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章 只有两个?(大家要给力啊)

第九章 只有两个?(大家要给力啊)


                听到这声惊叫,夏天骐和王雅芝皆下意识的停下了步子。

声音是从他们的身后方传的。

“我刚刚貌似听到冯伟的声音了。”

王雅芝充满恐惧的朝着身后方看去,过程中她的身子也在距离夏天骐越越近,夏天骐甚至都能感受到从王雅芝身体里散发出的冰冷。

事实上恐惧的人并不止王雅芝一个,夏天骐也同样不安的厉害。

“嗯,我刚刚也有听到。”

尽管声音传到他们这儿的时候已经很小了,但因为店里太过死静的关系,所以听上去倒还算清楚。

夏天骐并不知道那边的冯伟和赵爽遭遇了什么,不过在他想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那只恶鬼已经出现了!

但无论真相如何,他都没有过去凑热闹的打算,如果是真的也只能期望冯伟这个娘娘腔自求多福了。

“那边就交给他们,我们好好待在这边就好了。不过,我们也需要谨慎起了,一会儿走得时候尽量不要发出太大的响动。能做到吗?”

“嗯”

王雅芝对于夏天骐的决定还是很信服的,尽管他之前说的那些闹鬼的情况还没有出现,不过这却并不妨碍她能真切的感受到,自这栋店大楼的满满阴森了。

“我想试试给外面的朋友打个电话”

王雅芝突然请求说。

与此同时。店一楼的另外一边。

冯伟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几乎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因为眼下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

只见整扇落地窗上,不断有像极了鲜血一样的液体,从中缓慢的渗透出。

“那是什么东西”

冯伟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继而扯着嗓门叫道:

“赵爽,你在哪儿呢?快过看看!”

“赵,赵爽?”

如此诡异的现象,冯伟自然是没有胆子自己承受的,所以他下意识的想法就是将赵爽叫到身边。

然而,赵爽却并没有应他。

“喂?赵爽?你在不在啊,倒是说句话啊!别吓我啊!”

冯伟觉得以他现在的嗓门,再加上这里这般安静,想就是三、四楼有人都能清楚的听见,所以赵爽不该听不见才对啊。

“嘶嘶”

就在冯伟不住恐惧的大叫着赵爽名字的时候,那不停从窗中渗出的血色液体,此时此刻则开始悄无声息的在地上蔓延,隐约可见一个人影正在上面蠕动着!

正当冯伟心有所感的想要再度望向窗子的时候,一束惨白的光线却突兀的从一侧照在了他的脸上。

“啊!”

或许是这束光亮出现的太突兀,也或许是冯伟之前的神经一直有在绷紧,所以他顿时被吓得惊叫起。

“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一惊一乍的。”

“踏踏”的高跟鞋声响起,便见赵爽面无表情的从一边走了过。

再次见到赵爽,冯伟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叫你那么多声也不见有应,还以为你不在这儿了呢。”

冯伟有些不太高兴的说完,便恍然想起了那扇正不断往外渗着血色液体的窗子,于是忙对赵爽提醒说:

“对了,你快看那扇窗子,里面一直有像血一样的液体渗出。特别诡异。”

“什么液体?”

赵爽望着窗子不解的问道。

“就是咦?”

冯伟本想说就在窗子上,不过话刚到他的嗓子眼,便又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去。

就见那扇窗子被闭合的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别说是什么液体里了,就连窗玻璃都看不到。

“这窗帘是你拉上的?”

冯伟怀疑的看着赵爽。

“你在说什么啊,我才刚刚过。”

赵爽白了冯伟一眼,懒得搭理的将身子转了过去。

“那不对啊,我刚刚明明有将窗帘拉开的,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没动,你没动,那还能是鬼动的不成?”

冯伟有些迷糊得挠了挠头发,继而喃喃自语说:

“算了,我现在再拉开给你看看。”

说完,冯伟“唰”的一声拉开了窗帘,只是让他非常疑惑的是窗子上并没有他之前看到的所谓液体。

就只是一扇普通至极的落地窗而已,在月色的浇灌下,散发着莹莹的微光。

“这这不可能啊我刚刚明明有看到的”

“你明明什么啊明明!明明就什么都没有!”

冯伟还想解释什么,不过直接遭到了赵爽的打断,显然是觉得冯伟这种没事找事的行为很无聊。

“算了,可能是我刚才眼花了吧,再不就是外面的景物反光。”

冯伟嘴上嘀咕着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接着他又恍然想到什么对赵爽问道:

“对了,你刚才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我叫你那么半天都不我一声呢?”

“我刚才一直在那边。”赵爽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楼梯口。

冯伟朝着楼梯口那边照了照,继而有些怀疑的问道:

“你去楼上了?”

“嗯。”赵爽点了点头,继而她凑到冯伟的耳边,故意压低嗓音的说道:

“我在上面发现了一个秘密。”

夏天骐带着王雅芝象征性的在附近转了转,虽说没有找到控制灯路的开关,但好在也没有遭遇什么危险。

期间,王雅芝试着给朋友打了几个电话,但结果却都是无法接通。

更为诡异的是,手机上的信号格明明是满的,然而夏天骐试了试,竟连拨打报警电话都做不到,同样是无法接通。

这种诡异的情况出现,也更让王雅芝的内心濒临崩溃,至于夏天骐心里面则也开始越越沉。

充斥着死寂的黑暗,压迫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我想宿舍!”

王雅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面太过恐惧,这时候突然抓住夏天骐手臂,带着哭腔的说道。

“好主意,我们可以去试试。”夏天骐干巴巴的答应道,继而则又话锋一转补充说:

“可就算你今天晚上从这儿逃出去了,你明天不依旧是要到这里?

除非你还没等就已经被杀了!

我不是没有说过我前两天的遭遇!”

夏天骐会这么说不否定有对王雅芝的印象不错,所以想要让她也活下的念头,但更多的则是,如果王雅芝这时候逃了,那么这里便又会只剩下他自己。

“你别吓我我不想死”

王雅芝说着说着,便真的“呜呜”的哭了起,情绪也开始变得越越激动:

“我只是想多赚点钱打给父母所以才离校出的”

“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情我还不想死”

王雅芝越哭越厉害,声音也变得越越大,俨然是一副朝着失控方向发展的趋势。

实际上,夏天骐最受不了,也最无可奈何的事情就是遇到女人哭。

这种情况不要说放在这里了,就是换成在外面都够让他头疼的了。想了想,夏天骐只能加重语气威胁道:

“如果你还想活命,还不想那么快死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闭嘴!

你的哭声很容易会将它引,到时候我们两个谁都他妈活不了!”

尽管对女人凶有些失风度,但是攸关生死的关头谁还顾得上这些,更何况夏天骐本身就不是一个性别歧视者。

事实上他的这番话也的确很见效果,王雅芝听后顿时万分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就仿佛她在发出一点儿声音,真的就会被杀死一样。

见王雅芝的情绪多少有些恢复,夏天骐的面容也随之舒缓了几分,安慰道:

“这个世界上办法总比困难多,所以一定不会有事的!”

夏天骐这句话毫无疑问,既是说给王雅芝听得,同时也是在说给他自己听得。

事实上他现在的心情也很糟糕,整个一层除了他们以外,完全听不到一点儿声音。之前听到冯伟的叫声,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赵爽和冯伟是不是还活着。

这种地狱式的等待无疑是最最煎熬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死死的掐住你的脖子!

或许是受到夏天骐的感染,王雅芝的情绪算是暂时平复下了。

而这在这时候,夏天骐也恍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有件事之前忘了问你们。

“你们在刚过这儿的时候,这里已经歇业了吗?或者说,你们有没有看到工作人员在里面拉窗帘?”

“没看到,我和冯伟这儿的时候,这里已经歇业关门了。”

王雅芝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清楚,但很快她便又想到了什么,说道:

“赵爽的话或许会知道吧,毕竟她之前一直在这儿。”

“什么意思?”夏天骐有些没大听清的又问了一句:

“难道你们三个不是一起被那个中年大叔带过的吗?”

“不是。”王雅芝摇了摇头,解释说:

“就只有我和冯伟是被那个中年大叔带的,至于赵爽,则是在中年大叔走后,才从店里出的。”

听后,夏天骐只觉得一股寒气,瞬间从他的脚底蔓至了他的全身。

“晚些时候我还会带两个试用期的新人过去”

夏天骐直到此时才恍然记起了,中年大叔早前对他说过的话。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