?这未免有些太说不通了,难道他们是zf的人?

如果是的话完全可以对我明说啊,何必搞得这么神秘呢?

另外还有一点儿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会让我去鑫华大店值晚班呢?

有那么多比我各方面条件出色的人,为什么会偏偏选中我?”

夏天骐越想对于那家公司,对于中年大叔的疑问就越多。

“去他妈的吧!就算你们是zf的,老子也他妈不干了!”

夏天骐发泄般的将拖鞋踢远,便一个翻身躺在了床上,不过很快,他便又一个激灵的坐了起。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他是怎么活下的?

他分明记得自己脚下一滑滚下了楼梯,并且在那之前,张小顺已经在下面等着他了。

换言之,如果张小顺就是店杀人狂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放过自己啊?

难道他不是那个杀人狂?也不太对,因为店的那个秃头并不承认有张小顺这个人。

并且仔细想起,他还有记得警察在早上的时候说过,街道两侧的监控就只是拍到了他自己。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张小顺的存在?为什么所有证据都表明那晚只有我这一个大活人在店?

难不成那个张小顺还是鬼吗!”

夏天骐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尽管自己的爷爷是阴阳先生,但是他却并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怪。当然了,他爷爷也从未对他说过这种事情。

不过从小到大,他爷爷倒是没少往他的身上弄护身符一类的东西,可谓是一个接一个。小时候他无论犯多大的错,干了多令人讨厌的事情都不会被揍,可只要敢不戴护身符,他爷爷保准会将他揍个半死。

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有带着,就连洗澡的时候都不摘掉。

想到爷爷,想到自己带着的护身符,夏天骐下意识的摸了摸挂在胸口位置的玉佩。

这块玉佩叫做鬼玉,听他爷爷说这玉佩有着很强的驱邪作用,只要戴上它便万邪不侵。

尽管他很听话的戴着,但是对于他爷爷的话却是丝毫不信。

在他的眼里,爷爷就是个没读过几年的封建迷信老半仙,骗骗一些同样迷信的人还可以,但是想让他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信,则是根本不可能的。

将玉佩拿到眼前,夏天骐习惯性的看着上面勾勒的花纹,可没多久,他便如同见鬼似的睁大了眼睛。

他竟然在玉佩里看到了一只眼睛!

但是,不该有这只眼睛的才对,这枚玉佩他几乎每天都有看,里面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眼睛。

而就在夏天骐一眨不眨的盯着玉佩中的眼球发呆的时候,便见那只眼球突兀的动了一下!

“咦?”

期初夏天骐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念头。

因为就在刚刚,玉佩里的眼睛突然睁大了!

毫无疑问,就如夏天骐在睁大了看着它一样,它也同样再看着一脸惊恐的夏天骐。

与此同时,玉佩突然传出一串清脆的裂响,继而上面开始肉眼可见的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那只眼睛是活的。

它想要出!!!

“啊!”

惊恐中,夏天骐摘下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朝着门边丢了过去。

玉佩落地后发出一声脆响,但让夏天骐庆幸的是它并没有完全裂开。

夏天骐傻傻的坐在床上,接着,他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猛地从床上跳下跑去门边,继而一把抓起那枚玉佩丢出了窗子。

待做完这一切后,夏天骐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他拄着双膝艰难的粗喘着,仍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撞鬼了这真他妈撞鬼了!”

夏天骐呆呆的愣在原地好半天才缓过神,尽管他之前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但是刚刚那一幕却是再能说明问题不过了,不然要怎么解释玉佩里出现的眼睛?

并且那只眼睛还他妈是只活的!

“怎么事?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他妈怎么一事!”

夏天骐愤怒的咆哮着,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或许真的有一个人可以为他解释这一切。

“爷爷!玉佩是爷爷给我的,如果这世上真有鬼的话,那么他一定会知道的!”

想到自己的爷爷,夏天骐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了精神,然而下一瞬他便又抓狂的跺起脚,因为手机并不在身上。

“该死!”

“真他妈该死!”

夏天骐发泄般的咒骂了两句,好在是他有电脑可以上网,只是希望他爷爷今天能安心的在家里斗地主。

按下电源,趁着电脑开机的这段时间里,夏天骐又不放心的到了窗台。透过窗子向下看去,下方是一条几乎没什么人走的偏僻小道。

因为住的有些高,所以夏天骐并没有在下面看到什么。

收目光,重新到桌前,夏天骐发现电脑已经顺利的开机了,他忙坐下登陆聊天软件,继而却又发生了一件让他几乎吐血的事情。

出租屋突然停电了!

夏天骐从警局里出的时候就已经快到6点了,所以这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好在是外面还有点儿稀疏的路灯,倒不至于让他像昨晚在店里那样什么都看不见。

“真是想气死我啊不过没关系,我这想明白了,我不生气,我不害怕,我不着急!”

夏天骐尽力平息着他此时糟糕的情绪,倒不能说他容易被情绪左右,关键是任谁遭遇这一连串的事儿,都肯定会抓狂。

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夏天骐才觉得自己发闷的心脏好受了一些。

家里先是出现那么诡异的事情,现在又突然停电,夏天骐是一秒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换了身没有汗味的衣服,夏天骐有些焦急的到门边,只是还没等他开门下去,房门便又极为突兀的响了起。

“谁啊!”

夏天骐莫名的有些心慌,事实上他自从住进这里后,出租屋的房门还从没有被人敲响过。

尽管嘴上询问了一声,但是门外的人却并没有答他的意思。

因为门依旧在“咚咚咚”的响着!

“谁啊?怎么不说话啊!”

夏天骐心慌的感觉变得更强烈了,由于出得汗太多,刚换上的干净衣服也不由贴在了身上。

连续问了几次,都不见门外的人答,这也令夏天骐没有再问下去,而是直接趴在了门上,打算通过猫眼看清楚人是谁。

然而透过猫眼,入眼的却只有一片如血般的红色!

门外除了那片浓稠的血色以外,根本就没有人!

夏天骐的心脏被狠狠的揪了起,如果门外没有人在的话,那么此刻又是什么东西在不停敲打着他的房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