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八十章 口水大战

第一百八十章 口水大战


                这是波特兰球迷一生难忘的时刻,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后,波特兰人都会反复回忆起总决赛第一场比赛的惊心动魄,这跌宕起伏的最后1分50秒,以及甘国阳神奇的勾手。

无可争议的勾手绝杀,没有犯规,没有超时,开拓者赢了,这或许是他们本赛季赢得最艰难的一场比赛,却也是最终于的一场比赛,1:0,他们为总决赛开了一个好头。

在玫瑰花园球馆,漫天的彩色纸屑倾泻而下,和美国传统的白色纸屑不同,玫瑰花园用的是红色,因为甘国阳说红色代表着开门红,而他用自己的行动为球队带来的开门红。队友、记者统统围向了他,这样的场景甘国阳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绝杀后的他冷静的很快,并没有疯狂的庆祝,而是冷静地和每一个上前来恭贺他、采访他的人握手。

“能不能说一说你的心情?甘?在最后一投时你的想法……”不断有记者拿着长话筒对着甘国阳提问。

“只是第一场,只是第一场,已经结束了,这没有什么,一个普通的勾手而已……”甘国阳淡淡地回答道,此时保镖已经冲了上来,拨开人群把甘国阳护送进了更衣室通道。

这个时候,乔丹和队友们早已经离开了主场地回到了更衣室中,在这》』,..个场地上多呆一秒钟,乔丹都想要发狂,以这种方式输球,有时候比干脆利落的输个十几分还要让人难以接受,这就是篮球里的突然死亡,也是篮球魅力所在。

乔丹无数次把突然死亡的痛苦加诸其他球队和球迷的身上,今天他也亲身体会了一下这种痛苦。

“我认为,这个绝杀,他迟到了五年,没错,早在五年前,公牛就应该承受这个绝杀带来的痛苦,还有失去总冠军的悲伤;现在,是时候让芝加哥人体会一下这样的感觉了,我始终相信,上帝是公平的,这一回,我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在赛后的采访上,贝尔曼语出惊人,现场记者也是奋笔疾书,因为他们知道,第一场比赛后、第二场比赛前的口水战要开始了。

贝尔曼在主教练中一向低调,因为在开拓者甘国阳的光芒实在太过于耀眼,以至于本赛季贝尔曼拿到最佳教练的新闻都没引起什么关注,在媒体塑造的形象中,贝尔曼也一直以“技术型学院派教练”的示人,给人感觉就是甘国阳麾下最重要的谋士,而不是掌控整个球队前进方向的舵手。

但是,这场比赛结束以后,贝尔曼心情确实相当的激动,甘国阳投进最后一球时,贝尔曼的眼泪几乎都要下来了,他想到了1992年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在甘国阳最后一投被吹无效时心中的那种痛苦、折磨,以及看到甘国阳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内心的绞痛。五年前的愤懑和不满,在胜利后的宣言上,统统被倾泄出来。

这番言论一出口,自然是炸了锅,1992年总决赛早就成为了nb历史上的悬案,甘国阳最后出手的那一次投篮也被反复播放过,不过限于当时的拍摄技术,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因为把图像放大以后,就看不清甘国阳的手是不是和球相碰了。对于这个争议,nb联盟是坚定地站在裁判这一边的,坚持认为甘国阳那一球肯定是出手超时,公牛的冠军当之无愧,全美其他城市的媒体一般也都持此观点,只有俄勒冈的媒体和球迷认为这球甘国阳肯定是个绝杀,一个决定冠军归属的世纪绝杀,就这么被联盟黑掉了。

球迷吵归吵,媒体炒归炒,斯特恩对此是不会允许有怀疑争论的,特别是针对联盟公正性和幕后黑手的怀疑,贝尔曼这个话一出口,还是在总决赛期间说出口,影响有多大是可想而知,所以在他说出这些话的第二天,联盟的罚单就寄送到了波特兰,贝尔曼被罚款一万五千美元,幸运的是并没有被禁赛。

对于一个教练来说,一万五千美元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贝尔曼一年的工资也就几十万美元。

这段言论的影响并不止于一次罚款,紧接着,经验丰富的菲儿杰克逊开始对贝尔曼发炮,他在第二天球队训练后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我认为他这是对芝加哥公牛的一种侮辱,也是对联盟的一种侮辱,我拿到过6次总冠军,6次打入总决赛,这是第6次……哦,我无意于想强调我的不败,而是想说明,对于每一次冠军我都异常珍惜,每次都一样,都是对球队的最大褒奖。而对裁判,对最终判罚的质疑和抱怨,是对公牛不懈努力和胜利渴望的侮辱。现在他们有机会在系列赛证明他们是更好的球队,而不是旧事重提,拿五年前的事来证明些什么。赢在当下,他们应该接受挑战。”

杰克逊的这番话说的很漂亮,而且采访杰克逊的是芝加哥的媒体,芝加哥媒体当然会站在杰克逊这边,很快各种关于开拓者的负面报道就出现在了芝加哥的媒体上,许多其他城市的媒体也都转载了这些报道,一时间对开拓者和贝尔曼的批评声不断,压力阵阵袭来。

主教练受到这样的压力,甘国阳自然要站出来为恩师说话,不过他在训练里拒绝了记者们的采访,并且要求开拓者全队避而不谈此事,只回答关于比赛相关的问题。

晚上回到家以后,甘国阳给吴志文打了一个电话。

“志文,纽约媒体和杰克逊的关系一向不好,我记得92年公牛和尼克斯比赛,杰克逊和莱利也有类似的争论,把当时的报道给我翻出来,炮制两篇新闻,明天比赛之前给我发出来。”甘国阳在电话里吩咐道,对甘国阳说的话,吴志文一向照办,从不多嘴。

吴志文的效率很高,第二天上午,纽约的一些小报就开始发挥他们的威力了。

事情还要从1992年说起,当时公牛在季后赛遭遇尼克斯,当时尼克斯的主教练还是帕特莱利,双方在前四场战成了2:2平手,比赛进行的异常激烈,尼克斯打法极其粗野,特别是在第四场比赛中,公牛球员将之称为世界摔跤联盟的比赛,那场比赛尼克斯也是在主场扳平了比分。

赛后杰克逊就抱怨,认为联盟希望出现2:2的平局,“如果系列赛能够打到第七场,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开心。”

杰克逊的话惹恼的联盟,也给了莱利可乘之机,他用今天杰克逊评价贝尔曼的话评价了杰克逊,“他们应该接受一切挑战,而不是抱怨。”

人终将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个样子,五年后的杰克逊扮演着曾经帕特莱利的角色,或许在1992年时的那场口水大战他早就忘记了,可是甘国阳没有忘记,他的记忆力好的惊人。

有了甘国阳的指引和操纵,这段陈年往事被挖了出来,当时杰克逊回应莱利的一些新闻片段也重新见诸报端,形势一下子逆转了。

球迷和观众总是健忘的,他们总会把眼光放在当下,放在未来,对于已经过去的他们很少感兴趣,但如果有人把一些有趣的东西挖掘出来,他们也是非常乐意看好戏的。

于是,对于杰克逊的嘲讽之声瞬时又淹没了媒体版面,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围绕着两只球队的恩恩怨怨,在嘴巴上是吵翻了天。

但是,乔丹和甘国阳在其中一言未发,甘国阳充其量在背后推波助澜,可是他管住了自己的嘴,也管住了队友的嘴,让形势变得对开拓者有利一些。

而双方最终的较量,依靠嘴巴是没有办法分出胜负的,只有在球场上才能见真章。

6月3日,芝加哥公牛和波特兰开拓者的第二场比赛在玫瑰花园开始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