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硕 / 第六百六八章 可爱的金裕贞和绿野仙踪

第六百六八章 可爱的金裕贞和绿野仙踪


                第六百六八章 可爱的金裕贞和绿野仙踪

中午时分,金林和金在平正在家中吃午餐,安在言在一边伺候。

金在平笑着在餐桌上道:“小林儿,这次的收购很成功呀,我想用不到下午高家的富真就要完了,如果我们将富真收购完成后,再拆散零卖,这次我金氏御天不但不亏钱还会大赚1000亿韩元,真是大快人心呀。”说完,金在平开心的喝了一口自己红酒。

金林看着金在平开心的样子也是高兴的道:“那很好呀,既能杀鸡给猴看,又能赚到钱,何乐而不为,那爷爷对高家高正哲的弹劾怎么样了?”金林知道要将高家彻底的打垮,高正哲才是关键。

听了金林的话,金在平笑的很开心道:“必死无疑,他高家的这个大法官是在是太黑了,不但收了黑钱,还玩死了很多女孩,要知道他是这样的畜生,我早就出手了!”

金林一个惊骇道:“那个大法官居然这么无耻?”

“哼...!”金在平的胡子一翘道:“更无耻的还有呢,他玩死的那些女孩,有两个还是他的侄孙女。”

这句话一说,金林一个无语道:“怎么这么恶心?”

“呵呵...!”金在平笑了一下道:“小林儿你才醒过来,其实上流社会这样的事情多了,一群老头子喜欢找年轻的女孩,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感觉到活力。”

这话说的让金林一个惊慌,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金在平道:“那爷爷你....?”

看着金林那疑惑的小眼神,忽然金在平意识到这个小子在乱想,立即哀怨拍了一下金林道:“你小子乱想什么呢?你爷爷可是对你奶奶很专一的,用你们年轻的话,那就是至死不渝。我可是个君子,真不知道小林儿你的脑袋里在乱想什么呢?”

看着自己爷爷那哀怨的话语,金林哈哈的笑了一下道:“我什么也没说呀,都是爷爷你自己在乱说,还说我呢?

听完,金在平一楞,然后两人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就在金林和金在平大笑的同时,一位高家的说客按响了金家的门铃,门被打开。一名20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金家的院子里。只见那人长相俊美,脸如软玉五官分明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妖异,一双邪魅的眉毛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而看到来人,佣人立即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道:“决公子。”

没错这位高家的说客不是别人,正是金在平的外孙金至决,高家昨晚还雄心勃勃,想要教训一下金家,让金家知道得罪他高家的下场,可是今天早上一大早,金家所亮出来的实力,直接是让高家吓尿。

半天不到的时间,高家立即面临家破人亡的处境,而本来以为是高家保护伞的大法官高正哲居然也遭受到了灭顶之灾,不但大法官的位置不保,就是人也可能要进监狱。这一次高家彻底的慌了,他们终于知道自己想和金家斗,那是多么的不自量力。

然后高家立即去找金至决,承诺只要金至决能说服金在平放高家一码,高家就送上一半的家产给金至决,并以后听金至决的号令,这个承诺差点没将金至决给馋死,他就是想要钱和力量,他是刚刚从美国飞回来的,因为确定傻子金林已经死了所以为了避嫌,怕自己在韩国会让金在平知道害死金林的是自己,所以金至决和金孝珠,在确定金林死后第二天就飞往了美国自己的庄园,一直都在不问世事,想将自己和金林一切都撇干净,然后想着金在平会来求他们回韩国。

这次要不是阿雅突然和自己失去联系,他也不会突然的回来,这不,让金至决惊喜的是自己刚一回来,立即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他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蔼的爷爷会突然发火,他只知道自己这次发财了,对于将金在平劝好,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爷爷就是一个老好人,只要他金至决要求而且说的狠一点立即就会手到擒来,最后让自己的爷爷向高家道个歉,让高家面子有了,金至决想也许自己能得到更多。

所以带着惊喜的心情,金至决走向了别墅,在得知自己的外公在餐厅吃饭,金至决也微笑的走向了餐厅,不过,就在金至决走向餐厅的时候,突然,就在外面听到了自己的外公和一个年轻人的笑声。

这让金至决一个惊骇,等慢慢的走进餐厅后,让金至决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出现的金至决的面前,他看到了那个本该已经死了的堂哥金林,正在和自己的外公碰杯。

“鬼...鬼呀!”站在餐厅中的金至决突然一个惊骇的大喊了起来,他以为自己看到了进来的鬼魂。

听到金至决在那里大喊鬼,这让金在平眉毛狠狠的皱了起来,但是却强压着怒火吼道:“你乱喊什么鬼呀,这里是餐厅,你要鬼吼鬼叫给我滚出去喊。”

对于自己爷爷对自己的态度,金至决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只是依旧愣愣的看着金林,这时候金林看着金至决向金在平问道:“爷爷,这位是?”

听到金林的问自己,金在平有点羞愧的道:“他是你的堂弟,金至决。”

一听是金至决,金林的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仔仔细细的开始打量着这个三番四次想弄死自己的堂弟,只见在金林的眼前,金至决就是一个才成年的男孩,但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对自己的堂哥屡屡的痛下杀手,这让金林感叹任何人都不能用外表来评断对方。

“堂弟,过来坐呀,站在那里坐什么?”金林带着微笑主动的喊金至决过来坐,这句一说,其实金在平还是很内疚的,毕竟他明知想要害死金林的就是金至决,而现在金林却浑然不知的傻傻的对自己的仇人微笑,这让金在平很是愧疚。

不过事实上是,如果金在平不在这里的话,金林那是立即会将对方给掐死,这种惦记自己生命的人,金林认为必须要死在自己的面前,如果不是顾忌金在平,金林早就会让金太真不惜一切去暗杀金至决了。

被金林这么一喊,金至决一个呆滞道:“啊...?”

这一句话,再次惹的金在平不开心道:“啊什么啊?你堂哥喊你过来坐,连谢都不谢一声,一点家教都没有,你母亲到底是怎么教你的?”

说真的,金在平对于金至决的不客气,要是以前,金至决会立即察觉到,因为以前金在平对金至决说话一直都是和蔼的,从没说过重话,而今天一来就被连骂两次,要是在以前,他一定会察觉到异常,可是今天金至决浑然不知,因为他彻底的沉浸在对金林的震撼中!

第二十五章货真价实亲孙子

坐在金林的对面,金至决用惊骇的眼神看着对方,本来已经确定金林已死的金至决母子,为了斩断关系,立即去了美国庄园,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就是为了让金在平求自己母子两人回去,然后执掌金氏御天,可是让金至决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等这次为了阿雅回来,却发现应该已经被自己弄死的人,活的好好的坐在自己的对面,而且本来应该是傻子的家伙,现在却变的聪明无比的和自己的外公说笑,而自己的外公也是对这个以前的傻子更加宠爱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金至决感觉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其实自己还是和自己的母亲在美国的庄园,自己只是在睡觉。

可惜这时候,金林的一句话打破了自己所有的幻想。

“至决堂弟,吃呀,今天这菜是爷爷特意吩咐人去济州岛买来了。”金林微笑着看着金至决道。

而金至决一看菜,不是别的正是金林最爱的吃的海鱼,这让金至决不爽了起来,看起来现在自己的外公对这个傻子是越来越好了,他现在很后悔自己太过于自信了,以为一定会将傻子杀死,所以让自己没有犹豫的和自己的母亲离开了韩国,断绝一切的外界消息,只留了阿雅的每天短信报告。

要是自己不那么自信的话,留在韩国,也许能在这个傻子一回来或出现就立即将对方给杀死,而现在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了,这让金至决懊悔不已。

也因为这样,所以看着金林的金至决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杀气,而这个杀气正好被金在平看到,只见他突然猛拍一下餐桌大喊道:“你找死呀?为什么盯着小林儿看?”

这声怒吼差点没将金至决给吓死,立即用不解的眼神看着金在平道:“外公怎么了,我什么也没有做呀?”

看着态度有点强硬的金至决,金在平也不好点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倒是金林微笑着对金在平道:“爷爷,你怎么了,堂弟只是可能无法将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重合在一起而已,所以可能想多看几眼,没关系的。”

“是...是...就是这样,金林堂哥说的是对的,外公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看着金至决那无所谓的样子,金林蔑视的一笑,像金至决这样的白痴,注定也就只能对付对付傻子,看着金至决坐在一边好像思考着什么的样子,金林笑着道:“至决堂弟,今天从美国飞回来是不是有事情呀?不会是姑姑有什么问题吧?”

金林的话,让金至决突然一个警醒,因为光顾着想金林的事情,差点忘记了高家的事情,要知道这可是自己能不能收拢一个家族的大事情,所以金至决立即就将金林的事情放一边,对金在平道:“对了,外公你怎么这么糊涂呀,怎么突然对付起高家了,您难道不知道高家是我的人吗?外公,赶快停手,和高家道个歉,化干戈为玉帛吧。”

金至决的一席话说无奈,差点没将金在平给气死,而一边的金林差点没笑死,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这么和自己外公说话的孙子,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宝呀?说话一点不经过大脑,本来金林还以为金至决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对手,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等这些事情忙完,金林可以安心的去找少女们了。

而此时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了金林的面前,那就是立即踩金至决!

“至决堂弟,你怎么和爷爷说话呢?高家居然敢三番四次的和我金家作对,那金家就要给高家点颜色看看,爷爷做的一点都没有错,而你居然说爷爷糊涂,你马上和爷爷道歉。”

金林的话说完,金至决眉头就一皱,他实在没有想到以前的傻子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要是以前,他早就上去,给傻子几耳光了,所以金至决怒火很盛的看着金林破口大骂道:“你一个傻子知道什么东西,给我闭上你的嘴,爷爷现在糊涂了,你一个傻子还跟在后面瞎嚷嚷,你真是找死呀?”

金至决的话刚说完,突然就感觉自己的头部一疼。接着就是一丝鲜血从头部流了下来,然后就听到一只碗的碎裂声金和金在平那疯狂的吼声:“你这个畜生,谁让你敢这么跟劳资说话,敢这么骂你哥哥是傻子,说他找死,我看是你找死,我警告你,小畜生,别以为你有什么伎俩我不清楚,立即给我滚,高家必须亡,你们秋家要是想帮忙的话,尽可以试试。记住秋至决,金林是金家唯一的继承人,你秋至决还没有资格侮辱他,如果你再敢骂你堂哥是傻子,那高家就是你秋家的下场。”

听完了自己外公的话,金至决一身冷汗。这次自己的外公直接的将自己金姓给去除,让自己用回了自己父姓,这很明白的就是告诉自己金家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了,这就是典型的过河拆桥,金林还是傻子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将自己的秋姓改成了金姓,这个死老头不知道有多高兴,可是现在他的亲孙子变聪明了,自己这个外孙子立即就要滚蛋。

所以金至决恨呀,他看着在一边微笑不已的金林,金至决都快被气死了,但是毕竟是在金家,金至决没有办法,只好一跺脚指着金林道:“你给我等着,迟早你要为今天付出代价。”

这话让金林一个无语道:“我等着你。”

说完,金至决捂住流血的头灰溜溜的走了,而等金至决走后,金在平则是依旧大骂的道:“这个小畜生,小林儿别怕他,他要敢动你,我让他秋家一族死绝。”

看着自己生气的爷爷,金林则是笑着安慰道:“好了爷爷,我想至决表弟是因为太年轻了,还有就是大概是高家许了他什么好处,所以他才过来让我们过去道歉。”

这一句话一说,金在平就更加的生气了:“不是一个姓就不是一条心,虽然故意改了母姓,但是心到底还是别人家的,只要别人一给好处,为了点好处立即将我金家的脸不要命的踩,我真是瞎了眼了,养了一只白眼狼。”

看着金在平那生气的样子,金林实在是怕他气出个好歹,所以立即宽慰的道:“好了,爷爷,不要生气了,现在你有一条心的孙子了,我金林可是您货真价实的亲孙子。”

听了金林的话,金在平才稍稍的平静了一下道:“对,我有亲孙子了,将那些白眼狼全都爆出来也好,省得我一个个找了。小林儿,等将高家收拾掉,就和我去律师楼,我要将我的东西给你,省的白眼狼惦记。”

金在平说完,金林呵呵一笑!

第二十六章少女时代危机

第二天一早,昨天所弥漫的硝烟已经彻底的结束,在昨天傍晚时分,韩国金氏御天展现了它无可比拟的大肌肉,几个小时里收拢了近80亿美元的资金,用恶意收购的方式,将高家富真地产收购成功,接着拆散零卖,不但自己吃了肉,跟在金氏御天身后为其呐喊的人也喝了汤,集体赚了一个盆满钵满。

紧跟着是早上8点,高家高正哲由韩国国会正式宣布解除高正哲大法官的职位,接着韩国检察厅再次发出声明,将控告高正哲,受贿罪,杀人罪,猥亵罪,jy罪等十五条罪行,预计高正哲将被判2420年的有期徒刑。

就在韩国检察厅发出声明后,所有人都知道高家完蛋了,金家是不能得罪的,金家突然展现出的力量,让以前得罪过金家的人开始惶恐不已。

而在10点,韩国金氏御天发出声明,金氏集团会长金在平遗嘱确立,死后所有的股份和财产只属于自己的孙子金林,接着金林发出声明将以100亿韩元建立金在平慈善基金,此基金将致力于扶助那些困苦的老人们。首批约300万枚煤炭将送往缺煤炭的老人之家,金林承诺会让韩国的老人们温暖的度过韩国的冬天。

此举一出,韩国媒体和韩国国民对金林接任金氏御天纷纷表示看好!至少那个叫金林的是一个做慈善的人。

而高家则是比较惨,高正哲被抓,高起哲与昨天凌晨高家一无所有的时候,跳楼自杀,高振旭,高秀拉等高家之人,全部被赶出豪宅,任由她们自生自灭。

此次金高之战以金家的绝对优势落寞,金家势力再次震撼了一群原本还想在金家身上啃一口的宵小们。

还有金至决,不,现在应该叫做秋至决了,坐在自己家的别墅里,看到今天金氏御天集团居然公布金在天的遗嘱声明,这样将遗嘱全部公布于众的话,那就说明。自己的外公一分一毫的遗产都不想分给自己,要知道如果不公布的,凭借自己的母亲和自己外公的血亲关系,金家财产多多少少自己还能分到一点,如果金林不给,那就打官司,依靠自己母亲是自己外公的亲生女儿的关系,官司多半会赢,因为人死了遗嘱就很好作伪了,可是现在这样一公布,全韩国国民都知道了一个事实,那金家所有的财产自己一分一毫都得不到。

“那个死老头可真够狠的呀,劳资给他装孙子这么多年,现在他真孙子不傻了,立即就一脚将劳资给踢开,一毛也不给劳资,草,老畜生,别急,等劳资将你孙子给宰了,劳资看你遗产还能给谁?”说完,秋至决脸上露出了狠辣的神色。

和秋至决不同,金林则是陷入了疯狂的忙碌和学习中,没办法,金林一被宣布成为了金氏御天的继承人后,金在平就让金林做了专务理事,开始主管起公司的一些事物,而金林的能力也立即得到了很多理事的赞赏,称金林不但有能力而且也很有才华,他对处理公司的事物完全就不像一个新手,而是像一个已经锻炼过几十年的老手,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就这样金林那出色的表现,也让本来还有些担心的金在平的老兄弟们彻底的放心下来,而金在平也是开心不已。对于金林他是越来越喜欢。

金林也在努力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不为别的,只为能让自己的爷爷心安,魂穿过来的金林,拥有很高的智慧,学东西特别的快,所以在学习公司事务的时候,金林还跟在金太真的后面学习格斗术,当然了格斗术只是掩人耳目,真正的金林其实是在和金太真学习杀人术,自从自己被朴振荣从汉江桥上给摔下来后,金林认为,自己如果不强大那是不行的。

配合着自己的那强劲的身体和聪明的大脑,金林在短时间内学的很好。

....................................

韩国时间2008年12月26日,少女时代的宿舍。

“我们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客厅中李顺圭的眼中挂着眼泪悲伤的看着身边的少女成员们道。

“真的吗?就这样结束了吗?公司连最后一次机会都不给我们了吗?”权侑莉也是无法相信的哭泣道。

“八年,为了我的梦,我在公司足足的等待了八年,可是为什么我的梦连开始都没有,就要这样无奈的结束?我不甘心呀!真的不甘心。”说完,强大的冰山公主jessic也是落下了不甘心的泪水。

“难道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吗?我们还可以再去求一求金社长呀?”金泰妍眼中带着泪水道。

“没用的,这不是金社长可以决定的,是理事会决定的,所有的理事都认为继续为我们出一张迷你专辑完全就是在浪费钱,所以他们集体的否决金社长的提议。”崔秀英无奈的道。

“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林允儿这时候看着少女们担心的道。

“允儿,你不会有事的,以你现在的人气,公司一定会让你独自以演员出道!”李顺圭安慰着林允儿道。

不过,李顺圭安慰完,林允儿却委屈的哭了起来道:“可是我不想一个人出道,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我们少女时代不是一个整体吗?”说完,大哭了起来,而林允儿一哭,所有的少女们都大哭了起来,一时之间少女时代的宿舍里传出了最悲伤的哭泣声,九个曾经生死相依的姐妹,很快就要互奔东西。

第二天一早,韩国s-m娱乐公司,就发出一条声明,公司少女时代迷你一辑将无限期的搁置,少女时代成员林允儿将暂时以演员的身份继续活动。

这一条声明一出,韩国娱乐媒体一片哗然,韩国s-m终于要将自己手中这个烫手的女团给结束掉了,如果不是因为林允儿的关系,韩国的这群娱乐媒体们认为,少女时代会更早的被结束掉。

因为此时的少女时代的位置实在是太尴尬了,这个女团是金英敏为了巩固自己地位而推出的女团,不过成绩简直就是惨不忍睹,更无语的是,由于s-m公司的自己炒作失误,频频的用绯闻炒作少女时代,想要让少女时代迅速的蹿红,可是让s-m这群白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炒作完全相反了,少女时代居然很快成为了自己公司两大当红男子团体粉丝们疯狂的攻击对象。

两次的黑海,就像笑话一样。死死的抽了s-m公司的公关部,一时s-m的公关部被称为猪一样的队友。

不过,韩国娱乐媒体不知道的是,本来他们以为必死的少女时代,现在他们的守护者,也开始了他的行动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