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凡人乔丹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凡人乔丹


                把时间拨回到两天前。⊙,

1997年总决赛第五场结束以后,芝加哥联合中心。

公牛队以121:91,30分的巨大优势狂扫了波特兰开拓者,把大比分扳成了2:3。

绝境中的公牛爆发出了超人的能量,乔丹以56分的超级表现,刷新了总决赛得分记录,也给了公牛球员和球迷们新的希望。

前三场比赛中,芝加哥人的信心被彻底的摧毁,0:3的比分让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尤其是第三场比赛,被甘国阳最后时刻抢断,然后里奇蒙德三分线外神奇绝杀,很多公牛球迷为此彻夜难眠。

而今晚,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不过这回是因为公牛拿下了开拓者,2:3,希望的曙光。

联合中心的欢呼迟迟没有消散,而乔丹却倒在皮蓬的怀中,被搀扶着离开了球场。

乔丹在比赛前感到身体不适,队医给他量了体温,有轻度发烧迹象,医生诊断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

不过这感冒来得实在不是时候,普通人患了感冒行动都吃力,总决赛可是超高强度的身体对抗。

最终,乔丹用惊人的意志力坚持完了全场比赛,并创造了新的nb总决赛得分记录,也创造了nb历史上新的奇迹,注定被历史铭记。

在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乔丹和皮蓬进入球员通道,回到了更衣室当中,这时候乔丹终于支撑不住了,倒在了更衣室的躺椅上。

此时他的体温已经超过了40度,低烧加上剧烈运动,让他的每一寸肌肉都在燃烧,他需要降温。

队医弄来的冰袋、毛巾来让乔丹舒服一些,还弄来一些感冒药,但是乔丹拒绝服药,他说感冒药可能会影响他接下来的身体状态,他觉得依靠自己的抵抗力很快就能从小毛病中恢复过来。

胜利后后本应该轻松、愉快的更衣室,因为乔丹的病情而凝重了起来,他们不知道大后天在波特兰的比赛,乔丹还能不能上场,如果乔丹不能上场,冠军肯定是开拓者的囊中之物了。

记者们都挤在更衣室门外等待采访,但是公牛的工作人员一直挡着他们,不想让记者看到乔丹生病的样子。

“ok,今晚我们的表现很好,他们并不可怕,创造奇迹的机会就在我们眼前,回去好好休息,希望我们能够带着奥布莱恩杯回芝加哥。”杰克逊还是站出来说话了,给了球员们一些鼓励,然后他要去参加赛后的新闻发布会。

这时,躺在凳子上的乔丹突然说话了,他的声音不大,却让每个人都听见:“谢谢,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每一个人,我感到很开心,能够继续留在赛场上,保有争夺总冠军的机会……谢谢。”

队友们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乔丹说的话吗?

今晚乔丹的表现是无懈可击的,但在第四场比赛中,乔丹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他全场只拿下27分,百分之三十九的投篮命中率,差点直接把公牛送往地狱。

最后是依靠史蒂夫-科尔的救命三分,以及丹尼斯-罗德曼的关键篮板,和托尼-库科奇的罚球,公牛才避免了遭到横扫的厄运。

那场比赛结束以后,乔丹沉默不语,可队友拯救了他;这场比赛,他完成了自我的救赎,却开口向队友们表达感谢。

他就是这样一个骄傲、自尊乃至自大的人,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杰克逊知道,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随后,杰克逊和皮蓬参加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其他球员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后也都离开,他们要开始准备前往波特兰了。

发布会结束后,杰克逊又回到了更衣室,此时乔丹已经从长凳上坐了起来,接受队医的按摩服务,来缓解比赛和发烧带来的剧烈的肌肉酸痛。

杰克逊没有说什么,他坐到了乔丹的身旁,乔丹正闭着眼睛,高烧正在慢慢褪去,不过杰克逊还是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散发出的热量。

两个人这样坐了好一会儿,直到队医完成了按摩,离开了更衣室,里面只留下乔丹和杰克逊两个人。

“phil……(菲尔)”乔丹说话了,他的眼睛依旧闭着,杰克逊没有说话,听着下文。

“i'm-mon.(我是个普通人)”乔丹接着说道,说完他睁开眼睛,转头看了看杰克逊。

从乔丹的眼睛里,杰克逊看不到曾经的球场暴君,看不到那个追求胜利的偏执狂,看不到那个喜欢给自己树立一个个敌人然后把他们打败的强迫症患者。

他看到了是一个平凡的,在一场大战后,身心疲惫的普通人。

就像带病工作了一天回到家里的中年大叔,就像在烈日下开了一天玉米收割机的康涅狄格州农民,那种劳累后的轻松、愉快,以及对明天生活的忧愁、期待,都写在了眼睛里。

“s-well-s-me.(我也是)”杰克逊笑了笑说道。

从1990年来到公牛开始,杰克逊就努力让乔丹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领袖,乔丹没有魔术师约翰逊和拉里-伯德那样天生的领袖魅力,在公牛他的实力过于强大,强大到他完全无法理解周围的那群人怎么会那么糟糕,这让他只相信自己的实力,而不愿相信队友。

所有的天才都有这样的困扰。

最终,杰克逊让乔丹学会了真正的分享和信任,于是在队友的簇拥下,他在nb登基,并有可能成为nb历史上最残暴、最强大的统治者。

只是,他的分享和信任建立在“你能为我赢球”的基础上,如果做不到,那么乔丹的鞭子一样会抽到队友身上。

进入联盟的时候,他是王子,在遇到自己的良师杰克逊后,他学习到了帝王之道,他成为了球场的暴君。

而如今,一个人用行动告诉他,乔丹,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乔丹站了起来,他提议到训练馆去呆上一会儿,杰克逊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两人离开了联合中心,此时的球馆外已经空空荡荡,无论总决赛最终的结果如何,本赛季联合中心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了。

“我感到很害怕,我是说刚才,就在刚才,躺在更衣室的板凳上,身体很虚弱,没有人陪着我,我害怕极了,好像我被所有人遗弃了……第三场比赛我们被绝杀,我都没有感觉到害怕,那时候我只是觉得愤怒,悲伤,当时我发誓一定要赢下来,赢下这个系列赛……后面我们确实赢了,可是我却害怕了起来,我害怕在玫瑰花园输掉比赛,害怕开拓者在那里夺走总冠军,害怕阿甘……”在杰克逊的车上,乔丹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向杰克逊倾诉。

当一个人视死如归的时候,往往会把恐惧抛在身后,可是当生机出现,哪怕是一点点的时候,恐惧却会伴随着生机重新回到人的心中。

毕竟,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我想到了去年的比赛,西雅图超音速,我们也给了他们一个3:0,然后回到主场,干净利落地干掉了他们,没有丝毫的同情。我知道,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完全可以横扫他们,可是,我们更想在主场夺冠。”乔丹回想去年的总决赛,今年几乎就是去年的重演,只不过公牛成为了落后的一方。

“所以你害怕了?害怕像超音速那样被羞辱,害怕像他们那样,有了胜利的希望,最后却又被证明,不过是死前的回光返照。”杰克逊开着车,直言不讳地对乔丹说道。

乔丹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yes.”

“只要是人,就会害怕,哪怕在他最擅长的领域里。我敢打赌,现在,甘也在害怕,害怕被你翻盘,害怕0:3落后被大逆转,害怕再输给你,害怕在自己的主场陷入绝境。现在的他,肯定也夜不能寐,噩梦连连吧。”杰克逊说着,此时他们已经到了训练馆。

两人下车到了球馆里,却发现球馆中灯火竟然还亮着,有人在比赛结束后回来训练了。

“是哪个家伙这么拼命?”杰克逊和乔丹都在心中疑惑,结果杰克逊在训练馆进去看到了保罗-沃利,是罗德曼的私人助理。

“沃利!丹尼斯这个家伙在训练?”杰克逊上前问道。

沃利吓了一跳,没想到杰克逊和乔丹也会来,赶忙回答道:“是的,比赛结束他就来了,他说他要好好练练,把之前过错的弥补上。”

沃利说的过错自然是第三场比赛罗德曼的缺席,第三场比赛结束后第二天,杰克逊在罗德曼的家里见到了罗德曼,沃利后来告诉杰克逊,当时罗德曼在拉斯维加斯赌上劲,最后跑到印第安人区去赌,结果触犯了印第安人区的禁忌,直接被里面的警察给逮捕了起来。

印第安人区的法律、警察、法院都是独立于美国司法体系的,沃利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罗德曼弄出来,可惜他已经错过了第三场比赛,并导致公牛0:3绝对劣势。

罗德曼归队后,乔丹对罗德曼缺席总决赛的行为非常不满,这几天乔丹没有和罗德曼说过一句话,罗德曼也是个倔强的家伙,自己错了也不道歉,但是在第四场和第五场他真的拼了,帮助公牛扳回两城。

第五场结束后他又一改自己的浪荡作风,回到训练馆加练保持状态。

乔丹看到了罗德曼,罗德曼也看到了乔丹,这时,罗德曼把手中的球抛向了乔丹,乔丹把球接住,向前运球几步,投中了一记中投。

杰克逊知道,两个人的矛盾已经解除了,不需要语言,一个传球,就是两个男人间的语言。

“桑尼-甘,你把迈克尔打成了凡人,可是这样的公牛,会更加的强大……”杰克逊在心中想到,他对公牛又充满了信心。

这个时候,杰克逊在心中已经默默地把芝加哥公牛划到了球队的更高层次,之前他们是最高的第五层次,“我们很伟大,生活很美好”,可是杰克逊发现还有更高的曾经,就是“我们很伟大,但我们也很平凡,所以,生活很美好。”

从1996-1997赛季开始,开拓者针对性重组,甘国阳强势回归,乔丹都表现出了一种不正常的高傲和不屑,当然,他有高傲的资本和不屑的实力,因为他两次击败了开拓者登顶,要知道1991年和1992年的开拓者,在天赋上是要高过公牛的。

可是,当开拓者在常规赛摧枯拉朽,主场碾压公牛,破了常规赛记录,甘国阳大满贯的时候,乔丹内心又开始充满愤怒和**,一如过去那样,他把甘国阳树立为最强对手,然后一定要在总决赛中击败他。

乔丹体现了“我们很伟大”,可是无法击败开拓者和甘国阳,生活就不美好。

总决赛开始以后,杰克逊就发现,这是一次和1991年、1992年完全不一样的对决。

甘国阳在整个比赛中表现出的气质和对节奏的掌控,完全是主教练级别的,贝尔曼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谋士,甘国阳自己扮演着杰克逊在公牛的角色。

这就意味着,与乔丹的恩怨,对公牛的仇恨,已经完全不被放在甘国阳的眼中。

一个人境界的高度,一定程度决定了一个人成功的高度。

于是,没有没完没了的垃圾话,少了关键时刻的飙分大战,削弱了激动人心的巨星碰撞,总决赛成为了没有什么噱头的顶级强队对撞,好似他们之前从未碰面过。

乔丹对此很不适应,虽然他的发挥无可挑剔,但场上少了一个和他硬碰硬的家伙,他的怒气无处发泄,他的目标缺失了。

当乔丹无法用他的精神压服对手时,他的偏执和暴躁,就会伤害他自己。

如果说第一场、第三场输球有运气成分的话,那么第二场比赛和第四场比赛就是很好的例证,乔丹在这两场比赛都表现出了失败后无从发泄的暴躁,这伤害了球队,也差点让公牛被横扫。

现在,杰克逊唯一庆幸的是,甘国阳的心理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无懈可击,在这样球技、战术都达到巅峰的比赛里,球员的心理和意志往往可以成为决定比赛胜负的关键。

杰克逊发现,在第四场和第五场,可以一举拿下系列赛的关键比赛中,甘国阳却出现了一种迷茫,精通心理学的杰克逊察觉到了这点,甘国阳似乎迷失在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问题上。

杰克逊不知道他究竟想的是什么,但他能够预感到,如果甘国阳一直被这些东西困扰,公牛就有机会翻盘。

“嘿菲尔,你说我们第六场能赢吗?”保罗-沃利站在杰克逊身边,突然问道。

此时乔丹正在场上和罗德曼一同练习,不过乔丹身体还毕竟虚弱,他只是帮着罗德曼传传球,做做练习的辅助工作。

沃利是个个性直爽的人,这样的问题他也是直言不讳。

“也许吧,也许能赢。如果甘迷失掉,或者干脆和罗德曼一样丢了,那我们肯定能赢,肯定。”杰克逊想了想笃定地回答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