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硕 / 第五百四六章 韩硕迎战

第五百四六章 韩硕迎战


                第五百四六章 韩硕迎战

周泰源的否认,让高振旭突然陷入了无法辩解中,这时候,金林就笑着慢慢的往高振旭身边走道:“我知道了,你高大少可能是听到有人说我金林是一个傻子,而你高大少想要一辆车子,所以就想了一个计策,用赌约的方式,来从我这样的傻子手里弄一辆兰博基尼开一开,哇...,高大少,说真的我觉的你真的是太聪明了,如果我真的傻子的话,那你就能什么力气也不废,就弄到一辆兰博基尼开一开了,而如果我金家不同意,那在场的众位就是你的证人,这又是按指印又是录视频的,看样子高大少是确定我是傻子了。 ”

朴智浩的话刚说完,人群就响起一群鄙视的声音。

“这个姓高的怎么这么无耻呀,用这么毒的计策骗人?”

“就是,不是说姓高的家教很严吗。家里好像有法官哦。”

“草...法官,那是他的长辈,一样米百样人,就是总统的种都有王八蛋,还法官。”

“不是一个好家伙,用歪门邪道骗钱,但这次砸了自己的脚,那个说金家大少是傻子的人,将他害死了。”

“害的好,法官有这样的子孙,不用猜他家大人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这下看他怎么办?”

.............................

众人鄙视的声音,让高振旭突然害怕了起来,就在高振旭准备走的时候,突然高振旭的手臂感觉被人抓住,回头一看,发现是金林带着微笑抓住了自己的手,什么时候金林一敢抓自己了,这让高振旭立即一个大吼道:“草你吗,傻子给劳资松手。”

不过,让高振旭没有想到的是,金林呵呵的笑了起来道:“我拿属于我的东西,你也敢骂我?”

说完,眼神一变,杀意一露,金林立即以拳砸向了高振旭的手臂关节处,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嘎嘣’,高振旭的手臂关节应声而碎,瞬间一股剧痛袭来,让高振旭惨叫不已,不过,此时高振旭的惨叫却让周围的人响起一片叫好声。

听到大家叫好的声音,金林则是微微一笑道:“谢谢,请不要着急,我不会让这个秀冷场的,现在我要拿属于我的腿了。”

说完,金林就一脚将惨叫的高振旭踹倒在地上,此时高振旭的四个跟班和他的妹妹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金林舔了舔嘴唇,从身边拿起一把椅子,这椅子是红木做的,十分的结实,没有任何的犹豫,金林抡起椅子就直接的砸向了高振旭的膝盖!

“啊...!”高振旭再次的惨叫了起来,而周围听到高振旭惨叫的人也是立即一片叫喊声,不过这些叫喊声都是些男的,女孩早就躲的远远的了。

一下当然没有办法将高振的腿砸成粉碎性的骨折,所以金林还开始了第二下,第三下,很快高振旭那渗人的惨叫声立即就在一楼大厅中响起。

虽然高振旭很此时很凄惨,但是因为刚刚高振旭实在是太可恶了,还有就是高振旭自己在赌约上签字按指印,这让现场所有的人都感觉高振旭是自己活该,没有一个人同情他,反而大多是幸灾乐祸。

不过,就在金林在准备第四次砸向高振旭的腿的时候,突然金林的椅子被一个人挡住了,原来刚才高秀拉是去喊自己的保镖去了,看见自己的保镖过来,高振旭忍着剧痛像疯狗一样的怒吼道:“成叔,弄死他,后果我担着。”

高振旭这句话一说,金林立即感觉到了那位高振旭保镖的杀意,不过,金林却没有一丝害怕,对于那位高振旭保镖投过来的杀意,金林没有一点的回避,而是直接的带着一丝微笑,死死的和那位保镖对视。

金林眼神中那带有嘲笑的杀意,让高振旭的保镖心中一狠,二话没说立即出杀手往金林的柔软的咽喉部位一击,只要他能捏到金林的咽喉,那位叫成叔的保镖就有百分百的把握捏碎金林的咽喉。

不过让那位成叔讶异的是,突然在自己出杀招的时候,那位叫金林的家伙却突然好想达到目的一样的微微一笑。

难道有变局,果然当成叔的手离金林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另一只手斜插了过来,打断了成叔的杀招,就在成叔想退的时候,哪里还能退的掉,立即成叔就像被人黏住了一样,哪里都不能走,一连被对方朝胸口踹了几脚,吐出一口鲜血后,才惨痛的退出后盯着来人道:“鬼见愁金太真?”

这时候,看着金太真挡在自己面前看着对方冷冷的道:“好多年都没有人喊过我的绰号了,很想和你叙叙旧,不过很遗憾,很快我们就要生死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话一出口,那名叫成叔立即一惊骇道:“是误会,我们高家和金家一直都是互帮互助的。”

“呵呵...!”金林突然笑了起来道:“金家可没有和你们高家互帮互助,你们口中的金家应该不是金林的金家吧?”

“这...!”那位保镖一个无语,确实他说的金家是金至决而不是金林。

就在高家保镖一时语塞的时候,突然一个厚重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大吼了起来:“小三,你怎么了?是谁打的你?”

来人金林不认识,这时候金太真在金林的耳边提醒道:“他是高振旭的父亲高起哲,是高家老二,高家老大就是一名法官,而这位高起哲是搞建筑业的。一个中型公司,不是很强。”

“是谁?是谁敢打我高家的人,不想再韩国混了吗?”高起哲那嚣张的言语再次的将周围的人给不爽了起来。

这时候,高秀拉在一边大哭了起来道:“父亲,打大哥的是傻子金林。”

“什么...?”高起哲突然看向了一边的金太真,先是一楞然后突然看着金太真道:“是你打的我儿子,我的儿子只是和你家小公子玩一下,你就下这么重的手,你们金家当我高家没人吗?”因为高起哲知道金林是傻子,所以知道金林是不可能打伤自己的儿子的,只有他身边的金太真有可能。

高起哲的话,让站在金太真身后的金林哈哈的笑了起来道:“高叔叔,打你儿子的人是我,他的手是我折断的,膝盖也是我一下一下给砸碎的,这里这么多的人看着我动的手,你可不要冤枉人呀?”

随着声音,高起哲看到了站在金太真身后的金林,接着一个震惊道:“你...你不傻了?”

“哈哈...!”再次的一个大笑道:“我不傻呀,只是你家的高振旭很傻!”接着金林将高振旭的赌约给拿了出来道:“你家高振旭和我立的赌约,现在他输了,所以他的一手一脚是我金林的。这里多人都可以给我作证。大家说是不是?”

“是呀...!”一个整齐而强大的回应!

第二十二章首尔平哥

全场同时的回答,让高起哲一楞,说真的他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同时的给自己回答,这说明自己的儿子刚才可能得罪了很多人,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在等了一会儿,立即高起哲就找到了赌约的一个漏洞道:“不对,你们的赌约只是私人之间的协议,所以根本就不具备法律的效应,所以金林,你等着我高家不会放过你的。定让你金家知道与我高家作对的下场。”

高起哲刚刚说完,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高家真是好狂呀,那就试试看吧,我金家对于你们的挑战接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金林回头一看,自己的爷爷和一众大佬们缓缓的从二层走下,这群人一走下来,立即全场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而高起哲听了金在平话,则是不忿的道:“金老爷子,你家金林将我儿子的手脚给废了,难道一点道理都不讲了吗?”

“哈哈...!”金在平笑了起来道:“有赌约在手,你们有什么好聒噪的。”

“可是这份赌约是无效的,不具备法律效应的。”看着金在平,高起哲狠狠的道。

“哦...?”金在平微笑一下道:“我记的就在去年,你家的高振旭也是拿着一张如此的赌约,从我这里开走一台法拉利,你那时候还到处夸奖自己的儿子聪明,和金林打赌赢了法拉利,那时候你怎么不说那份赌约是无效的,赢了就将车开走,输了就说赌约无效,你们高家也太猖狂的吧。”

一句怒吼,将高起哲震的一个哆嗦。

接着金在平露出的阴森的表情道:“好!好!都以为我金家是软柿子,一个接着一个往上捏,不动你们是因为我金家不想伤了和气,但是,并不代表我金家怕你们,现在全都想要骑在金家头上拉屎,好呀。高家既然想战,那我金家必奉陪到底,明日后,金家与高家在韩国只会有一个存在。”

这个狠话撂出,全场震惊,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金在平那疯狂的样子,所有人都无法想象一个以前特别和蔼的老头,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的强势和嚣张。直接就是你死我亡,要知道高家可是还有政府的背景,不是好对付的。

不过,这都是不了解金家和金在平人的想法,那些了解金家底蕴和金在平为人的那些老家伙则全都微微一笑,因为他们知道高家很快就要成为历史了。

很快高起哲派人抬着自己的儿子高振旭走了,他立即要回去和自己的大哥商议一下,怎么狠狠的搞一下金家,这次一定要让金林那个傻子进监狱,让金在平那个死老头跪在自己的面前。

接着金在平也带着微笑和金林离开,在车子里,金在平笑着对金林道:“你呀,还是太心软了,要是我直接的就将高振旭变成植物人,乃乃的,真当我金家是他的提款机呀。草...!”

听着自己身边的爷爷不停的冒着粗话,金林心中则是微微的一个心酸,金在平为了以前的傻子金林应该压抑了许多的自我,今天他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爆发了。

................................

时间是晚上的23点多,李在熔走进了自己父亲的李健熙的书房。

“你说什么?金家的那个小子居然变聪明了,金老头要对付高家了?”一个惊讶完后,李健熙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看着自己父亲大笑,李在熔有些不解的道:“父亲,为什么这次金在平叔叔会这么的冲动,要知道高家可是有政府的背景呀。”

看着自己的儿子李在熔,李健熙更是大笑了起来道:“没错,在熔,我想不单单是你,明天只要传出金家和高家决一死战的消息,所有人都会认为金在平那个老家伙是个鲁莽的家伙,可是...你们全都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我知道,明天过后,高家将不复存在。”

“什么...这应该不可能吧?”李在熔认为自己的父亲说的有点不太真实。

“不可能?”李健熙微微一笑道:“你们都这样认为,那是因为你们看到的金在平是失去了儿子的金在平和知道自己的孙子是傻子的金在平,而我看到的金在平,是在那之前,纵横黑白两道,被人称作为首尔平哥的男人,他勇猛,义气,狠毒,狡诈,如果你是他的兄弟,他可以将命给你,所以他的兄弟也愿意将命给他。如果你是他的仇人,那他将对你狠辣毒杀,包括你的家人兄弟一个都不会放过,所以他的仇人都死绝了。可惜失去了儿子和有一个傻子孙子的他,为了他的傻子孙子,他拼命的压缩自己的戾气,慢慢的转变成一个大家都以为的和蔼老头。”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在熔?”

听了自己父亲的问话,李在熔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李健熙笑着道:“他是在为了自己死后铺路,他希望在自己死后大家会因为他的和蔼,放过他的傻子孙子一码,所以被一些小家族欺侮到头上,金在平一只都在忍着,就像高家,这样的垃圾家族也敢和金家叫板,这就足以证明金在平有多退让了。”

听了自己父亲的话,李在熔突然道:“可是不对呀,既然金在平叔叔想要让自己的孙子有退路,可为什么却突然发飙了呢?”

看着自己的儿子,此时的李在熔想事情还是不能让李健熙过于的欣赏,所以李健熙摇了摇头看着李在熔道:“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顾忌了,他的孙子变聪明了,他金在平还有他金家就再也没有顾忌了,而现在和之前不一样了,他孙子变聪明了,但是底气不足,他金家现在要的不是忍辱了,而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嚣张,将自己的肌肉露出看来给所有人看看得罪他金家的下场,让所有人都记住,不要与他金家为敌,不要与他孙子为敌,震慑韩国所有家族。”

“啊....!”李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