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硕 / 第四百五三章 悲催的吴钟赫

第四百五三章 悲催的吴钟赫


                第四百五三章 悲催的吴钟赫

“老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不是已经说好了,我帮你写好两首歌曲,你就让我加入2pm,可是为什么却是尼坤加入了,而我又被刷下来了,老师,我真的很想出道,求求你,帮我一次吧!”汉江上的一座铁桥上,一个长相近似于丑陋的男子对着jyp的朴振英苦苦的哀求。 (.. )

听了男子的苦苦哀求,朴振英嘴角微微的翘起,然后蔑视的笑了一下道:“贤俊,为什么你总让我说实话呢?你的长相实在是太丑了,已经丑的连整容都整不过来了,这样的你,加入2pm,请你告诉我,还会有人喜欢2pm吗?答案是没有,一个都不会有,你是想弄垮2pm吗?我劝你还是乖乖的给我写歌,这样我会保你在jyp做一辈子的练习生的。”

听了自己老师朴振英的话,车贤俊整个的大脑瞬间空白一片,接着车贤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指着朴振英悲愤的喊道:“老师,这就是你早就已经想好的答案了吧,那你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为什么还说只要我帮你写的歌能大红,你就一定会帮我出道,现在《tellme》和《nobody》两首歌曲都已经大红,为什么你现在要出尔反尔!”车贤俊最后的‘出尔反尔’四个字几乎是用自己的身体内所有的力量而嘶吼而出,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彻底的被朴振英的话给点燃了!

看着像疯狗一样嘶吼的车贤俊,朴振英冷笑了一声道:“一切都是你自己太蠢,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怎么不去撒泡尿照一照你自己的脸,就你这样的丑样子,也能做偶像艺人,其实是你自己一直在骗你自己,你和你那死去的妹妹一样,都是两个蠢到无可救药的人,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向我道歉,要不然我连狗都不会让你做!”

听到朴振英居然说自己已经死去的妹妹,车贤俊忽然想起来妹妹走的那天,满天飞舞的雪花将大地印成了死寂的白色,自己的妹妹因为心脏萎缩,躺在车贤俊的怀里,带着微笑告诉喜欢唱歌的车贤俊,车贤俊一定会成偶像明星的,因为他的opp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孩!

等树上最后一片枯黄的凋零飘落,车贤俊的妹妹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睛,沉沉的睡去!

车贤俊没有亲人,从小只有这个妹妹相依为命,妹妹就是他一生的亲人,听到自己的老师如此轻蔑的骂自己的妹妹。

此时的车贤俊的眼中充满的愤怒,看着这个曾经自己最崇拜的老师,车贤俊冷冷的道:“你不许说我的妹妹,她是天使,如果你要说他,我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车贤俊的话,引得朴振英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了又怎么样,事实就是如此,你的妹妹就是一个蠢到无可救药的人,居然会在临死的时候说你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孩,这样的人我看不死也要去精神病院!”

“你找死...!”突然,车贤俊冲向了朴振英,对他挥出了自己的拳头,不过,很遗憾的人,车贤俊是一个身体的单薄的人,他根本就不是朴振英的对手,一拳都没有打到朴振英,反而被朴振英给一脚踹倒在地!

‘砰’‘砰’‘砰’朴振英毫无感情的连连的用脚踹着倒在地上车贤俊的肚子,一边踹一边狠狠的道:“小畜生,你以为你是谁,我要弄死你就和弄死一条臭虫一样,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出道了,你这个臭虫,要不是你词曲作的还不错,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看到你的脸,我就想吐了,像你这种垃圾,永远都进不了娱乐公司!”

车贤俊被朴振英一脚又一脚踹的全身剧痛,听了朴振英的话,车贤俊努力的出声道:“好...好...我一定会告诉所有人,《tellme》和《nobody》都是我的作品,我要让全韩国的国民看清你jyp那伪善的嘴脸!”

“什么...?”朴振英停下了殴打,一把将倒在地上的车贤俊轻飘飘的拎了起来道:“你有证据?马上将证据给我,要不然,我就让你死。”

“死....?”车贤俊突然惨然一笑道:“太好了,这样我就能去看我的妹妹了,来吧,我求你让我死,如果我死不了,那老师,对不起,你就必须死!”

“好...好!你够种!”说完,朴振英慢慢的将车贤俊放了下来!

车贤俊冷冷一笑道:“你居然也会怕....!”话没说完,突然朴振英蹲下一把将车贤俊的双腿跑起,一个用力抬起,将车贤俊从几十米的桥上,扔进了汉江中!

接着朴振英露出凶狠的脸色道:“你以为我真的怕吗?对于我来说,死一个你,还是很容易摆平的,丑八怪!”

.................................................

车贤俊头朝下,耳边听着呼啸的风声,一头栽入了冰冷的汉江中,瞬间冰冷的江水就将车贤俊紧紧的包裹住,没有花几分钟的时候,车贤俊就已经刺骨的江水而失去知觉,在最后的一刻,他看到自己的妹妹,正站在水面上对着自己微笑!自己的妹妹是天使,她太美了!

而与此同时汉江的另一边,一个女子组合的短身队长正在江边大喊:“我要努力,我要振作,我什么都不怕!”声音很大,可是却没有惊扰到汉江的平静!

倒是那位短身队长自己,在喊了几声后,就开始气喘吁吁了起来,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到吃力的短身队长无语的道:“又被那个腹黑的家伙给算计了,我都快喊缺氧了,怎么一个都没有出来呀,真是的!走了,回家了!”

就在短身队长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她看到江边飘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东西越飘越近,等短身队长看清东西后,立即惊讶的张大了嘴,不自觉的喊道:“是人...?”

...................................................

“哎...已经都快23点了,短身怎么还没回来呀,林腹黑你把她弄哪里去了?”一个宿舍中,一位女孩对另一个女孩道!

“汉江呀,我看她最近压力挺大的,让她去汉江喊几声,你不知道,汉江那边有流浪狗和流浪猫,只要有人喊几声后,不管喊什么,它们都会出来要吃的,我对短身说那就是她的守护精灵,有了她,那以后她和我们就都会一帆风顺的!”说完,女孩嘻嘻的笑了起来!

“这她也信?”

“当然了,你上次说有一种药打了还可以长高,她不是也信了,兴冲冲的找了首尔所有的药铺,那个家伙头脑简简单单!”

“哦...这倒也是,就让她捡个小猫或小狗回来养养也好,分散分散她的注意力,我们九个中,短身是最在乎这次被雪藏的!”

说完,两个女孩叹了口气!

这时候,宿舍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那个林腹黑哈哈一笑道:“短身回来了!”

另一个女孩也是笑着道:“那我去开门!”说完,就去开门,可是等女孩将门打开,看到短身后,女孩彻底的惊呆在了当场,接着就听到女孩惊慌失措的大喊道:“呀...呀...呀!林腹黑,你这个家伙快过来,你不是说汉江边只能捡小猫或小狗,为什么短身现在捡了一个男人,我们宿舍可以养男人吗?”

林腹黑一听喊,立即冲到门口,来到门口就看到短身气喘吁吁的将一个男人扛在自己矮矮的身子上,男人的五官十分的帅气,精致!

接着林允儿也惊呆了当场,接着用颤抖的声音不可置信道:“这年头汉江也能捡到人了?”

第二章被少女流氓了

“呀...站在那里干什么呀?快来帮帮我呀!”金泰妍看着站在门口的林允儿和崔秀英请求的道!

“哦...!”崔秀英楞了一下,然后立即去和金泰妍一起将金泰妍扶着的人往宿舍中拖。

而那边林允儿则是立即扯开喉咙喊道:“快来看呀,金软软从外面捡了个男人回来了....!”

一通喊,当金泰妍和崔秀英将人拖到宿舍的客厅后,其他的少女们已经全部都惊呆的站在了客厅中看着客厅的地板上的那个昏迷的男人。

因为男人一动不动,老小徐贤有点害怕的道:“他不会死了吧?”

这时候,jessic走了过去,用脚尖在男人的鼻子处探了一下道:“没死,还有气呢!”接着立即就荒唐的看着金泰妍道:“呀...金泰妍,你从那里将这个东西弄回来的?”

金泰妍现在已经累得不行了,躺在沙发上不停得喘着气道:“汉江,汉江边上!”

“我晕!”林允儿一个无语道:“你可真能厉害呀,平时弱不禁风的,居然能将一个男人从汉江给弄回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而后面金泰妍的话,让林允儿一个尴尬,就听金泰妍指着林允儿道:“不是你的说的,只要我大喊,就能遇到我的守护精灵,只要我的守护精灵出现,我们少女时代就会一帆风顺的。所以我拼命也要将他给弄回来!”

金泰妍说完,其他的少女都带着质问的眼神齐齐的看着林允儿,而林允儿则是尴尬的笑了起来:“哈哈...那个....不是....我...这个!”接着是在编不出来其他话,只能叹了一口气低低的无语道:“我怎么知道她能捡个男人回来呀?”

“你呀你...!”jessic在林允儿小脑袋上点了一下!

然后jessic就看着金泰妍道:“软软,我们还是报警吧,毕竟是一个人呀,如果不报警,等他醒来是一个坏人,我们都会被他杀死的。”

jessic的话,让所有的少女都连连的点起了头,自己宿舍突然出现一个莫名其妙昏死的男人,鬼知道那是好人和坏人,不过让所有少女无语的是,金泰妍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能报警,他是我的守护精灵,谁也不许报警,要是我的守护精灵没有了,我们会继续倒霉的,而且大家放心,他是我的守护精灵,所以我相信他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看着金泰妍那认真的模样,jessic无语的看着林允儿狠狠的道:“你给我去解释,要是解释不清楚,你就死定了。”

林允儿被冰山公主一威胁,立即也是慌了一下,迅速的到金泰妍的面前道:“软软,其实一切都是我骗你的,世界上那有什么守护精灵呀,其实我告诉你吧,你只要到汉江随便一喊,会有大把的野猫野狗向你冲过来,所以我其实是骗你的!”

不过,听了林允儿的话,金泰妍却更肯定的道:“那就对了,这就更能说明这个人就是我的守护精灵,因为汉江那里野猫野狗很多,但是这却是个人,这不就更能证明他是我的守护精灵了吗?”

听了金泰妍的话,林允儿一怔忽然她感觉金泰妍说的好像还满对的,所以林允儿傻傻的一点头,回头对jessic道:“哎...对呀,汉江野猫野狗多,但是这个可不是野猫野狗,是个人哦!”

一脚将对自己点头的林允儿给踹到一边,jessic恨恨的道:“对个头....!你个白痴,谁让你没事去骗那个二愣子,现在二愣子弄了个男人回来非说是她的守护精灵,你想害死我们呀?”

对于jessic的话,金泰妍也不理会,只是慢慢的开始照顾躺在地上的男人。所有人看着此时的金泰妍只能无语放弃对金泰妍的劝说,因为只要是金泰妍认定的事情,她就一定会做到底!

现在是不可能报警了,因为只要有人报警,那金泰妍一定会和对方绝交的,没办法jessic只好将人召集了起来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分成三组,二十四小时盯紧那个落水男,要是他醒了,是个坏蛋,那我们就....!”jessic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恩...!”这个动作得到了其他少女的认同!

就在这时候,突然金泰妍焦急的喊道:“你们快来,快来呀,他的体温怎么在下降呀?”

听到金泰妍的话,少女们再次的回到客厅,jessic上去一摸男人的胸口,果然冰冷无比,接着一看男人全身上下的湿衣服,jessic一个无语道:“快点将他的衣服全部脱光,放到浴缸里,然后用热水泡。”

“脱光?”

“他的?”

“全部?”

“衣服?”

林允儿,崔秀英,权侑莉,李顺圭四个家伙两个字两个字的看着jessic惊讶的害羞道!

听完四人的断句,jessic自己的脸也是红了一下,但是这是现在能救这个男人最后的一个办法,如果这个男人要是死在自己的宿舍里,那自己这些人就死定了。

所以jessic立即道:“别贫嘴了,现在就不要有什么顾忌了,我们现在是在救人,要是现在因为我们的害羞让他死在这里,我们自己也就完了,因为在我们这些偶像艺人的宿舍里,死了一个男人,警察来了有理也说不清,不要说我们现在被粉丝抵制,就是不抵制我们也会完的。”

听了jessic的话,少女们也是全体的一惊醒,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在jessic和金泰妍牵头下,一群人开始将男人往浴缸中抬,放水的防水,脱衣的脱衣!

“呀...这个皮带怎么解呀?”权侑莉使劲的拽着男人裤子上的那根皮带!

权侑莉的话语,引来其他女孩的眼神,但是因为没有一个女孩接触过男人的皮带,所以没有一个少女知道这个男人身上皮带的暗扣在那里,最后还是jessic狠,拿了一把剪子就将皮带给剪断了。

很快男人也被少女扒的只剩下一条四角裤,看了看jessic,傻t傻傻的看着jessic道:“脱不脱呀?”

“你说呢?”jessic无语的道!这是什么笨问题,当然是不脱了。谁都知道,一条三角裤而已,没有什么大碍的!

谁知道让其他八个女孩彻底震惊的事情,突然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少女们没有一个做好心理准备,,傻t在‘哦’了一声后,二话不说就将男人那最后的一条四角裤给拔了下来!

“啊.......!”震撼的尖叫声响彻少时的宿舍!

.............................................

第三章金林

第二天一早,阳光洒到了车贤俊的脸上,车贤俊闭着眼睛想要将自己的身体舒张了一下,可是就在舒张的时候,车贤俊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压在一个球体之下,用手轻轻的在球体上轻轻的捏了捏,车贤俊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柔软触感,胸部...?车贤俊一楞,立即将自己的眼睛睁开!

这一睁开不要紧,果然在自己的床前趴着一个很可爱的女生,然后车贤俊还没来得及继续的感受一下球体那疯狂的柔软触感。突然车贤俊脑袋疯狂的剧痛了起来,这突如起来的疼痛让车贤俊大声的惨叫不已,然后鼻血从车贤俊的鼻子中流出。

车贤俊惨叫的声音将趴在一边的金泰妍给吵醒,等她抬起头看到自己昨晚救上来的男孩正在不停的用手捶打着自己的头部然后鼻子中有鼻血流出后,金泰妍被吓的立即也是大叫了起来,金泰妍和车贤俊同时的尖叫很快也将同房间的帕尼给叫醒了,傻t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呀,立即也是惊骇的大叫了起来!

就这样少女宿舍中的九人集体的被三人的叫声给叫醒了,而随后,林允儿,崔秀英,就带着橄榄球帽和棒球棍虎视眈眈的闯进了金泰妍和帕尼的房间,本来两人以为是来打色狼的,可是进来才发现,那个色狼现在正躺在金泰妍的床上,全身不停的抽搐,而且鼻子中还有鲜血流出!

立即将手中的棒球棍扔掉,冲到金泰妍的身边惊吓的问道:“什么情况呀?软软?”

“我也不知道!”金软软很是慌张的道:“我本来还在睡觉呢?是他的叫声将我吵醒的。我抬头一看,他就在不停的捶着自己的头,然后鼻子里在流血。”

这时候,少女九人已经全部都站在金泰妍的房间了,jessic此时出声道:“好了,快打急症电话吧,别真的让人死在我们宿舍。”

“对!对!对!”少女们立即点头,然后掏出各自的手机开始准备打医院的急症电话,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床上的男子停止了抽搐,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好像盯着自己面前的镜子停了一会,然后表情变了几变后突然沉稳的道:“我没事了,不需要给医院打电话了。”

男人突然的醒来和少女们直接的对话,让女孩们集体的一个惊吓,全都傻傻的停止了打自己手中的电话,然后全体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说话的男子。

“你...你...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会漂在汉江里呀?”金泰妍有点小心翼翼的看着男子轻生问道。

“叫什么名字?”男子无奈的一笑,要是刚醒来被问男子或许还会告诉这群少女自己的名字叫车贤俊,可是就在刚刚醒来后,另外一股无名的记忆突然占据了自己的脑袋,这股记忆告诉自己,自己的名字叫做金林,接着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记忆片段疯狂的进入了自己的脑袋,里面有奢华的房间,巨大的别墅,高级的泳池,还有一个老人的微笑却无奈的脸,但所有的一切都是模糊的,而他最清晰的就是自己是被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的推入汉江的情景,在推之前男子对他说,不要怪他,要怪就怪你是一个白痴。

本来车贤俊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可是就在刚刚,他从床上坐起来后,他前面的那件梳妆台上的镜子,让他相信自己再也不是什么车贤俊了,因为镜子中的出现的不再是车贤俊那张极度丑陋的脸,而是一张青涩,帅气的脸。

一开始车贤俊很想大叫,很想发泄,很想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看着周围有一群女孩正在那里打电话,车贤俊冷静了下来,如果自己突然的歇斯底里的发泄和疯狂,一定会让这群女孩给医院打电话的,如果医生来了少女们将看到的说给医生听,不用猜医生一定将自己给弄到精神医院里,到那时自己就哭笑不得了,有人会相信自己魂穿了吗?不会有人相信的。

金泰妍的问话,让车贤俊想了一会,最终他决定还是叫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因为如果说自己叫车贤俊的话,一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说你叫车贤俊,如果少女们看到新闻说汉江也死了一个叫车贤俊的,你叫这群少女们会怎么想。既然魂穿了,车贤俊知道自己的那具身体一定是死在汉江里了,重重的叹息,车贤俊决定忘记以前的那个身份,就用金林这个名字生活下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