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七十一章 lucky-gump

第一百七十一章 lucky-gump


                在5月31日,也就是总决赛前一天,甘国阳在训练结束回到家中呆在自己书房的时候,他的卫星电话响了,这个号码一般人是打不进来的,当甘国阳接起电话的时候,才知道打来电话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大名鼎鼎的金融炒家,量子基金的操盘手,乔治索罗斯。

正如甘国阳和斯托克顿说的那样,现在的他拥有多少资产,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他不是很在乎这个很大很大的数字,他的生活和普通的球员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甘国阳的财富除了来自打球、广告合同和球鞋品牌分成外,真正主要的来源还是投资。

金融投资,影视投资,报业、电视行业投资,以及新兴的互联网投资,甘国阳主要就是热衷于这些非实体行业的投资,所以他不是大企业家,不是巨型集团的总裁,他不需要维持和领导一个巨大的团队,这样的他才能够暂时抛下一切回到球场上来。

当然,在金融投资上甘国阳一向都很谨慎,他更多还是愿意听从专业投资人的意见,将钱交给他们去管理。甘国阳和巴菲特有还算不错的关系,当年巴菲特投资耐克也是因为看了甘国阳在大学的比赛,也因此,甘国阳结识了金融大鳄索罗斯。

甘国阳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位金%,..融家会选择在总决赛前一天打电话给他,因为自从甘国阳决定复出后,已经将手下的金融投资业务通通改为托管,并采取稳健、温和的金融投资策略来进行资产保值,所以甘国阳虽然获得了保罗阿伦一年三千万的巨额工资,实际上他的资产增长速度是大大减缓了。

索罗斯倒是开门见山不和甘国阳兜圈子,他似乎很了解甘国阳的脾性,知道他不喜欢绕弯弯,直接说明了来意:想要甘国阳名下的美国华人基金参与对东南亚金融市场的讨伐。

早在1997年的三月,泰国中央银行就宣布国内部分财务公司和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问题,索罗斯以此为契机,认为这是对泰国金融体系可能出现的更深层次问题的暗示,便先发制人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引发了储户在证券公司和财务公司的提款风潮。

随后索罗斯就集合西方各大金融基金的力量,开始大量抛售泰铢,导致泰铢不断贬值,到达了历史最低点。

三月份正是波特兰开拓者在联盟征战的关键时期,当时索罗斯就曾经致电给甘国阳希望他名下的洛杉矶全美华人基金会能够提供资金加入战团,并表示会拥有丰厚的利润,甘国阳当时忙于nb赛事,以基金董事会主席的名义一票否决了这个邀请建议。

到了五月下旬,也就是甘国阳正在进行西部决赛的时候,泰国中央银行倾全国之力开始了针对索罗斯的一场反围剿行动,意在打跨索罗斯的意志,使其知难而退,不再率众对泰铢群起发难。仅这一仗导致索罗斯损失3亿美元。

没想到索罗斯异常狡猾,他看透了泰国政府已经黔驴技穷,在进行了一个礼拜多的反制措施后已经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和政策回转余地面对更加凶猛的进攻,因此在6月即将到来的时候,索罗斯已经开始筹备他的资金大军,准备对泰国金融业发起最致命的攻击,而这个时候,他找到了甘。

他找到甘国阳并且希望甘国阳帮助的原因有二,一是甘国阳的全美华人基金会拥有巨大的资金量,这个基金会是甘国阳在洛杉矶创立以资助在美华人的投资基金组织,通过多年的操作运营,已经成为了全美最优质的基金之一,在1994年索罗斯阻击英镑的时候,甘国阳就下令为索罗斯提供资金支持,并从中大赚一笔,两人也是从那时候起有了不错的友谊。

二在于,甘国阳在投资圈有个外号,叫“luckygump”(幸运的傻子),因为甘国阳并不是职业金融投资人,他的投资渠道、方式也偏向保守,可是他总是能在恰当的领域做出正确选择,并且偶尔赌一把,大获全胜,这让金融圈的很多大鳄都对他另眼相看,并深信这个家伙背后肯定有了不起的智囊团。

索罗斯认为,如果能够得到甘国阳的支持,那么这次对东南亚金融的讨伐,将会无往不利。

索罗斯说明他的想法后,甘国阳思考了几十秒钟,随后他说道:“好吧乔治,我明天上午会给基金董事会去一个电话,让他做做准备。不过在总决赛期间我是不会插手这些事务的,你最好不要再来麻烦我,我可不想为此打扰了我的正事。”

“好吧好吧!你答应了就行,那你就好好做你的正事吧,然后等着看一场好戏。”对于甘国阳的不客气,索罗斯并不在意,能够得到华人基金会的支持他很满意,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在金融战场上尽情的讨伐,并且可以扩大他的战果。

而对于甘国阳“打篮球”这个正事,索罗斯显然是有些不屑的。

甘国阳在挂掉电话后,嘴角不经意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很快他又皱紧了眉头,从书房出来,看到客厅的桌上摆放着王抚西给他做的水果沙拉,他把这些吃掉以后,便准备上床休息。

总决赛前的夜晚似乎总是特别漫长,甘国阳平躺在一张特制的床上,这是为了让他的背部在休息时能够得到保护与放松而定制的床,今晚他没有和王抚西一起睡,他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

甘国阳原以为自己会很难入睡,想当年第一次总决赛在波士顿,想睡也睡不好,因为在波士顿的旅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幺蛾子出来;后来两战活塞,两战公牛,不论是在芝加哥还是底特律,或是在波特兰,甘国阳都会在总决赛前的那个夜晚去回忆,回忆过去的成功与失败,欢笑和泪水,成功和伤痛,那些最光辉的时刻和最灰暗的阶段交织在一起,伴随着前世与今生的记忆片段,一同闪现在纷乱的脑海里。

不过当甘国阳的脑子清醒过来有意识的时候,他却发现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六月一日的早晨,总决赛第一天。

“爸爸早安!”甘国阳走出房间,下楼时已经起床的儿子向他打招呼。昨晚他睡的很好,没怎么做梦,不兴奋也不紧张,就和平常的比赛日一样。

王抚西在楼下做着简单的早餐,煎鸡蛋、水果外加牛奶,甘国阳早上一向不喜欢多吃什么。

开拓者今天上午会有一次一个半小时的简单战术训练,到下午还会有一次投篮训练,然后晚上就是总决赛。

甘国阳吃完早饭,照例在家中进行了一个小时的热身训练,然后就坐着车离开前往训练馆进行上午的战术训练。

来到训练中心,甘国阳就发现有几个家伙昨天晚上肯定没睡好,虽然黑人是不存在黑眼圈这种东西的,不过从略略浮肿的双眼可以看出,像小奥尼尔、阿隆麦基、麦克丹尼尔等年轻球员或者没有参加过总决赛的球员,昨天肯定睡不着了。

最让甘国阳吃惊的是里奇蒙德,这个家伙眼睛里还有红血丝,看样子岩石昨天在床上肯定像个大石头一样滚来滚去就是闭不上眼了。

倒是萨博尼斯、波特这些开拓者老臣一个个都很平常,波特参加总决赛的次数都和甘国阳一模一样,而卡塞尔这个神经大条不知紧张为何物的家伙,还是在场上嘻嘻哈哈没心没肺,似乎总决赛对他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中午,全队一起在训练中心附近吃了顿饭,这是甘国阳来到波特兰后的一个规矩,总决赛期间像中国人一样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用他的话说“可以增加团队协作能力。”

下午贝尔曼又带领全队进行了投篮训练,训练结束以后就地解散,没有演说没有鼓励,除了训练要求外,贝尔曼什么都没有讲,因为他什么都不需要讲。

所有人都知道,波特兰人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训练结束后,甘国阳还回到家中吃了顿晚饭,他吃的不多,弄了点三文鱼和火鸡肉,还有一些凉拌的蔬菜,在离开家前往玫瑰花园的时候,王抚西给甘国阳穿上了亲手给他熨烫好的西装,系上了领带,她说自己不能去现场看球,希望电视上看到自己丈夫出现在球馆外的时候,能够更加英俊一些。

甘文山则和表叔一家,还有自己的小表哥甘文江一起提前去了玫瑰花园球馆,他们一家下午抵达了波特兰,要到现场看甘国阳的总决赛,这是甘家最重要的家庭活动。

晚上六点,甘国阳乘车抵达了玫瑰花园球馆外,此时球馆外早就堵车堵的一塌糊涂,在交警的帮助下,甘国阳的车才勉强穿过车群抵达了球馆,球迷们也是主动给甘国阳的车让道,可不能让甘国阳上不了场啊。

果然在球馆外已经围满了记者,甘国阳穿着笔挺的修身西装,打着精致的黄色斑点领带出现在球馆外面,一时间“喀嚓喀嚓声”不断,这就是总决赛的待遇,从踏入球馆的那一刻开始,球员们的一切都将受到万人瞩目。

当进入更衣室的时候,甘国阳能够听到从球场上传来的嘈杂的声音,他的心跳不禁随之律动起来。

还有一个小时,总决赛,终于要开始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