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白银帝国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亡弧线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亡弧线


                因为甘国阳在赛前放下话要给盐湖城的球迷奉献一场精彩的比赛,所以29号晚上的三角中心,充斥了对甘国阳的嘘声,从球员入场介绍开始,到双方首发站上球场准备跳球,对甘国阳的嘘声就没有停止过。

全联盟敢于嘘甘国阳的球迷可不是很多,嘘他是要付出代价的,而盐湖城球迷和甘国阳的恩怨也是由来已久,在1992年的西部决赛上,现场的一位爵士球迷和甘国阳杠上了,不断在场边对甘国阳喷垃圾话,甘国阳忍无可忍开始和他对喷。

甘国阳一边用他的花式垃圾话回应那位球迷,一边不断在爵士头上得分,打到后来那位球迷旁边的其他爵士球迷都看着他希望他不要再说了,不要在惹恼甘国阳了,结果那场比赛甘国阳单场48分,送给爵士一个3:0,算是提前送爵士回家钓鱼了。

5年过去了,盐湖城的同志们似乎还是没有吸取教训,甘国阳在面对着满场的嘘声,他面无表情,双手微微下垂,肩膀放松,慢慢地调整着他的呼吸,萨博尼斯已经站在了中圈准备和奥斯特塔格争球。

甘国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注意力很集中,周围的嘘声在慢慢地减弱、变小,那些白花花一片的观众席和狂热的氛围,在甘国阳的心里慢慢地消失,他的眼里∮,..开始只有篮球、对手和队友,连裁判都已经不见。

当一个人专心做事或者沉迷于思考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对他人的出现、呼喊一无所觉的情况,这有些类似于催眠的状态,或者说自我催眠,隔绝了外界的影响,沉浸在自己设定的小世界里。

篮球是一项一个人的力量能改变比赛结果的运动,所以那些超人一等的巨星们常常在一些比赛中控制全场左右结果,有人将他们的这种状态称之为“thefield”,甘国阳在1989年进入“thefield”,那是因为他的篮球技艺趋于化境,一旦进入状态便无人可挡。

“thefield”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境界,是属于最高水平篮球运动员的境界,每一个巨星在进入这种境界时的表现是不一样的,魔术师约翰逊的“thefield”是对对方防守的全景解析,任何一点点漏洞、空隙都会被他住近而用传球击破。

拉里伯德的“thefield”是全场细节感知,这位身体素质平平的白人前锋能够出现在最需要他出现的地方,用跳投、篮板、补篮、抢断、传球等一切手段完成对对手的致命一击。

张伯伦的“thefield”则是放下偏见、信任队友,当他开始用心去感知自己队友的存在并且去信任他们的时候,他就能利用他人来弥补自己身上的缺陷,达到个人能力和球队胜利的完美和谐统一。

相反,贾巴尔的“thefield”则是无视,无视队友,无视敌人,无视观众,无视一切,只有篮筐、球以及天勾,所以他是中锋里的得分王,也是nb的得分王。

从这点上来讲,迈克尔乔丹和张伯伦一脉相承,菲儿杰克逊教会了他信任和分享;而甘国阳不仅继承了贾巴尔的勾手,也继承了贾巴尔的无视,那种火热的,发烫的,足以融化雪山的滚烫手感。

更加可怕的是,甘国阳的武器库里有的早就不仅仅是勾手了。

……………………

比赛刚刚开始,开拓者争得了球权,开拓者的第一次进攻,波特在上线和甘国阳做了一个挡拆,两人在弧顶绕了两个来回,甘国阳接到了波特的回传球,这个球传的不算好,斯托克顿很快就黏了上来对甘国阳进行贴身干扰,但是甘国阳拿球后还是直接起跳了。

一种不需要投篮连贯性的跳投,甘国阳用他强壮的手臂如同投石机一般把球投掷了出去,球划过一道很高的弧线,显然甘国阳为了投出这一球费了比较大的力,毕竟腿部和腰部全都用在起跳和保持平衡上了。

球在篮筐内弹了两下,最后还是落入了筐中,良好而柔和的手感增加了球落入篮圈的几率。

一个下马威,刚刚还在嘘甘国阳的爵士球迷声响小了许多,而且,有一些球迷隐隐已经开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了。

斯托克顿后场接球,慢慢悠悠地过了半场,他在压低比赛的节奏,上一场比赛爵士被开拓者整体给带了起来,就好像被拴在了马车上被拖着走一样,跑也跑不过拉也拉不住,最后被活生生拖死。

爵士是一支进攻型的球队,但他们的进攻不依赖速度和冲击力,而是精确的走位、漂亮的配合以及卡尔马龙在低位的威力,从这个赛季开始,马龙和斯托克顿的挡拆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的频繁了,这和斯托克顿攻击力下滑有关系,也和球队打法更加多样化有关。

爵士在常规赛的成功既得益于球星的高效稳定,也得益于所有人在进攻中的参与度,这是团队型球队磨合、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

面对这样纯熟的进攻,开拓者在经过五场比赛的较量后已经有了针对的办法压迫、压迫再压迫,直到把他们的进攻空间压迫在最小,小到无路可逃。

所以,波特和里奇蒙德开始对斯托克顿进行包夹,里奇蒙德还是有意识地往斯托克顿这边包围,但又不主动上前夹击,而是保持着一定距离,这种距离既让斯托克顿感到难受,又不至于丢掉霍纳赛克,同时甘国阳还在里面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拍死任何想要跑位空切的球员。

当爵士的进攻套路打不出来的时候,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把球给卡尔马龙。

本场比赛,贝尔曼再度祭出麦克丹尼尔来防守马龙,因为贝尔曼感觉到,甘国阳需要保持手上的感觉来进攻。

面对麦克丹尼尔,马龙还是翻身跳投命中,三角中心的分贝一下子又高了起来。

不过观众的热情只持续了十秒钟,甘国阳过半场接球,在弧顶三分出手,命中。

这球一进,杰里斯隆的心脏一紧,他舔了舔嘴唇,有一种叫一个暂停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比赛才开始,再等等。

很快,拉塞尔在外线三分不中,奥斯特塔格抢到前场篮板,上篮被萨博尼斯盖掉,霍纳赛克钻出来捡到篮板球,然后绕到底线急停跳投命中,死光枪的跳投就是这么准。

斯隆稍稍松了一口气,现场的球迷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而马龙开始紧贴着甘国阳,不让他轻易接球,和甘国阳在场上打了十多年的比赛,马龙知道,这个时候不去压制,可就要糟糕了。

只是,好像有些晚了。

甘国阳又是和波特的挡拆,这一回甘国阳接球后做了一个假动作,晃开了马龙,然后一个后撤步向右,在三分线外1步的地方出手,球又是划出了一道高高的弧线,显然,又是一个比较勉强的高难度出手,手上的力道用大了。

球又磕在了篮圈的内侧,弹了出来,砸到了篮筐的前沿,然后落入了篮筐中。

又一个三分。

巨大的阴影开始笼罩在爵士球员和现场球迷的心头,所有人都知道,当甘国阳开始不断命中三分的时候,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人把甘国阳的疯狂得分表演称之为“太阳风暴”,而在太阳风暴中,甘国阳刷分最致命的武器,一是他的勾手,二就是他的三分球。

在三分球还没有普及的年代,甘国阳这个中锋已经开始用他的高弧线三分攻略对手的场地。

人们常叫它“死亡弧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