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硕 / 第四百九二章 郑家姐妹的危机

第四百九二章 郑家姐妹的危机


                第四百九二章 郑家姐妹的危机

阿雅怎么没有想到,一直都被自己玩在鼓掌中的傻子,居然突然身手会变的如此的敏捷,不但这样而且还出手狠辣,在自己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倒。

昏迷中的阿雅,此时还在做梦,她忽然梦到了自己第一次遇到傻子的时候,傻子在她小时候将她带回了金家,一开始她也很照顾傻子,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以后会做傻子的老婆,可是人的欲望是永远都无法满足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金家因为金家长辈对傻子的宠爱,所以她阿雅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弄的后来阿雅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小姐的命。

可是自己小姐的命却还要来伺候一个傻子,所以她慢慢的开始讨厌傻子,甚至是恨傻子,她是小姐的命,凭什么要伺候傻子,她完全的忘记,她这小姐的命是谁给她带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帅气的才俊出现在了阿雅的面前,金至决,傻子的堂弟,他帅气,聪明,优雅,比那个吃饭都吃的一团糟的傻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她开始怨恨,为什么当初是这个傻子捡到自己,这个傻子害了她阿雅的一生。

最后因为讨厌和恨她开始虐打傻子,为了不被家人发现她虐打傻子,阿雅总是用针刺傻子,每次看到傻子被刺的哇哇乱叫,阿雅就会感觉到心中无比的舒畅,后来花招也是越来越多,用夹子夹耳朵,捏傻子的大腿根部等等....。

但让人最可怕的是,有一次自己虐打傻子被金至决看到了,这让阿雅很害怕,她跪在了金至决的面前求他不要将自己虐打傻子的事情说出去,只要金至决不说,她什么都愿意做,听了自己什么都愿意做,金至决微笑了一笑,然后坏坏的笑着将自己牛仔裤的拉链拉开。

看到金至决动作,阿雅懂的,自己已经偷偷的在网上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动作片,没有任何的犹豫,阿雅想也没想的吞了下去。

自己第一次就这么献了出去,但这是阿雅自己愿意的,她感觉很开心,金至决比那个傻子好多了,接着一段时间了,她和金至决经常的用照顾傻子为借口,然后在一起碰面,就在傻子面前脱光衣服,缠绕在一起。

每次在傻子面前,金至决都会无比的勇猛,对着傻子大喊:“傻子,我在干你的女人。”

这样的喊声,让金至决很爽快,自己也很满意,后来有一天,金至决说要带自己去环游世界,不过,傻子必须死了才能带自己环游世界,所以金至决让自己带傻子从家里出来,然后交到傻子保镖的手上,天呀,这自己当然乐意了,傻子,她早就受够,死了才好,死了自己才会爽翻天。

所以阿雅毫不犹豫的找了个借口将傻子带出了家门,然后开心且激动的将傻子交到了那位保镖的手上,并要求对方一定要弄死傻子。

接着阿雅就回了家,开始做梦和金至决环游世界,可是谁知道傻子居然回来了,而且还变成了一个疯子,突然一个剧痛,阿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的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绑住了,等眼睛彻底的睁开,她惊讶的发现,傻子居然坐在自己的对面,手中正在玩自己手机上的游戏。

傻子居然还会玩手机游戏,这让阿雅惊骇不已。

“你醒了!”金林没有回头,依旧盯着手机屏幕道。

看着傻子居然说了一句话,阿雅十分震惊的道:“你...你...你是...你是谁?”

“呵呵...!”金林一个冷笑,将阿雅的手机关掉道:“我是谁?刚才你不是叫我傻子吗?”

一个回头,金林和阿雅面对面,看到金林的样子,阿雅一个惊骇道:“你...你是...你是傻子,可是...可是你...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说人话了?”

“那要感谢你呀,哦...对了,如果不是你想要弄死我,让人将我带到汉江想要淹死我,我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金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的说着,走到了阿雅的面前,接着用手在阿雅那饱满的大柔软上狠狠的一抓然后用力的揉捏了起来。

看着眼前那冷着脸的金林,阿雅忽然想起了,金林很喜欢摸自己的那对大柔软,只是每次偷偷的想摸的时候,自己就会用电笔电他,看着他用惊骇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中的电笔,阿雅很是爽快。

现在自己的柔软被已经不是傻子的金林这样肆无忌惮的揉捏着,阿雅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所以阿雅立即哀求道:“小公子,只要你喜欢,我就是你的,求求你,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阿雅的求情,让金林呵呵一笑道:“可以呀,我这么喜欢,怎么不会原谅你,但你要告诉我,是谁要弄死我呀?只要你告诉我谁想要弄死我,我就放了你,然后让你继续的伺候我。”

“真的...?”看着此时那邪魅的金林,阿雅突然感觉对方好帅。

“当然是真的。”金林微微一笑,将手伸进了阿雅的衣服内,直接的肌肤接触。

突然的这一下,让阿雅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接着他感受着金林的大力诺诺的道:“是决公子,决公子让我做的。”

“决公子是谁?”金林一怔,自己属于金林的记忆是在是太模糊了,主要还是因为以前的金林是个智商低的人,所以很多记忆,如果不是刻骨铭心,其实都不清楚,所以此时的金林是真的不知道决公子是什么玩意。

“你不知道决公子,他是你的堂弟呀?”阿雅有些惊讶的道。她没有想到,金林虽然聪明了,但却忘记自己的亲人。

“哦...是我堂弟呀?那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他就是我离我金家血缘最近的人了?”金林带着微笑道。

点了点头,阿雅道:“是的,他的妈妈就是小公子您的姑姑,是你父亲的亲妹妹,而您的爷爷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你的父亲还有一个就是你的姑姑。”

阿雅说完,金林微微一笑道:“这就难怪了。”

看着金林的手从自己的衣服中抽了出来,阿雅战战兢兢的道:“小公子,我什么都说了,你能不能放了我,我保证以后只听你一个人,我也只伺候你一个人。我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我一定能让你舒服的,决公子就说我很厉害。”

“呵呵....!”金林笑着从床上站了起来道:“你不觉的现在的肚子有绞痛吗?”

金林的话,让阿雅一楞,接着接感觉自己的肚子里真的突然一股绞痛,带着惊骇的表情,阿雅看着金林道:“你给我喂了毒?”

金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给你喂了毒,而是你自己给自己喂了毒,你刚才从小瓶子里倒出的液体就是一种毒药,无色无味的剧毒,两个小时左右毒发,我看了表,你差不多到时间了。”

金林的话,让阿雅脸色一个扭曲道:“什么...?可是决公子说那只是慢性毒药呀?你吃了以后会慢慢的身体不好呀?”

“白痴!”阿雅的话让金林一个冷笑,接着就看到阿雅挣扎了一会,然后翻了一个白眼,接着口吐白沫,死了过去。

看着阿雅死去,金林从自己的身上将手机拿了出来,拨出一个号码,看着号码金林微笑着道:“现在就看你还是不是我父亲的人了。”

很快手机上显示了一个人的名字——金太真!

第十六章善后

很快,接着金林电话的金太真立即赶到了金家,慢慢的推开了金林的房门,首先映入金太真眼里的是,金林在看一本书,接着就是床上被绑着的阿雅。

“太真叔叔来了。”听到门响的声音,金林微笑着将书放下,然后坐在椅子上转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金太真突然感觉此时的金林有一股强大的气场,这个气场金太真以前在金国哲身上遇到过,所以金太真微微的鞠躬道:“是的,小公子,我来了。”

“恩...!”金林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指床上的阿雅道:“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我希望太真叔叔能帮我处理一下。”

“什么...?阿雅死了?”金太真一个惊讶道:“她不是您最喜欢的女孩吗?为什么小公子要虐杀她呀?”此时的景象让金太真很是害怕,他很害怕虽然金林变聪明了,但却突然变的嗜杀了,要知道金林以前可是很喜欢阿雅的,怎么一回来就将阿雅给杀了,而且还是绑成这样的虐杀。

看着金太真那惊讶的神色,金林知道他想歪了,金林笑了一笑对金太真道:“太真叔叔,我以前是不是总是莫名其妙的哭泣?”

金林的话,让金太真想了一下道:“好像是这样,有时候有人轻轻碰你一下,你都会大喊很疼,后来阿雅说,你是在引人注意,我和老爷也认为小孩子都这样,所以也就没有多想。”

“那我的耳朵的伤,那位阿雅又是怎么和你解释的?”

“这个,阿雅说是你自己发火挠的。”

听了金太真的话,金林哈哈一笑道:“这你们也信,你们知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会被这个j人虐打,她用棒球棍垫着书本打我,用针刺我,让你们看不到伤,我的耳朵是她用夹子故意拉伤的,我还经常被她用电击,有的时候会被电的抽搐,这些太真叔叔你知道吗?”

金林大笑着将这些说了出来,却让金太真感觉十分的毛骨悚然,只见他用惊骇的眼神看着金林道:“怎么会这样?”

金林深深的一个叹气道:“太真叔叔,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我的父亲将你当成他最好的兄弟,然后将我交给你照顾,可是你就是这样照顾他的儿子的,不知道我的父亲在地下会不会为他当初的选择而后悔落泪呢?”

“公子?”金林的话,让金太真大喊一声突然激动的往地上一跪:“我是混账,没有照顾好小公子,我...我让你后悔了。”

看着金太真那痛不欲生的表情,金林能看的出来,那是很真挚的表情,虽然金林没有亲眼见过金国哲和金太真活着时候的感情,但此时金太真那发自肺腑痛不欲生的表情,金林知道,这个人自己还是能用的。

连忙的将金太真给扶了起来道:“太真叔叔,不要这样,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也活的好好的。”

金林将自己给扶起来,并且没有真的责怪自己,这就让金太真更加的内疚了起来,只听他用颤抖的语气对金林道:“可是...可是...您还是因为...因为我的蠢笨,受了...受了太多的苦了。”说完,眼圈就是一红。将金林狠狠的一抱道:“小公子,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公子呀。”

感受到一个40多岁的冷酷汉子突然的哭泣,金林想到了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很快金太真就再次恢复了以往那冷酷的样子,接着金林就将自己回来继续装傻,然后阿雅怎么对自己的说了出来,等说到阿雅居然是故意将金林带出去,然后亲手交到那个将金林推入汉江中的保安手中后,金太真的眼神变的更加阴郁了,不过,这还不是结束,朴智浩又将阿雅混在饭中的那瓶液体拿了出来给金太真看。

金太真立即就认出了瓶子里装的是剧毒,一沾必死,金林这时候也是立即做出一个庆幸状,如果这次走回来的还是傻子金林,那他就必须要死了。

这时候,金林再次的试探金太真道:“太真叔叔,阿雅和我说过,她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对方是谁,她就已经死了,我想请问您,知不知道那个站在她身后,想要我死的人是谁?”

金林已经知道站在阿雅背后的就是金至决和金孝珠,但金林却还是想要从金太真的口中知道,因为这样金林才能肯定,金太真现在是会继续的效忠自己,还是早就已经倒向了自己的爷爷金在平。金林知道自己的爷爷一定知道金至决和金孝珠想要杀自己,但是他却选择了沉默,也就是说现在如果金太真不说出金至决和金孝珠是阿雅背后的人,那么金太真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倒向了自己的爷爷,那自己有的事情就不能用他了,不过,如果金太真将金至决和金孝珠的说出来,那就说明,金太真的心还是在自己这里的,那自己就能放心的用他了。

结果没有让金林失望,金太真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了金至决和金孝珠的名字,金林心中那是一喜,可是脸上却依旧装作不知道的问金太真,这两个人是谁,为什么敢暗杀金氏御天集团的会长的孙子。

等金太真低着头说这两人就是金林的堂弟和姑姑的时候,金林就像受了打击一样的往后一退,金太真以为金林真的受了打击,毕竟自己亲人的背叛那是最伤人的,只是金太真不知道的,此时金林的灵魂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同一个人了,现在的金林如果有机会弄死金至决和金孝珠,他会毫不犹豫。

不过,遗憾的是自己的爷爷,不想要对方死,如果硬要弄死对方,金林认为那不是最好的办法。

很快,金太真离开了,还带走了阿雅的尸体,接着,金林也让佣人将这间卧室打扫了一下,至少将那些天线宝宝给清理了出去,然后买了很多书回来,将原来的天线宝宝房间变成了古香古色的充满了书卷味的房间。

还有金林宣布阿雅已经找到自己的家人,所以回家了,一句话就搞掂了一个死人,这就是有地位有实力人的好处,而且不会有任何一个异议的声音,最后金林还让今天接自己回来的40多岁的女佣专门负责打扫自己的房间。

虽然金林突然的聪明让所有佣人都惊讶不已,但是他们却没有资格询问和质疑,所以聪明的金林很快就得到了佣人们的认同,就像金林从来都没有傻过一样。

第十七章炫耀孙子

黄昏的时候,金在平从公司回家,今天是他回来最早的一天,等他走到别墅下的时候,抬头一看,就见到自己的孙子金林,坐在窗子前安静的看着书。

这副美丽的景象,差点没让金在平哭了起来,其实他在很多年前就幻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从公司回家,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孙子在努力学习的画面,那是每个爷爷对孙子的期待,可是多少次,他都是失望的走回家,可是今天,他真的看到了自己孙子坐在窗前读书的画面。

此时的金在平认为他的一生如果只到这里,他也无怨无悔,幸福的感觉充满了金在平的全身。

而这个时候,金林在楼上突然一个转头,看到自己的爷爷正在呆呆的看着自己,金林微微一笑,对金在平挥了挥手,立即就得到了金在平热烈的回应。

很快金在平就走进了金林的房间,看着大变样的金林房间,金在平很是开心的道:“小林儿,你怎么买了那么多的书呀?”

知道金在平走了进来,金林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我已经浪费了快20多年的时间没有学习,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分秒必争,还好这些书籍我还是能看懂的,为了金氏御天,我要努力。”

“好!好!好!”三个好字充分的表达了此时金在平的喜悦,自己的孙子能变的如此的懂事,真是让金在平开心不已,突然,金在平开口喊道:“阿雅...阿雅呢,快点给小公子弄点补品补脑子,可不能让我的小林儿脑力跟不上呀。”

听到金在平在喊阿雅,突然,金林顿了顿道:“爷爷...不用喊阿雅了,她已经死了。”

“什么...?阿雅怎么死了?”金在平一个惊讶道。

接着金林就将今天下午的事情再次的说了一遍,当听到阿雅每天都在虐打金林的时候,金在平狠狠的将桌子一拍道:“那个贱人,我们金家供给她吃,供给她喝,你对她这么好,她居然也能下得去手,这个畜生。”

后来当听到,阿雅拿出来的液体是剧毒的时候,金在平吓的脸色都变了,他还不容易盼回来的聪明孙子,现在可不能出一点事情呀,听到最后阿雅将剧毒给吃掉,金在平在放下心来对金林道:“小林儿没有关系,那个贱人死了好,她是现在没有家人,要是有家人,我不介意杀光她一家。”

金在平的话,金林微笑一下道:“只是不知道,阿雅身后的人是谁,对方想要我死,我总感觉这不是最后一次呀。”

看了看金林,金在平欲言又止,让金林失望的是,金在平还是没有说出金至决和金孝珠的名字,也许他是怕金林和那两人互相的厮杀吧。

所以他默默的叹了口气道:“小林儿,你放心,爷爷向你保证,这将是最后一次对你的刺杀,以后爷爷会用尽力量保护你。”

虽然金在平没有说出金至决和金孝珠的名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金林却能体谅金在平,一个死了儿子的老人,对自己唯一的女儿有点庇护,那是很自然,所以金林不怪他,看到金在平明显的有点不开心,突然金林笑着道:“爷爷,你不是最喜欢下围棋吗?现在离吃饭还有点时间,要不要我陪你下两盘。”

“真的...?”金在平立即开心了起来。

看着金在平开心,金林也是开心的道:“真的。”

夕阳西下,在奖忠洞一间别墅的花园中,有两个人一老一小,铺开了棋盘开始大战,一开始老人占据了上风,第一盘和第二盘将年轻的男子杀的是落花流水,不过,让人惊讶的是,到了第三盘和第四盘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可以和老人杀的旗鼓相当,值得一提的是,第五六两盘,年轻人已经开始转杀老人。

老人对年轻人的棋法十分的赞赏,敢拼敢杀,在这敢拼敢杀中,其实还有一个又一个陷阱等着对方,简直就聪明到了极点。

虽然老人输了棋,但是老人却异常的开心,原来他的孙子终于不再是凡人了,所谓金鳞岂是池中之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

晚上吃饭的时候,金在平高兴还让管家开了一瓶红酒,看到老爷开心,小公子聪慧,那个老管家也是开心无比,立即从别墅的酒窖中拿了一瓶最好的红酒出来,开了之后给自己的老爷和小公子倒上,而在倒的时候,小公子对老管家的彬彬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